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库 > 历史
衣冠正伦签约,VIP,历史,两晋隋唐《冠冕唐皇》免费阅读

冠冕唐皇

编辑:对酒眉 作者:衣冠正伦

状态:连载 时间:2022-09-10 19:35:15

在读:28903 人

在线阅读 全部目录
大唐垂拱五年,李潼回到这个世界。世家公子公子人如玉,不幸生在帝王家。男主临朝,武周大革命。不为鱼肉,即为刀俎。名器不假与人,盛世由我而塑。人物倜傥,诗书玩得尽兴,甲子年风云,到尾详述。——————我是李守义,章伍太子李贤第三子,我喂大唐袋盐,齁死女皇,再着唐皇冠冕。五殿后房廊连绵,夹处于殿台之间,左右又有巍峨宫墙为抱,除正午骄阳当空垂临,其余时间难见天日。。
展开全部


少年不知死去多久,暴露殓服外的皮肤都还没有发生什么明显变化,苍白如冷玉,面颊虽然憔悴瘦削且两眼闭合,但五官分布、印堂脸型,望去仍然让人感觉清秀可怜,也冲淡了一些陈尸于此的阴森感。

油炸䭔子!

虚弱的身体不足维持他继续苦思,于是他便侧躺下来并又闭上了眼睛,思维放空之后,脑海中却有一些鲜活画面主动跃出。

此时少年已经睁开了眼,时间却散漫没有焦点,乍响的惊呼声浪似乎也吓到了他,下意识转头望去,却只看到那些宫人惊走、多有狼狈的背影。

食案上餐品不少,除了李潼一眼认出的油炸䭔子之外,还有一些杂色果子和水果,很明显这些点心不是什么主食,但也实在丰富。可见唐时特别是宫廷中,物质生活很丰富,就连他这种落难皇孙都能享受到这些在后世看来都很难得的饮食享受。

不过这欣慰感刚刚冒出一个头,很快便被打断。大开的房门外突然出现几名身材魁梧的士兵,身上穿着李潼辨认不出样式的甲胄,额间绑着猩红抹额,看着倒是俏皮可爱。但这很显然只是错觉,那几人手握着佩刀,一脸凝重又不乏谨慎的站在门外盯住李潼打量。

武则天与李治共生四子,两个壮夭,两个被废之后长期幽禁,勉强得善终者只有李旦一人。儿子们好歹还是一张坐票,至于孙子们则更是一把辛酸泪,站票打发了。

尖厉的呵斥声戛然而止,因为女官骇然发现那原本横陈在素榻上任由宫人摆布的少年尸体竟然坐了起来!

大唐垂拱四年,神都洛阳,太初宫隔城西映日台南有五殿攒立,顶上合一,蔚为壮观,又称荫殿。

这是刚才那个胖女官留下来的,而且因为逃得太慌忙,一些食物饮品都洒落在了地上。李潼是不知道这些,看到食物后饥饿感就更猛烈起来,挪着步子坐下来,抓起一个麻团就咬了一大口。

这些无聊举动,也只是反映了李潼对于他的处境实在不敢抱乐观之想。且不说死而复生的妖异,在武后临朝的背景下,他作为李贤的儿子这一点就是原罪。

李潼双眉紧皱,承受着这些记忆的冲刷,并力图在这些杂乱的记忆画面中梳理出一条脉络。只是过了没多久,他就满脸惊骇的睁开眼,两眼中充满了难以置信,以及一种深入骨髓的惊恐:“我、我是李守义……”

香喷喷的食物来不及仔细咀嚼便吞下去,充实感沿食道蔓延开,再加上学以致用的新奇感,让李潼暂时将身世恐惧抛在脑后。

垂拱年中,太后武氏长居上阳宫听政,太初宫内大建明堂,诸多工匠劳役出入频繁,杂居禁中,因是宫人多避居左右隔城或上阳宫听用。五殿与映日台之间这一片房廊屋舍就阴之故,往往作为亡故宫人出殓之地。

圆滚滚的油炸䭔子,表面撒着一些芝麻,外皮酥脆,里面则裹着一团肉馅,满口香腻。只是李潼狼吞虎咽的吃法,很快就噎到了。

几名宫娥低语点出了少年身份的不寻常,其中一名脸色憔悴的中年宫人在弯腰为尸体抚平袍带后忍不住叹息低语:“这位大王,也是天家薄命……”

话未讲完,其身后另一名宫人已经抬肘重重撞在她的背上,那宫人惶然闭嘴,同时警惕的侧首偷窥帐幕外端坐的一名女官。

突然,帐幕内响起一个宫人短促惊呼,这声音顿时吸引了房内众人注意力,纷纷侧首望去,女官则更是满脸戾气,眉梢飞挑:“贱婢噤声!扰了大王魂灵,你……”

按照他所接受的少年李守义的记忆,现在正是垂拱四年五月末,即就是公元688年,也正是武周革命进行到关键时刻。这一个时期的李唐宗室实在太悲催,死于非命者数不胜数。

五殿后房廊连绵,夹处于殿台之间,左右又有巍峨宫墙为抱,除正午骄阳当空垂临,其余时间难见天日。

相关资讯

猜你喜欢

评论

我要跟帖
取消
  • 上则仰&陈着一
    上则仰&陈着一

    六月丁亥朔,左廊三室中,有宫人素麻并立其中。深阔的房间正当中帐幕垂挂,随着宫人出入可以看到帐幕下横设有藤编素榻,榻上则仰陈着一名脸色瘦削苍白的少年尸体。

  • 所有宫&房间,
    所有宫&房间,

    房间中所有宫人都看到这惊人一幕,顿时满室尖叫,那种生来俱有对亡者的惊恐驱使着她们逃窜飞奔出房间,很快房间中便只剩下那突然坐起来的少年“尸体”。

  • 寻常,&中年宫
    寻常,&中年宫

    几名宫娥低语点出了少年身份的不寻常,其中一名脸色憔悴的中年宫人在弯腰为尸体抚平袍带后忍不住叹息低语:“这位大王,也是天家薄命……”

  • 宫人摆&布的少
    宫人摆&布的少

    尖厉的呵斥声戛然而止,因为女官骇然发现那原本横陈在素榻上任由宫人摆布的少年尸体竟然坐了起来!

  • <p>&绵,夹

    &绵,夹

    五殿后房廊连绵,夹处于殿台之间,左右又有巍峨宫墙为抱,除正午骄阳当空垂临,其余时间难见天日。

  • 完,其&重撞在
    完,其&重撞在

    话未讲完,其身后另一名宫人已经抬肘重重撞在她的背上,那宫人惶然闭嘴,同时警惕的侧首偷窥帐幕外端坐的一名女官。

  • 往作为&之地。
    往作为&之地。

    垂拱年中,太后武氏长居上阳宫听政,太初宫内大建明堂,诸多工匠劳役出入频繁,杂居禁中,因是宫人多避居左右隔城或上阳宫听用。五殿与映日台之间这一片房廊屋舍就阴之故,往往作为亡故宫人出殓之地。

  • 放着一&器偶、
    放着一&器偶、

    房间中除了帐幕下榻上陈尸之外,还摆设着一些卤簿箱笼,箱笼里则放着一些三彩器偶、油彩木人等冥器,显然之后是要随同这少年尸体一同埋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