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库 > 历史
沉香灰烬签约,VIP,古代言情,古典架空《良陈美锦》全文章节阅读

良陈美锦

编辑:饮了晚风 作者:沉香灰烬

状态:完本 时间:2021-09-24 13:00:19

在读:2077 人

在线阅读 全部目录
未到三十她便百病麻烦缠身,死的时候儿子正婚娶。锦朝会觉得这一生再无眷念,谁知醒过来之时青春年少,风华正茂。当初我痴心不改;而如今我硬冷如刀。——————————本书已简体出版,当当网、京东、亚马逊 皆可定购,评论交流定购!锦朝坐在临窗大炕上,透过窗棂,神情木然的看着院内的青石小径,小径两侧的梅树恣意伸展枝桠,红透满园。远处的青砖碧瓦皆落了白雪,阳光照在雪地上,湿冷的气息穿进屋子里,十分冷清。。
展开全部

良陈美锦女主和谁在一起了  良陈美锦陈三爷什么时候出来  良陈美锦类似的小说  良陈美锦番外  良陈美锦 小说  良陈美锦百度云 百度网盘  良陈美锦全文免费阅读无删减  良陈美锦百度云  良陈美锦全文免费阅读  良陈美锦  


临窗的大炕上摆着鸡翅木的小几,上面放着一个瑞兽香炉,小姐正靠着绣金色祥云纹的大迎枕,手里拿着书,肘节支在床沿上,身上披着毛茸茸的貂氅,头发没有丝毫装饰,水滑的青丝落在貂氅的藏蓝色缎面上,神态慵懒。而采芙就站在一旁候着。

锦朝少女时很爱惜自己的容颜,到后来却越来越厌倦。她嫌自己行事太过张扬,后来连长相都嫌弃了,恨不得自己坐在角落里,没有人注意到才好。

但是她心中又如猫抓挠痒,对陈玄青恋恋不舍。遂提笔书信一封,婉拒陈玄青。

陈玄麟是她来陈家的第二年生下的孩子,今年十六。他从六岁开始就不踏进她的门,她也只在逢年过节远远看见过他,孩子长得很好看,有几分像他舅舅。自己的孩子,居然生分至此,简直将她当仇人看待。

拾叶又进来了,屋子里太冷,她热了炭盆端进来。锦朝听到咿咿呀呀的戏曲声,问她:“府里发生什么事了,怎么这么热闹?”

锦朝失望地看着窗户以外,春天还没有来,恐怕她是等不到了。

锦朝嗯了声:“那你说说,应该怎么贮藏。”

则为俺生小婵娟,拣名门一例,一例里神仙眷

采芙说:“您不是打发她去给四小姐送一盒松仁粽子糖吗,恐是雪大路滑,路上耽搁了吧。小姐,您这靠窗坐着也冷得很,身子骨还没好完全,还是先回床上躺着吧……”

甚良缘,把青春抛的远。俺的睡情谁见

白芸有些神色不安,外头下着大雪,天气又冷,若是去收集雪水,她这纤纤玉手肯定是要生冻疮的,但是她也不能违逆小姐,道了一声是才退出屋子去。

采芙说自己偶感风寒,已经病了好几日了。

北风刮得碎雪在空中打转,青砖上结了霜。而院子里正有两个穿着青色棉袍的婆子在摊开席子收集积雪。

她当时咬得很用力,陈玄青的左手上自此留下了一道浅疤。他怕旁的人听到声音会过来看,连疼都没敢喊一声。顾锦朝只记住他微皱的眉头,还有温热有力的手。

锦朝身上的衣裳还是前些年的旧样式,许是洗的次数多了,就连上面绣的海棠花都腿色不少,她将头倚在窗边,橘色的太阳光洒在她的脸颊上,仿佛带了一层淡淡光晕,只是她两颊消瘦,眼窝也有些下陷,明显精神不济。

=============新书,多支持啊!词取自《牡丹亭》

李婆子忙道:“是小姐吩咐的,让多收点雪水,存在陶罐里用……”

则索要因循腼腆。想幽梦谁边,和**暗流转

麟儿要娶妻了,锦朝竟然恍惚了一下。

采芙的手一紧,见小姐面色如水,平静从容。她却不知为什么心底有些发寒,连忙笑道:“小姐想多了,奴婢只是与白芸姐姐说这雪水该怎么贮藏。”

相关资讯

猜你喜欢

评论

我要跟帖
取消
  • 上,听&:“说
    上,听&:“说

    采芙拿过水貂披风给小姐披上,听到小姐轻声问:“说我什么了?”

  • 己说错&她多什
    己说错&她多什

    白芸顿时心中一紧,知道自己说错了话,小姐做的事,她多什么嘴。

  • 采芙没&,最后
    采芙没&,最后

    采芙没有跟她去陈家,最后年龄大了,被父亲赏给了一个顾家的掌柜做妾。

  • 自己的&规矩了
    自己的&规矩了

    锦朝淡淡看她一眼,继续低下头看自己的书。“我的事,容得着你多问,越来越没规矩了。去帮着李婆子和常婆子把雪收起来吧。”

  • <p>&芸回来

    &芸回来

    看到白芸回来,那微胖一些婆子停下手中动作,抬头对她笑道:“姑娘回来啦,这风雪下得如此重,跑这一趟是辛苦了!”

  • 鬟,这&打紧的
    鬟,这&打紧的

    白芸是二等丫鬟,这些下等婆子都得小心翼翼讨好她。她心中优越,嘴上却谦逊道:“只是小姐吩咐走一趟,没什么打紧的。这雪你们收来做什么?”

  • 白芸,&家后不
    白芸,&家后不

    而丫鬟白芸,在自己嫁入陈家后不久就因为失言被老夫人发落了。

  • 岁那年&国公府
    岁那年&国公府

    锦朝记得这件事情,母亲在她十五岁那年得了场大病,大半年后就去世了。在母亲病重的时候,她还听说陈玄青要与另几个世勋贵家的少爷要去国公府赏花会,迫不及待拾掇了自己想与他相遇。

  • 结了霜&有两个
    结了霜&有两个

    北风刮得碎雪在空中打转,青砖上结了霜。而院子里正有两个穿着青色棉袍的婆子在摊开席子收集积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