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库 > 仙侠
莫伊莱签约,免费,古代言情,古典架空《提刑大人使不得》目录章节

提刑大人使不得

编辑:梦中佳人 作者:莫伊莱

状态:连载 时间:2021-09-26 08:50:03

在读:29538 人

在线阅读 全部目录
为保全家产,“遗腹子”慕流云女扮男装三十载,只想当一个平平无奇的司理从军,招招致命猫,逗一逗狗,破破冤案,随手再营救几个愚昧无知少女。但是一不当心,怎么小辫子就落在了“活阎王”手里。慕流云:“提刑大人,断案就断案,分寸但是要有的,莫要惹上龙阳之好的名声……”某人:“你确认有袖可断,有桃可分?”慕流云:(╯‵□′)╯︵┻━┻————————————————————————大权独揽,小白,勿考订,考订是你对。普普通通群:114962225V 群:200144356忽然之间,这一派热闹当中便混入了几丝混乱,不知谁喊了一句“慕司理来了”,集市上顿时犹如滚开油锅里被人泼了一瓢水,瞬时便炸开了锅。。
展开全部

阎王大人使不得小说  阎王大人使不得漫画  提刑大人使不得起点  


忽然之间,这一派热闹当中便混入了几丝混乱,不知谁喊了一句“慕司理来了”,集市上顿时犹如滚开油锅里被人泼了一瓢水,瞬时便炸开了锅。

第二声脆响又再次传来,宋三眼睛一黑,翻倒在堂前,像是惊吓过大昏了过去,过了片刻才动了动身子,也不起来,就那么趴在地上嚎哭起来。

王二乍听慕流云的一番话,也是一惊,回过神来想要挣扎时已经动弹不得,只好哭哭哀嚎:“司理大人这是做什么?小人冤枉啊!那羊脂玉瓶是小人镇店之宝,小人之前说的句句属实,我没有侵吞他人家财,小人是冤枉的!”

倒是宋三,口口声声羊脂玉瓶是他家传的宝贝,却连大人摔得是玉还是瓷器都分辨不出来,大人,他才是侵占他人宝物的贼人,你该叫几位差爷把那宋三拿下才对啊!”

孔大人小心接过玉瓶,仔仔细细端详了一会儿:“纹路中有些黑色污垢,摸着有点黏腻,像是烧火做饭沾上了油污一样。”

看这声势,犹如猛虎过街,然而这瞬间变得冷清许多的街市一头走来的,却是一位少年郎君。

慕流云不再理他,只示意了一下旁边的衙役,一指旁边跪得端正的王二:“来,把这厮给我绑了!见财起意还反咬诬告他人,贪得无厌,满肚子坏水!你这朋友都穷到这地步,亏得下得去手!

王二还真说对了,方才他在后堂摔的可不就是一对茶壶么。

二人各执一词,争执不下,对那一对玉瓶的样式和花纹,甚至细小损坏又都是张口就来,头头是道,孔县令问了半天,两人都坚持自己的说法,一个寻死觅活,一个义愤填膺,最后孔县令也没了主意,只好命人去把慕流云请过来。

慕流云将那玉瓶从匣子里取出一只,在手中把玩几下,心里已经有了主意:“孔大人认为王二是羊脂玉瓶的主人吧?”

“在,我这便叫人拿来给贤弟看看!”孔县令赶忙示意一旁的差役。

“你说你的镇店之宝在你店铺当中镇了多久?”慕流云又问王二。

用来装玉瓶的匣子是上好红木雕刻而成,做过熏香,匣身芬芳怡人,匣子表面刻的是麒麟献瑞,与那玉瓶的样式倒是个呼应,匣子四边包了金角,内里衬着上好的蚕丝绸缎。

谁能想到他竟然如此卑鄙,记下我那宝瓶的记号,银子也不给了,还反咬一口,说那宝瓶本来就是他家的,我被逼无奈,带人去把宝瓶夺了回来,想不到他还耍赖到底,跟我闹到公堂上来了。”

王二说他先前从蛮族手中淘到了一块上好玉石,请匠人雕了这对羊脂玉瓶,放在自家店里当镇店之宝,是宋三找上门,说攒了点钱,想买下羊脂玉瓶去打点前程,自己抹不开面子才答应割爱,谁知宋三把宝瓶拿走就没了下文,不但没给钱,还一口咬定宝瓶是他的。

慕流云冲候在一旁的随从小五儿递了个眼色:“来人呐,给本大人到后堂去,把那祸根羊脂玉瓶给我砸了!”

“哦?那你呢?你怎么说?”慕流云转向王二。

慕家在太平县是数得上的殷实富户,按说这样的样貌和家世,又是已过弱冠的年纪,应是炙手可热的如意郎君,可偏偏这太平县里有待嫁女儿的人家对他避之唯恐不及。

慕流云捏着那块丝绸,到王二面前抖了抖,晃了晃:“可是南蛮那边湿热,有许多毒虫毒草,当地人都是穿麻线织出来的衣裤,丝绸这种华而不实的东西反而用得少。

“这就有趣了!”慕流云轻笑,转身到孔大人案前,拿了一只羊脂玉瓶递到孔大人手中,“孔大人,你细细观看这羊脂玉瓶,可从瓶身雕花当中瞧出什么来?”

相关资讯

猜你喜欢

评论

我要跟帖
取消
  • 不知谁&如滚开
    不知谁&如滚开

    忽然之间,这一派热闹当中便混入了几丝混乱,不知谁喊了一句“慕司理来了”,集市上顿时犹如滚开油锅里被人泼了一瓢水,瞬时便炸开了锅。

  • “回大&屡考不
    “回大&屡考不

    “回大人,小人也是念在和宋三相识多年,见他屡考不中,家里日子都快过不下去了,想要打点前程,娶妻生子,便想着做个善事,帮他一把。

  • 羊脂玉&相让。
    羊脂玉&相让。

    眼下让孔县令头大的是衙门里来了两个人争一对羊脂玉瓶,各执一词,互不相让。

  • 器看不&贫,银
    器看不&贫,银

    谁知道他人穷眼光却挺高,别的玉器看不上眼,非要羊脂玉瓶,我也是忍痛割爱,甚至体谅他家贫,银两尚未结清就让他把宝瓶带了回去!

  • ,论年&。
    ,论年&。

    这绿衣圆胖子正是太平县的孔县令,论年纪足可以给慕流云当爹,但是因为平日没少因为搞不定的大事小情折腾慕流云,便不好意思讲究那么多年纪辈分,更别说在他面前抖官威了,还得厚着脸皮称兄道弟拉关系。

  • 唯一值&把宝贝
    唯一值&把宝贝

    他声称这羊脂玉瓶是祖上传了五代的宝贝,家里唯一值钱的物件儿,之前朋友王二到家中来,他把宝贝让做玉石生意的王二拿去帮忙估个价,王二却起了贪心,宝贝拿走就不还了。

  • 粉的小&赶忙拉
    粉的小&赶忙拉

    不少正在挑选心仪饰品、水粉的小娘子纷纷被随同的丫鬟拉到一旁戴上帷帽,路边的小贩甚至把自己家的媳妇、闺女赶忙拉到摊子后头,只差没把人塞到摊子底下去藏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