首页 > 小说库 > 职场
清风飞签约,VIP,古代言情,古典架空《一笑清国》最近更新

一笑清国

编辑:饮了晚风 作者:清风飞

状态:完本 时间:2021-10-13 18:53:46

在读:8104 人

在线阅读 全部目录
一个汩汩流淌着温柔如水缠绵缱绻女人味儿苏绣女子回到在清朝,阴差阳错嫁给雍正,她不奢求获爱情:你是老板,我而已你的小秘。下回分解她怎样一点一滴侵化淡漠腹黑男那粗燥、坚硬无比的心。非常感谢好友小小许建的读者群:116236538绣完了最后一针,沈澜满意的欣赏着自己的作品,这耶稣像宛如真人一般,特别是一双眼睛,仿佛能看到人的心灵深处……。
展开全部

一笑清国txt免费下载  一笑清国小说下载  一笑清国txt下载百度云  一笑清国txt下载书包网  一笑清国 小说  一笑清国txt  完结)  一笑清国txt下载  一笑清国免费阅读  一笑清国  


香澜从懂事起,就喜欢和海澜争东西,一对双胞胎长得几乎一模一样,只不过香澜爱说爱笑,活泼可爱,一张嘴能把人哄上天;海澜则是沉默寡言,也难怪家里人更喜欢香澜多一些。张嬷嬷原本是海澜的乳母,就因为她对海澜好,香澜看着不舒服,就愣是把张嬷嬷给霸占了去,却把她自己的乳母扔到了脑后,海澜想起村儿介绍是这些就觉得好笑,这个香澜明显的就是一个被大人惯坏了的小孩子……

章佳氏意识到自己的话有些严厉了,随即放缓了语调问道:“村儿用着顺不顺手?若是不行,额娘再给你选一个丫鬟,翠儿那死丫头平时看着倒是聪明伶俐的,没想到看见你病了竟然吓得躲起来不敢靠前,这样的丫鬟要来何用?额娘已经把她给卖了!”

敲门声轻轻的响了两下,沈澜说道:“进来吧!”

海澜看来看去,只有神龛旁边的一个烛台可用,她拿起来狠狠地砸向神龛壁,那制作神龛的木头年头太久,都已经朽了,海澜这一砸,一下子就出来一个大窟窿,窟窿里赫然是一只红翡镯子!

过了几天,海澜脸上的脓痂都掉了,看见没有麻子坑,她总算长出了一口气,纵然如此,脸上的肤色一块深一块浅的,也很难看。村儿高兴的说道:“这下子格格总算放心了吧?等过了夏天,你脸上的肤色就能一样了。”

难道这是自己的前世?沈澜欲哭无泪,就算是要穿,也应该是香香穿才对呀,她才是个清穿迷,自己对清朝不感兴趣啊!那把洞箫在哪里?沈澜四处观瞧,果然发现墙上挂着一把洞箫,她几步窜到跟前把洞箫拿在手里,竟然跟香香送的一模一样……

海澜拉着张嬷嬷的手说道:“嬷嬷,看你说的,你若是真的来照顾我了,我还担心把病气传给你呢!有村儿照顾我也是一样的,她得过天花,又不怕过了病气……对了,这次香澜她怎么准你到庄上来了?”

章佳氏想了想,说道:“也好,那你就清清静静在这儿住两个月,过一个夏天脸上就应该没事儿了,等上秋了额娘再派人来接你,你的针线还得好好地做,字也要再练练,不然进宫选秀早早的被淘汰下来,说出去丢脸,也找不到好婆家。谁曾想你阿玛竟然这会儿升了官,本来额娘还想着早点给你和香澜定亲……”

“可不是没见喜,若是真的都见了喜呀,老夫人一准把这事儿全都赖在格格的头上,到时候回了府,还不知道会怎么惩罚格格呢!”

村儿笑道:“好,二格格、三格格和小少爷都好着呢,没见喜……说起来咱们府上,头几天还真的有一件大喜事儿呢!可惜那时候格格正昏迷着……”

看看周围没有什么人,海澜这才小心翼翼的顺着蒿草中间的一条小路一直往里走,来到房子近前,那道红光越发清晰了,海澜的心跳的越发厉害了,她轻轻推开房门,门轴发出“吱哑哑”的响声,屋子里很昏暗,到处都是灰尘和蜘蛛网,还有一种腐败的气息,海澜对这些都不在意,她发现那道红光的光源竟然来自墙壁上的一道神龛里,神龛里原先供奉着什么神像不得而知,现在却是空空如也,怎么会发光呢?

海澜一听张嬷嬷竟然是来指导她学针线的,不由得笑了笑,她的苏绣在整个镇湖都是有名的,哪里还需要跟张嬷嬷学?海澜想了想说道:“嬷嬷,我这次大病了一场,昏迷了好几天,那几天里我一直觉得有一个人在教我针线,我觉得我什么都会了……”

海澜笑了笑,她一想到明年要进宫选秀,就希望脸上能留下几颗麻子坑,只不过这念头她可不敢让人知道,应该很是惊世骇俗吧?她现在只觉得一切都顺其自然就好……

“进宫选秀?”沈澜眨了眨眼睛,头开始有些疼了。

想到钮钴禄氏家里算上她至少有三个女儿,那位未来的禧妃娘娘也许并不是她,沈澜心里稍稍安慰,想着也许脸上留下几颗浅白麻子也不错,这样就不用入宫参选了,随即又暗自苦笑,也许一个不好就成了满脸麻子也说不定。

村儿远远地看见海澜,赶紧跑了过来“哎呀格格,让奴婢好找!您去哪儿了?张嬷嬷来了呢!”

沈澜正发愣,太太是谁呀?就见村儿打开竹帘子,进来了一位三十多岁的妇人,身穿淡绿绸衫,鹅蛋脸,身体有些发福,不过却容色清秀,跟沈澜这张脸很像,她一进门就喊道:“海澜,快让额娘来看看。”

沈澜自然不信,她送走了香香,坐在沙发里手上摩挲着这把洞箫,那个龙飞凤舞的“澜”字,应该是个男人的手笔吧?她想象着这支洞箫的原主人会是谁,哪知道一不留神手指被什么东西扎了一下,竟然滴出一滴血来,那血正滴在洞箫上,尤其让人惊讶的是:那血滴瞬间渗进了洞箫里……

“没见喜?”沈澜有些不明白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海澜摇摇头“额娘,我暂时不想回家!”

相关资讯

猜你喜欢

评论

我要跟帖
取消
  • ,一下&?
    ,一下&?

    海澜欣喜异常,一下子把那镯子抓在手里,她仔细看了又看,镯子似乎也没有什么特别之处,为什么会远远地就能看见红光?又为什么被人藏在神龛里?

  • ,让我&你在庄
    ,让我&你在庄

    张嬷嬷笑道:“是太太让我教她针线,她嚷嚷着天热,拿不得针线,可是太太这回下定决心让她学,她没那心思,就干脆打发我走,让我来教你……我一琢磨,能和你在庄子上呆着一个夏天也不错,城里怪热的……”

  • 真的来&了,我
    真的来&了,我

    海澜拉着张嬷嬷的手说道:“嬷嬷,看你说的,你若是真的来照顾我了,我还担心把病气传给你呢!有村儿照顾我也是一样的,她得过天花,又不怕过了病气……对了,这次香澜她怎么准你到庄上来了?”

  • 海澜这&的院子
    海澜这&的院子

    今天脸上的脓痂都脱落了,海澜这才想出来逛逛,哪知道走出不远,就注意到有一座破败的院子,只见满院子都是蒿草,足有半人多高,蒿草深处一处残破的房子……

  • 寻人,&“村儿
    寻人,&“村儿

    远远地就听见村儿在喊自己,海澜来不及多想,赶紧把手镯套到了自己的手腕上,她疾步出了这栋房子,就看见村儿急得在街上东一头西一头的寻人,海澜忙喊道:“村儿,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