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库 > 历史
梨花白签约,VIP,古代言情,古典架空《妻高一筹》最近更新

妻高一筹

编辑:惊起绿窗眠 作者:梨花白

状态:完本 时间:2021-10-02 06:18:25

在读:9082 人

在线阅读 全部目录
再次穿越到一个被当做棋子嫁入豪门而且光速成了下堂妇的女人身上,这运气像是真的是不怎么样,特别是这个下堂妇还严禁不养着两个不被亲爹不待见的拖油瓶。虽然既来之则安之,这种自生自灭,啊,不对,所以是自给自足,远离它内宅内斗的下堂妇生活实际上虽然很悠悠然的,女主角对自己的再次穿越十万分的不满意。虽然,孩子他爹,你……你你你究竟为什么就要在五年后闯入来?还蹬鼻子上脸的步步步步进逼,特么你有这个资格吗?乱了……全乱了这是方楚瑜醒来后,一直盘旋在她脑海中的一句话,此时经过无数遍的反复,由这些字组成的长度大概已经可以绕地球转上两三圈了。。
展开全部

梨花白小说妻高一筹  技高一筹的意思  技高一筹  妻高一筹好看吗  妻高一筹txt百度网盘  妻高一筹梨花白  妻高一筹txt百度云  妻高一筹txt下载  妻高一筹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妻高一筹  


要说起来,这金镶侯府也不是个等闲人家,虽然金镶老侯爷不到五十便仙逝了,所幸留下的两个儿子倒还争气。

************************

就是这样一个让全府上下都骄傲不已的小侯爷,如今却因形势所迫,而不得不忍气吞声娶了那镇江王府的一个下贱庶女为妻。这口恶气候府众人如何能吞得下去?金镶侯爷在床上一病就是几个月,好不容易才捡了一条命回来。

也所以,虽然金镶侯府碍于形势,不得不让金凤举娶了一个庶女为正妻,然而愤怒之下,却让金凤举的表妹,也就是鲁国公的孙女江婉莹成为了平妻。除此之外,还纳了江婉莹的两个陪嫁丫头为妾,另娶了两个四品京官的嫡出女儿为姨娘,其他几个通房丫头自不必提,为的就是安抚愤怒的金凤举,同时给傅秋宁这个正妻一点颜色瞧瞧。

纷乱的思绪被面条香气给拉回来。傅秋宁坐起身,看见雨阶端着两碗面条出来,不由得食指大动,想着这身体大概是从昨天得到消息后就没吃过饭,这会子饿的厉害。于是捧过碗,刚想如秋风扫落叶一样的对待这碗面条,结果一眼看到雨阶捧着碗坐在小马扎上吃的慢条斯理,于是只好讪讪的收回那本来挑了一大筷子的面条,改成细嚼慢咽。

这本来和傅秋宁也没什么关系,但坏就坏在那弘亲王心胸狭窄睚眦必报,想着趁这机会痛打落水狗。荣亲王闭门思过,他没办法去招惹,金镶侯府就做了替死鬼,这一年算是倒了大霉,甚至连小侯爷金凤举到了适婚年龄,本该迎娶他的表妹成婚,结果都被迫娶了镇江王府世子的一个庶女。

傅秋宁的前世工作就是教孩子唱戏曲的老师,她很喜欢小孩子。所以真心无法理解那个傅秋宁的想法。暗道你被发落在这么一个鸟不拉屎的地方,那两个孩子又不大,也是从小儿在苦水里长到如今的,你好好对他们,岂不也是给自己寻点活计乐趣吗?怎么还一气之下就死了呢?

长叹了口气,傅秋宁揉了揉额头:嫁进这侯府将近一年了,住在最偏远的晚风轩,前几个月的定例没有不被克扣的时候,到后来竟是连克扣的都见不着了。新婚之夜金凤举喝的烂醉如泥,她悉心在旁照顾了一夜,天亮了,却只得到丈夫冷冷的一句话:“等着吧,我将来必定要休了你。”之后那人人交口称赞的小侯爷就拂袖而去。

她无法理解真正傅秋宁的想法,不过有一件事倒是看的清清楚楚,那就是:这小侯爷金凤举是个巨渣无比的男人,这一整座金镶侯府里,基本上都是些大大小小的渣渣。当然,环境如此,她也是无可奈何的,想想自己以前住的镇江王府,不也是一个由渣渣们组成的世界吗?凡是不渣的,都是软弱可欺之辈。而一旦这些弱者一朝得宠,大概就要渣的比谁都厉害了。

这是方楚瑜醒来后,一直盘旋在她脑海中的一句话,此时经过无数遍的反复,由这些字组成的长度大概已经可以绕地球转上两三圈了。

傅秋宁靠在门边上,看见那小丫鬟停了步子,重新回过头来,她便淡淡道:“把他们留下,你走吧。”

再看看这小丫鬟身后,是另一个三十多岁的妇人,一手牵着一个小孩,明明刚开春儿,两个孩子身上的衣裳却单薄的可怜,都低着头,过一会儿吸一下鼻子,把鼻涕虫吸进去,头发和身上都是脏兮兮的。傅秋宁暗叹道:难怪两个孩子不招人喜欢,别说他们身份低贱,就是这个模样,在这侯府里,又哪可能入得了别人的眼呢?

这世上是有穿越大神的。

小丫鬟雨阶连忙擦干了眼泪,咧开嘴露出一个笑容:“奶奶,你……你想吃什么?奴婢去给你做好不好?”

也因此,雨阶其实并不了解这位主子的性情,十个月来看惯了她的忍气吞声,还只道她性情如此。谁知今日轻轻巧巧一句话,竟然就让那江氏身边平日眼高于顶的丫鬟低头认错。这不由得让雨阶惊讶极了,还以为自家奶奶受此大辱,死后重生,把原本性子中的那点刚强都激了出来,日后再不会这样受气下去。

金凤举这个人,虽然是京城有名的风流才子美男,但他家风严谨,为人却还是洁身自好的。只是在娶妻之前,有一次酒醉后误入后院洗衣房,不知是着了暗算还是怎的,竟和里面一个粗鄙的洗衣寡妇翻覆了一场云雨。结果令其珠胎暗结,十个月后剩下一对双胞胎儿女。

消息传来,原本就心内郁结的傅秋宁哪里还忍得下这口气?她成婚十个月,仍是处子之身,吃穿用度拮据无比,没良心的丈夫竟然又要送一双儿女过来,还是两个下贱无比的孩子,这把她置于何地?这种明目张胆的放肆羞辱,又叫她如何忍得下去?但她生性懦弱,受此侮辱也不敢去吵闹,只好在哭了一夜之后,寻了根白绫上吊,想着一死百了,也强过在这侯府里过生不如死的日子。

话一出口,傅秋宁就吓了一跳,或许是吸收了这具身体生前主人所有记忆的关系,让她刚开口说话,便是一股浓浓的白话味儿。惊愕过后便是欣喜,这倒让她省事不少,天知道她并不十分喜欢《红楼梦》。

根据继承来的记忆,这傅秋宁和母亲在府中从小就受尽欺凌,三岁就离开王府被发配到庄子上。稍微大一点后,偶然被镇江王世子,也就是她那个没良心的老爹发现她天资不错,这才派了个女先生对她进行培养,一直到需要用到庶女嫁给金镶侯府的时候,她才被接进王府中生活了几个月。

她用只有自己能听见的声音小声咕哝了一句,看到小丫鬟明显是饱受惊吓的眼神,方楚瑜,不,是傅秋宁,她莞尔一笑:“怎么?说是不想我死,如今我活过来了,你倒楞成这样子。莫不是之前的嚎啕大哭都是做样子给人看的吗?”

相关资讯

猜你喜欢

评论

我要跟帖
取消
  • 靠在门&吧。”
    靠在门&吧。”

    傅秋宁靠在门边上,看见那小丫鬟停了步子,重新回过头来,她便淡淡道:“把他们留下,你走吧。”

  • <p>&阶一回

    &阶一回

    傅秋宁忽然出口,雨阶一回头,急忙奔过来道:“奶奶,你怎么起来了?也不说多歇歇。没事儿,夏月姑娘已经要领他们走了,不管如何,他们和咱们也没有关系……”

  • 里肯放&丫鬟都
    里肯放&丫鬟都

    想想也是,不管怎么说,傅秋宁是真的悬梁了。要出了人命,那弘亲王府哪里肯放过这个打压荣亲王势力的机会。一本奏上去,只怕金镶侯府也要受牵累,这其中的道道,就连她一个小丫鬟都清楚,哪里还敢轻举妄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