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库 > 言情
粉笔琴签约,VIP,古代言情,古典架空《锦绣芳华》完整版

锦绣芳华

编辑:初心未许 作者:粉笔琴

状态:完本 时间:2021-10-01 22:55:32

在读:17636 人

在线阅读 全部目录
蒙冤而死复活于妹之身自此,她已不再是那个很任性自豪的林家嫡长女林可她是林府很小的嫡女林熙。把真相被埋葬于胸,忍辱负重耐心的等待着可翻云覆雨的那天再活一次,就该步步生莲,锦绣芳华。%%%%%%琴儿第八本书,宅斗种地文,评论交流跳坑支持!谢谢您!林府的前后府门禁闭着,内里的二门处却挂起了白练,但奇怪的是,来来往往的府中人,虽身带白花,束了素带,却没瞧见一个哭天抹泪的,都只是神情有些艾艾。。
展开全部

锦绣芳华九月轻歌  锦绣芳华是什么意思  锦绣芳华txt  锦绣芳华之农门秀色百度云  锦绣芳华茶叶  锦绣芳华之农门秀色txt  锦绣芳华之农门秀色  锦绣芳华 粉笔琴  锦绣芳华全文免费阅读小说  锦绣芳华  


婆子们见状之好抱着她凑上前去,想着叫她看上一眼了事,岂料才凑过去,七姑娘竟伸出手来死死的抓了棺材边,继而双眼直勾勾的盯着那棺中人一言不发,那神情,那模样都跟魇着了一般!

雨还在下,以至于天色见暗,亮的有些迟。

林熙被抱到福寿居时,花妈妈去问了门口的常妈妈得知,老爷太太的才进去问安。少顷,其他的哥儿姐儿都相继到了,几个婆子才胡乱搭茬了两句,常妈妈叫着人少爷小姐的进去,林熙便被放下了地儿,花妈妈给她扯了扯衣裳,小心的领着跟在后台进了屋。

半个月后,康家一家因着原大姐夫康正隆的外放,便举家搬迁去了外放之地的扬州,自此赣州林府的大小姐在别人的意识里,理所应当的随着夫家去了扬州,其实却已经香消玉殒,而康家和林家,也就此断了姻亲。

立时丫鬟婆子应着抬了她离开,那中年男人才迈步进了堂内,可他并未往棺材跟前去,而是在一旁捡了个椅子一坐,自顾低头不语。

“不过……”一旁的另一个婆子蹙眉摇摇头:“这话也不好说,康家可是书香门第之家,总不会凭白污了大姑娘,再者,上个月大姑娘回来时,不还冲太太说着,不愿搭理她夫婿的嘛,如今想来,倒也不是没这个可能,就是不知道她这是和谁有了私,不但被撞破搭上一条命,连带着林家也丢了脸,要不是老爷死命的捂着这事,康家也不想成为笑话,哪有这么好处置?”

陈氏闻言竟是一咬牙的噗通跪了地,慌得一屋子的儿子女儿们起身跟跪,丫头婆子的也都尽数的跪了。

老妪猛然拍了棺材,大声的喝骂起来:“可儿啊可儿,那是你妹妹,你做下了丑事转世投胎,莫勾了你妹妹的魂儿啊,她可才从阎王爷手里抢回来,你莫害了她!”

“婆母,您是最清楚她本事的,若您能寻出一个比得过她的,儿媳妇二话不说自请去祠堂外跪着,恕了给您填堵的错!”

旁边的丫头们就开始纷纷上茶,林熙趁着档扫了眼两边分坐的爹和娘,只看了一眼,便是揪心不已。

老妪的一句悲恸之言,立时引得跟在她后面的妇人身子一晃,跟前的丫头手快一把扶住,那妇人随即步履艰难的前挪,待走到棺材前,看见那棺中人时,只堪堪叫了一声“我的儿”,便还是两眼一翻的昏厥了过去。

“说的透亮些。”

“我听着也骇然,虽然大姑娘是爱使性子,可咱们府上规矩那么重,她又是个清楚的,怎么会做出这种伤风败俗,有碍家门的事?”一个婆子在旁摇头叹息。

“不!”小女孩大声的喊着:“我要看她,一定要看她!”说着更是蹬腿挣扎,此时棺材边一直在抽泣的老妪摆了手:“罢了罢了,到底姐妹一场,就让她瞧瞧吧,横竖都是最后一眼,她又知道些什么啊!”

而母亲陈氏……林熙的小手紧紧的攒了起来,只是半个月未见,丰腴的母亲,竟是削瘦了大半,一张银月月盘的脸,竟生生显出了两侧的颊骨来,在加上面色如菜,神情恹恹,委实是看着跟个活死人一般。

“能不狠嘛,咱们老爷可是清流,名声上见不得半点污,倘若这事流传出去,别说老爷日后进阁了,只怕现今的位置都坐不稳,那些御史老爷可是天天捉着笔杆子等着呢!

老太太挑了眉:“是个什么请儿你只管说就是,何必这么大的阵仗,孩子们可都在。”

老太太闻言点点头,看向陈氏,陈氏却此时扶着扶手起了身冲着老太太欠身到:“老爷的话,做人媳妇的自然赞同,我思想多日,也觉得自己是有错的,所以今日婆母提起规矩,我便有个请儿,还请婆母能允了。”

相关资讯

猜你喜欢

评论

我要跟帖
取消
  • ,陈氏&叹:“
    ,陈氏&叹:“

    这一席话出来,陈氏便脸上已有泪珠,而林昌看了一眼陈氏轻叹:“难为你竟想得这么远……”

  • 太太忽&是有些
    太太忽&是有些

    “昌儿!”老太太忽然高声一喝,瞪向了林昌:“你凶她做甚?她向我提请儿,总是有些缘由的。”

  • “你存&还是认
    “你存&还是认

    “你存的是这个心思……”老太太垂了眼皮拨动起手上的佛珠,这边林昌却是转了头:“你这话还是认着咱们可儿是冤的?”

  • 嬷从庄&”
    嬷从庄&”

    陈氏捏了捏手指,低头言到:“我想请婆母把,把叶嬷嬷从庄子里请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