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
雕栏玉砌签约,VIP,古代言情,穿越奇情《家和》(完整版)

家和

编辑:南风北海 作者:雕栏玉砌

状态:完本 时间:2021-10-01 06:40:04

在读:5234 人

在线阅读 全部目录
剽悍的老娘,变扭的哥哥,不讲情的亲戚,这家人……也不是通常的大麻烦呀……偏偏是好心,怎的做事情说话的偏是那般变扭,做人做事可不能够这个样子哟~要明白家和才能万事兴,势必会要变化这些人变扭的性格,大家要好好的朋友相处嘛。双手握拳,她肯定也可以把日子过的红红火火的!装死不是办法,岑子吟在片刻间已经做好了心理建设,眨巴着睁开双眼,就看见两个粉雕玉琢唇红齿白的少年蹲在自己身边,都是十二三岁的模样,一个稍微高些,两人眉目间很像,一瞧便知道是亲兄弟。。
展开全部

家和万事成 电视剧  家和万事兴书法  家和万事兴下一句  家和万事兴对联  家和万事兴图片  家和装饰  家和万事兴书法作品  家和万事兴背景墙图片客厅  家和国盛  家和万事兴  


好泼辣的老娘……之前怎么没看出来?

门外突然传来一声响动,一个妇人叫道,“三娘,你睡了吗?”

岑子吟只能苦笑,她现在还是晕乎的呢,疼,这会儿经人一提醒倒是感觉到了。

难道要用失忆的大杀器?

对这个二郎,岑子吟着实没办法,这家伙虽然好心,却是老是笨手笨脚的,这三天中来瞧了她好几次,瞧她头上的伤口就拽的她头发生疼,帮忙倒杯茶吧,便能把茶壶给摔了,倒是大郎还算谨慎,跟在他身后替他收拾残局。

那小丫头领着岑子吟到了一个小房间,房间分里外,外面陈设很简单,只放了一张卧榻和一些零碎的物件,挂了张帘子将里间隔了出来,挽起帘子走进去,就瞧见房间里的小几上摆了一张有些陈旧的胡琴,墙上挂着一张小弓,相较于如今这个身体来说大的有些离谱的一张大床,床上的纱帐有些褪色,像是用了有些年头了,还有两个补丁。

岑子吟啊了一声,就听见那妇人推门进来,手上拿了一只蜡烛,岑子吟只得胡乱的擦掉眼角的泪水,那妇人走到床边,发现岑子吟脸上还有些湿润,将烛台放在一旁,岑子吟不知道她要做什么,一阵心虚,只觉得手脚冰凉。

那个只能生一个的时代,男女倒是无所谓,只是中年的寡妇没了孩子,岂是一个没了指望能诉说的尽,好容易她才大学毕业到了要回报母亲的时候了呀!

岑子吟支吾了一声随着喜儿走了出去,刚出门就听见那妇人问道,“大郎二郎,你们的功课如何了?”

岑子吟一阵恶寒,不过,一个寡居的妇人带着三个孩子过日子,不泼辣一些也难以在世上生存,这一点,岑子吟前生深有感触,前世父亲去世的早,她是家中的独女,母亲一人拉扯大她,若不是母亲泼辣的近乎不讲道理,还指不定要吃多少亏呢。

“三娘,别装了!装睡还眨眼,快起来呀,再不回家城门就要关了。”一个少年拉了岑子吟一把,另一个少年则是叫道,“别拉三娘,她从马上跌下来,要瞧瞧是不是伤了哪儿,昏了这么久,一时迷糊也是正常。你让她再歇会儿。”

迷迷糊糊的掐了自己一把的岑子吟不敢睁开双眼,她的确因为自己是个胖子,就许下了要穿越的愿望,希望穿越到唐朝,可是,她从来没想过要穿越成别人的娘啊!

岑子吟处于半糊涂状态,就这么被两个少年拖上了马背,然后,直到回到传说中的那个家的时候,岑子吟才反应过来。

三天之前三娘之所以会摔到地上,也是因为跟这家伙去打马球,结果这家伙准头好到专往人头上砸,三娘是被砸晕了摔下马背的。

那妇人突然问道,“三娘,你不是不爱吃竹笋的么?”

天上那轮新出的弯月皎洁到刺目,夜空中的星子妄图争辉,撒在深蓝色的天幕上,像是伸手便能摘到。

“我知道我知道,这不是没事么,赶紧回家啦,再不回去娘又得出来找我们了。”

“三娘!你醒醒呀!”

唯一的办法就是强迫自己不要去想,天知道她最想做的事就是冲出去找个悬崖或者雷来劈一劈,奈何愿望许了好多次,大腿也给掐的泛青,到底无法再回到过去了。

至于其他的,岑子吟一无所知,穿越之后的茫然让她来不及细想周遭的一切,只能傻乎乎的随着大郎和二郎一道走,就像是个失去知觉的人,只能任人摆布。

相关资讯

猜你喜欢

评论

我要跟帖
取消
  • 些的那&了起来
    些的那&了起来

    岑子吟刚睁开眼睛就被矮一些的那个男孩子给拽了起来,一阵头晕目眩。

  • 色古香&子,岑
    色古香&子,岑

    床前有一张古色古香的梳妆台,镶嵌了一张黄色的铜镜,用的时间久了,已经有些模糊了,另一侧挂着一张帘子,岑子吟走过去掀开看了看,后面摆放了只恭桶。靠着窗户的地方有一张像是书桌的桌子,上面笔墨纸砚齐全。

  • ,饿了&“我饿
    ,饿了&“我饿

    岑子吟一愣,发现面前正是摆了一盘竹笋,她本不挑食,饿了顺手就夹了,心中打定了主意,也就不那么胆怯,随口答道,“我饿了。”

  • 天啦!&糊的。
    天啦!&糊的。

    天啦!这到底是什么世界?她竟然后知后觉的到现在还迷迷糊糊的。

  • <p>&伸手将

    &伸手将

    突然,空气中传来一股怪异的味道,岑子吟吸了吸鼻子,发现马渐渐的慢了下来,身后的人翻身下马,伸手将她小心翼翼的从马背上接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