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库 > 都市
药到命无签约,,    VIP,                悬疑推理,悬疑探险《非正式探险笔记》最新章节

非正式探险笔记

编辑:书信起笔 作者:药到命无

状态:连载 时间:2021-10-09 21:15:53

在读:14976 人

在线阅读 全部目录
我死了很久,但我还好好活着,嗯……起码有一部分好好活着。老实说我不太不喜欢那些挖墓者给我取的外号,但是我是个不愿意选择接受很新鲜事物的人。因为是的,我是挖墓者们谈之色变的粽子,一个自认而已得了怪病,期待……早康复治疗的‘病人’。我患上了名为‘长生’的怪病,并并伴记忆力失去等症状。PS.我被困在墓里出不去了,谁可以带我回去?在线等,挺急的。他们不知道,这个墓很邪门,那个精心设计过的盗洞很快就会消失,它只会送它的制造者下地狱,而且是单程票。。
展开全部

非正式探险笔记txt百度云网盘  非正式探险笔记下载  非正式探险笔记起点  非正式探险笔记剧透  非正式探险笔记txt百度云  非正式探险笔记百度云  非正式探险笔记女主角什么身份  非正式探险笔记男主身份  非正式探险笔记txt下载  非正式探险笔记  


除非他知道这个墓的由来,或者知道这墓是谁所建,葬的又是什么人!

说直白点,我爱上了翻包,就像喜欢拆礼物的小女孩儿,迫不及待地想要拆开所有礼物,包括还没到手的那些。

317,这是我给新朋友的编号,他们下来的人不算少,我爬到最上层的墓道,躲在墙壁里听着外面的动静,他们正因墓道消失而争论着什么。

我捂着耳朵,放开眼前的女人,她的底气太足了,去表演歌剧肯定能成为大师级人物,结果让盗墓给耽误了。

这里并没有他们想象中的金山、银山,而且我可以非常负责任地说,这座墓里最值钱的东西就是那些害死过无数盗墓者的机关。

而子弹同样杀不死我,我只是讨厌被它击中的感觉,该怎么形容呢,就像有人用手指用一直往你身上捅,很烦人,烦到想打人。

更悲催的是我迷路了,在我生活了数千年的古墓中,我…呵呵,迷路了……

“走,跟着它!”四人中有一个高个子的青年,他和我见过的盗墓贼很是不同,简单来说,就是正气有余、邪气不足。

他们以为主墓室和墓道像饭铲一样是相连的,其实不然,据我所知,没有墓道能直通我的卧室,也就是这座墓的主墓室。

“啊——啊——啊——”凄惨无比的尖叫把我震得头晕眼花,也许连半风干状态的脑仁都要出现裂痕了。

我和绝大多数粽子不同,尽管死去多时,但我仍保留着记忆、思想和情感。

结果显而易见,我还在这,他们却已作古。

在脑力枯竭、工具失效、黔驴技穷的时候,他们和我一样,都是这座地下牢笼的困兽。

更让他们绝望的是,他们用命换来的,只是座一穷二白的‘空’墓。

他们不知道,这个墓很邪门,那个精心设计过的盗洞很快就会消失,它只会送它的制造者下地狱,而且是单程票。

盗墓者们自有一套寻龙定穴的本领,他们往往在地面时就找好了主墓室的位置,然后直接打盗洞下来,也有人先找墓道的位置,然而他们遇上这座墓,在地面上的那些计算不过是白费力气。

显然,大部队把那四个人给甩了,而且我发现,大部队中有人知道这下面的布局。

我的胳膊和腿可以动,在棺材里躺烦了也会出去走走,但我绝对不会走太远,因为这墓里到处都是机关,我不确定自己被夹扁了以后会怎样,所以保险起见,我只在自己的墓室里溜达。

还有人建议大部队先留下,只派几个人去前方探路,这倒是个不错的办法,所以317队员们一致同意,派人前去探路。

它们太有研究价值了,简直令人惊叹,数千年来,它们从未停止工作过。

相关资讯

猜你喜欢

评论

我要跟帖
取消
  • 见到他&们踩中
    见到他&们踩中

    在最开始,我敌视过这些以发死人财为生的家伙,乐于见到他们踩中各种机关陷阱。

  • 塞黑驴&住我。
    塞黑驴&住我。

    大多数时候他们会吓得屁滚尿流,当然,他们当中也有胆大的高手,想往我的嘴里塞黑驴蹄子、往我的身上泼狗血,或者企图用墨斗线捆住我。

  • 历史,&式,就
    历史,&式,就

    别人读历史,是读书,我读历史,是观察盗墓贼,从他们的穿着打扮、作案工具和说话方式,就能看到外面世界的变化。

  • 遇而安&喜欢生
    遇而安&喜欢生

    但我已经不记得生前的自己长什么样,便姑且接受了死后的样貌,我是个随遇而安的人,喜欢生活有点小情趣,哪怕是粽子,也是个爱美的粽子。

  • 它们为&到的新
    它们为&到的新

    它们为我枯燥的古墓生活平添了一些色彩,我学到的新词汇越来越多,对我而言,他们没有隐私,我会翻遍他们的聊天记录,点开每一条语音对话。

  • 外貌和&种极致
    外貌和&种极致

    ‘长生病’就是其中一位在下墓后活得比较长的家伙想出来的,我得说他的外貌和他的内心有一种极致的反差感。

  • <p>&让我失

    &让我失

    每次听到他们说这种丧气话,我就暗骂他们是蠢蛋,我才是最想知道自己身份的那个人,可是他们总是让我失望。

  • 杀的粽&在心里
    杀的粽&在心里

    遇到一只会反杀的粽子……你能想象他们当时的表情吗,虽然我的面部肌肉已经僵硬,但这并不妨碍我在心里捧腹大笑。

  • 杀手的&时候,
    杀手的&时候,

    那些被困墓中,又没有对自己痛下杀手的人,他们在极度寂寞空虚的时候,会选择跟我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