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库 > 历史
咕咕咕咕咕了签约,,    VIP,                古代言情,宫闱宅斗《陛下为我神魂颠倒》最新章节

陛下为我神魂颠倒

编辑:隔山隔海 作者:咕咕咕咕咕了

状态:连载 时间:2022-07-16 16:16:04

在读:18490 人

在线阅读 全部目录
美食博主穿成替姐入宫的苏家庶女。入宫第一天:宫里的妃子们也太漂亮了叭!好羡慕皇帝哦吸溜入宫第二天:和漂亮姐姐们打牌入宫第三天:打牌入宫第四天:打牌入宫第五天:明月啊明月,你怎么能如此满足于现状!你不想念你的快乐水红烧肉奶茶了么!入宫第六天:在御膳房做了烤全鱼,一口没吃被皇帝端走了!果然是暴君╰_╯入宫第七天:成了陛下的专属厨子入宫第八天:给陛下做饭,打牌,顺便宫斗 入宫第九天:和陛下逛街,打牌,顺便宫斗 入宫第N天:呜呜呜,八卦误我入宫第N+1:今天不宫斗了,因为陛下把后宫全遣散了,只剩我一个光杆皇后了˃苏府的丫头仆人们忙了一早上,才将积雪扫掉露出底下喜庆的布置。。
展开全部


冬日的天总是亮的极早,昨夜又是一场大雪下了整夜,将贴着‘囍’字的红灯笼盖的素白。

苏府的丫头仆人们忙了一早上,才将积雪扫掉露出底下喜庆的布置。

几个丫头刚想偷着歇息会,就见大夫人身边的贴身丫鬟领着两个婆子从主屋的方向来了。

-

“春杏姐好。”丫头们忙站直向问好。

春杏不接话,只傲气瞥了一眼几个小丫头,小腰一拧,领着婆子们朝偏院的方向去了。

-

眼见着春杏走远了,年纪小些的丫头跺跺脚,不满道:“装样子给谁看嘛,大家不都是丫头!”

“就是!”另一个丫头接话道:“攀上了老爷有什么了不起,等大夫人腾出手来,还不一定怎么收拾她呢。”

年纪大些的丫头看了看周围四下无人,小声说:“我可听大小姐身边的人说,春杏就是大夫人送到老爷床上去的。说是要让春杏分去二夫人的宠呢。”

“哎呀我的好姐姐。”小丫头忙去捂她的嘴:“你怎么又忘了,大夫人前日才说过,谁要是喊江姨娘二夫人,她就把谁的嘴给撕烂。”

大丫头扒开小丫头的手,仗着四下无人,和小丫头顶起嘴来:“有什么喊不得的,你看老爷对江姨太那个宠劲,保不定哪天就扶成平妻了。”

“当时大小姐把二小姐推进水里,老爷对大小姐可一句训斥都没有。”小丫头也来了火气。

“老爷后来可是给二小姐请了名医的治病的!”

“那不是为了让二小姐替大小姐进宫嘛。”另一个丫头插话道:“我听说皇上最爱杀人了,不仅砍大臣的头,连妃子都杀的。”

“也难怪大小姐寻死觅活非要二小姐替她。”大丫头撇了撇嘴。

“皇上下圣旨招江家女儿为妃,又没说要哪一个。”小丫头想起对下人们也温和有礼的江姨娘,有些难过:“只是可怜了二小姐。”

-

“你们几个干嘛呢!别偷懒!”苏府的大管家看见几个丫头正在交头接耳的偷懒,隔着大老远吼了一声。

几个小丫头赶紧闭了嘴,各干各的活去了。

-

春杏领着婆子们穿过九折的回廊到了偏院前,便示意婆子去敲门。自己搂住怀里的汤婆子待在一旁。不多时,门里便传来脚步声。

“谁呀。”二小姐身边的丫头夏雨拉开偏院的门,见是春杏,一张清秀的脸就拉了下来:“这不是春杏姨娘,您来我们偏院有何贵干。”

春杏娇笑了两声,领着婆子们往院里走:“是夫人让我来给二姑娘送些好东西——二姑娘起了么?”

夏雨小声骂了一句:“还真把自己当姨娘了,二姑娘也是你叫的。”就见春杏脚步不停,直奔内屋去了。

“喂,别直接进内屋。”夏雨追上春杏一行人:“二小姐风寒刚好,你们别给二小姐过了寒气。”

-

苏明月正倚在靠枕上发呆。

刻着精致雕花的四面床垂挂着浅蓝色的帐幔,靠墙的梳妆台上摆着一面铜镜,梳妆台旁还摆了个百花穿蝶纹样的白瓷瓶,里面插了枝妩媚的红梅。琴桌被摆在了窗边,古琴的主人不善音律,却爱坐在琴桌旁望着窗外的碧色荷塘抚上一曲。

可苏明月不是古琴的主人。

她是一道来自千年后的灵魂。

她和这具身体的主人同名,也叫苏明月。

苏明月只记得,自己在和摄影师出去拍素材的时候,遇到一个小女孩掉进湖里,苏明月想都没想直接跳下水将小女孩捞了上来,自己被卷进了水底。

本以为自己死定了,没想到再次睁开眼,却来到了这个在历史上不存在的朝代,穿进了和自己同名同姓的苏家二小姐的身体里。

苏明月穿过来时还是半夜三更,睁开眼便发现自己身处在一个陌生的房间里。她强撑起身想观察周身情况,却感觉头像是要被凿开似的刺痛。苏明月身子一软,又昏睡了过去。

-

“二小姐你醒啦。”春杏掀开门帘就看见正发呆的苏明月。她心下嗤笑,面上也带出几分轻慢来。

苏明月回过神来,看了一眼进来的女人,从脑海中杂乱的信息里挑出这个女人的。

春杏,大夫人的贴身丫鬟,前几日被大夫人送给自己夫君做了通房丫头。春杏从前跟着大夫人就对江姨娘和江姨娘生的二小姐冷眉冷眼,好在当时江姨娘得宠,春杏又只是个丫鬟,便夹起尾巴来做人。

可自从这几日春杏在老爷房中承欢,春杏心里就没了以往的畏惧,满心觉得自己就是老爷最宠爱的人。就算现在只是个通房丫头,将来也会被抬成妾室。

-

“二小姐。”春杏慢悠悠的走到床前对着苏明月行了个不怎么标准的礼,手里的汤婆子都没放下:“夫人让我来给二小姐看看嫁妆单子。婆子们在屋外,我这就让她们进来跟二小姐详细说说。”

“夫人,给我置办的嫁妆?”苏明月翘起嘴角,她坐直了身子,柔柔的、像唤小狗一样朝春杏招了招手:“你过来。”

“二小姐有何吩咐?”春杏不情不愿的靠了过来。

-

苏明月笑了一下。

苏明月生的极好,像只娇娇软软的小兔子。修长的柳叶眉,顾盼盈盈间透出多情的桃花眼,挺翘的鼻头,柔软的、淡色的唇,唇角微微上翘,上唇中还生着饱满的唇珠,让人忍不住的想含着吸吮。

-

苏明月翘起嫩粉的唇,等春杏靠近到苏明月一抬手就能摸到的地方时,苏明月抬起一只手,干脆利索的朝春杏脸上甩了一巴掌!

“啪!”

春杏被苏明月兜头一巴掌打蒙了,捂着脸跌坐在地上半天没回过神来。手里搂着的汤婆子滚落到了房间的角落。

外间的夏雨听见了屋里的声音,还以为苏明月被春杏欺负了,心下一个突突,忙掀开帘子闯进来。

可她看到的是,苏明月还靠在床上,而春杏跌坐在地上,双手覆面,身体还在不停的颤抖。

“二小姐?”夏雨有些懵了。

苏明月笑了笑,漂亮的桃花眼弯了起来眼周围晕着的淡淡粉色衬得她格外无辜:“我只是教了春杏一点做下人的规矩。”

-

春杏低着头捂着脸,已经开始低声抽泣。

春杏艰难的抬起头来,苏明月那一巴掌太狠了,春杏从没想过向来温柔,甚至可以说是懦弱的二小姐会动手打人。

春杏感受着脸上传来的疼痛,只觉得自己受了天大的委屈。

“你等着。”春杏在心里很恨地想:“等你死在皇宫里,看我怎么拿你亲娘出气。”

“春杏。”苏明月唤了一声。

“二小姐。”春杏声音哽咽:“你为何平白无故的打奴婢,奴婢毕竟是老爷的……苏府可没有这样的规矩。”

苏明月又笑了,她今日好像很开心,一点也看不出前几日不想进宫郁郁寡欢的样子:“你去告诉父亲和夫人,明月有关于进宫的要事要和他们商议。三刻钟后,还请父亲和夫人在正厅等明月。”

苏明月伸出素白的指尖,轻轻的点在了春杏捂着脸颊的手上:“好好传话,耽搁了这件事,你有八个脑袋也不够砍得。”

她又用那种温温柔柔却令人脊背生寒的语气问:“明白了么?”

-

春杏只感觉刚才被打的脸痛极了,连带着被苏明月指尖点住得手背也幻痛起来。

“明……明白了。”春杏嚅喏着应下了。

“那就滚吧。”苏明月收回了手。看着春杏爬起来,连礼都忘记行,仓皇失措的逃窜出去了。

“夏雨。”苏明月示意夏雨将春杏掉落的汤婆子捡起放到一旁。

苏明月起身下床,夏雨把汤婆子递给外间伺候的小丫头,赶紧回身伺候苏明月穿衣梳妆。

“小姐……”夏雨心里担忧。

“把嫁妆单子拿进来。”苏明月坐在梳妆台前,看向镜子里熟悉的脸。和她前世一模一样,只是前世苏明月眉眼总是神采飞扬的上扬着,而记忆中的苏二小姐坐在梳妆台前时,铜镜里那张脸总是带着愁绪,眉头微微蹙起。

苏明月看着镜子,已经分不清自己究竟是千年后的美食博主苏明月,还是苏府的二小姐。两个人的记忆交织在一起,像是两株纠缠的藤蔓,无法分离,融为一体。

我是千年后的苏明月,也是苏府的二小姐。

而现在……庆祝新生的自己,该做点什么好呢?

苏明月脑袋中涌现出了属于苏二小姐,那段关于死亡的记忆。

-

苏明月的父亲,苏理。

任五品礼部侍郎。他娶了一妻一妾。正房夫人嫡女苏明珠,妾室生了庶女,也就是苏明月。

半个月前,苏明珠和苏明月同时绣了一副山水,准备送给在大夫人的生辰宴上送出去。

机缘巧合之下,这幅刺绣被苏明珠的心上人看到了,苏明珠的心上人将苏明月的刺绣大肆夸赞的一通,又将苏明珠的刺绣扁的一文不值。

苏明珠心中生妒,带着丫鬟婆子们把苏明月堵在偏院里骂了一通。

苏明月嘴笨,说不出反驳的话来,只一个劲的掉眼泪。

苏明珠的样貌只算得上清秀。看着苏明月不施粉黛的落泪也楚楚动人的样子,心里的妒火越烧越旺。

三九寒冬的腊月,苏明珠把苏明月推进了结了一层冰的小池塘里,还让手下的人拦住了苏明月院里的丫头,不让她们救人。

后来苏明月才知晓,夏雨见势不妙偷溜出院子找江姨娘报信去了。但在半路上遇到了春杏,被知道大小姐去找二小姐麻烦的春杏给拦下了。

到最后还是苏明珠担心闹出人命来被父亲训斥,才让拦人的下人让开。

丫头们很快将苏明月救了上来,可到底是泡的久了。苏明月得了风寒,各种汤药吃的一直不见好。

而得知了此事的苏理,只不痛不痒的说了苏明珠几句。

在他眼里,只有自己。什么娇妻宠妾,在他眼里都没有自己的前途面子重要。

-

在苏明月昏昏沉沉躺在床上的时候,苏府迎来了一道懿旨。太后下旨要苏家的女儿进宫服侍皇上。

宣旨的公公前脚出门,苏明珠就扑到了大夫人怀里,哭喊着闹起来,宁死不肯入宫。

苏老爷也发愁,他向来在外面只提自己的嫡女苏明珠,还把她夸成了大才女。为的就是将来能找个权贵人家。

但当今皇帝暴虐成性,明珠如果真的入宫,以她的性格不给家里招惹来祸事就算好的了,如何能给家里带来助力。

大夫人心里念头一转:“老爷,咱家不是还有一个明月,明月的性子稳重,肯定比明珠更加合适。”

苏老爷心下细想:大夫人的娘家是正三品巡抚,若是明珠真的死在宫中,大夫人定与自己生分。

明月的生女母江姨娘不过烟花柳巷的歌女出身,就算明月死了她也掀不起什么风浪。

“那这样。”苏老爷沉思片刻后开口:“现对外只说,明月是正房出身的嫡二小姐,只是身体不好所以少与外人提起。”

-

而正缠绵病榻的苏明月得知此事后更是一蹶不振,苏老爷请来的名医医术的确了得,可也只治得好身上的病痛。

苏明月想与母亲诉苦。可江姨娘的性子更是软弱,只一味的劝苏明月听爹爹的话。

心中的郁气无处抒发,苏明月整日郁郁寡欢。

于是她死了,在了一个大雪纷飞的夜晚咽了气。再次睁开眼睛的,成了千年后的时空来客。

夏雨手脚麻利,很快便帮苏明月梳妆完毕。苏明月放下手中的嫁妆单子照了照镜子,纵然铜镜的人像不是很清晰,但也能看出上完妆后的气色好多了,不再是一脸恹恹的病容。

苏明月沾了点胭脂拍打在脸颊上,让自己看上去更精神了一点。

“走吧。”她起身,脸上挂起笑容:“去见我的好爹爹和好母亲。”

苏府正厅中,碳火旺盛,烧的屋里有些闷热。

苏明月掀开门帘进来,就看到一身官袍苏老爷和满头珠翠大夫人左右坐在主座,打扮的极其华丽的苏明珠坐在大夫人下方,春杏则一脸委屈的站在苏老爷身侧。

江姨娘没来。

苏明月心中闪过一丝失望,可面上依旧挂着笑容,朝苏老爷和大夫人行了礼。对苏明珠挑衅的目光视而不见。

“爹爹,母亲。”

“苏明月!你看你做的好事!”大夫人气冲冲的拍了一下桌子。

苏明月看的分明,表面上大夫人的怒气是冲她来的,可拍桌子时大夫人眼紧盯着的是快要贴到苏老爷身上的春杏,看起来像要把正在委屈巴巴和苏老爷拉扯的春杏给撕了。

苏明月抿嘴笑了一下,语气甜甜的回了大夫人的话:“母亲,我不过罚了个丫头,她刚才可是自称姨娘呢。一个丫头居然敢说这种话,怕不是心太大了,小心以后爬到母亲头上去撒野。”

“好呀春杏,你可真是心大了。”大夫人马上转移了火力开始向着春杏泄愤。虽说春杏是她送到苏老爷床上的,可春杏最近也太不像话了,整天和苏老爷当着她的面拉拉扯扯眉目传情,以为她是死人么?

“大夫人我没有……”春杏反驳的话还没说完,便被怒急的大夫人扯着头发揪过去打了两耳光。

苏明月在心里偷笑,这下春杏两边脸颊都是红彤彤的高高肿起,要用两只手捂着脸哭了。

“行了!”苏老爷伸手拉开大夫人,把人往旁边轻轻推了一下:“你看你像个泼妇一样,哪有当家主母的样子。”大夫人没防备,被苏老爷的力道推得歪倒在座椅上,跌的“哎呦”一声。

苏明珠见父亲居然为了一个丫头动手推自己的娘亲、苏府的正房夫人,急忙起身小跑到大夫人身边将她扶起:“娘,你没事吧?”

大夫人脾气暴躁又擅妒心眼小,娘家势力又大,压的苏老爷不敢上外面偷吃。不然苏府也不会这么多年只有一位江姨娘。江姨娘也是大夫人看她胆子小好拿捏才留下来的。

大夫人挥开过来搀扶的女儿。她头发散乱,满头的珠翠东倒西歪,一张保养得当的脸扭曲的恍若恶鬼。目光死死盯着苏老爷和春杏,那一对贱人正你侬我侬的依偎着说话。

大夫人伸手颤颤巍巍的指着苏老爷:“好,好,苏理,你居然为了这个贱人推我!我今天就跟你拼了!”说罢她便拔下头上的金簪,直朝着苏老爷挥了过去。

苏老爷一惊,下意识的往后躲,手里拽着春杏就往大夫人面前送。

春杏看着越来越近的金簪,尖尖的头正朝着自己的脸。下意识便手中用力推开大夫人。

而苏明珠见春杏推自己的娘亲,也抬手去打春杏,想要抓花那狐媚子的脸。苏老爷只躲在春杏后面,不敢直对大夫人,只一个劲地喊:“荒唐!荒唐!像什么样子!”

——

“哈哈,狗咬狗太精彩了!”苏明月心里的小人狂笑,恨不得在地上滚个几圈。面上却还是做出一脸担忧的表情。

“爹爹,娘亲,明珠姐姐!你们不要再打了!”苏明月嘴上关心,可脚却不挪地方。只看向几个在旁边看待的丫头奴才:“还不去把主子拉开!”

——

丫头奴才这才反应过来,急忙上前将撕打在一起的主子们拉开,还有几个挨了大夫人的簪子和苏明珠的巴掌。

夏雨在一旁简直都要看呆了,她家二小姐居然几句话就让几个主子扭打成了一团。

大夫人正被几个丫头按在椅子上喘着粗气。苏明珠华丽的衣衫也已经被扯得散乱,正目光恨恨的盯着春杏和苏老爷。

春杏清秀的脸上被大夫人和苏明珠挠出了七八道口子,正坐在地上痛哭。而躲的最好的苏老爷,只是衣冠略有些不整,脸色被大夫人吓得苍白。

苏老爷缓了过来,刚想训斥自己的妻女,却被大夫人捶着桌子先发制人:“姓苏的,你很好!我这就回娘家与父亲说道说道,你居然为了一个丫头对我动手!”

苏老爷一听大夫人要回娘家告状就慌了神,忙挥手叫丫头将还在哭的春杏拖出去。美人是好,可为了这个得罪自己的岳家就太不值当了。

“夫人。”苏老爷上前轻拍大夫人的背给她顺气:“春杏这日日往我面前凑,我还以为得了你的授意。你看你,也不阻拦。”

苏老爷年轻的时候文采能力都一般,就是靠着一张俊脸和花言巧语迷倒了家世比他好上许多的大夫人,把大夫人迷的要死要活非君不嫁。

大夫人被苏老爷轻轻拍着脊背,耳朵里塞满了甜言蜜语,火气却消不下去。

她也不舍得对苏老爷撒火,只指着被拖出门外、还被几个丫头堵着嘴的春杏恨恨的说:“把这丫头的卖身契翻出来,给我把她卖到青楼!”

感受到苏老爷在她背后轻拍的手停了一瞬,大夫人更气了。她拿起手边的茶盏猛摔向地面,破裂的瓷器和滚烫的茶水洒了满地。大夫人怒斥:“还不快去!”

下人们见最近甚是疼爱春杏的苏老爷没反应,这才急忙应声,拖着挣扎不止春杏匆匆退下。

——

——

这场猴戏在苏老爷果断抛弃新宠的行为下落幕。大夫人整治完了春杏,又将注意力移到了苏明月身上。

她不是不知道苏明月是故意惹她生气的,但是她实在对春杏忍无可忍,索性借着这股劲把那小贱人弄死。但一码归一码,苏明月打她身边大丫头的事也不能这么算了。

今天伸手打她的大丫头,明天她那个胆小鬼娘不得爬到她头顶上来?

大夫人正想发作,苏明月就已笑意盈盈的开口。

“爹爹,娘亲,女儿想与二老商量的,是女儿入宫所带嫁妆之事。”

苏明月说着眼圈一红,眼泪顺着素白的脸颊悄然滑落:“女儿虽是自愿入宫,但对于宫中往来一窍不通,只怕不能讨得皇上欢心不说,还要为家里惹来祸端。”

苏老爷微微皱眉,这也是他正担心的。苏明月自愿进宫让他心中甚慰。

可苏明月毕竟只是个庶女,从小没见过什么世面,若真是在宫中触了皇上的霉头,倒不如早早死在宫里算了。而且已经递了姓名画像生辰八字进宫存册,到了日子不进宫便也是欺君之罪。

苏老爷打了个寒战,可不能再让那个暴君看不顺眼了。

思及此,苏老爷眼中掠过一丝狠辣,面上只装作担忧的道:“如此,不知明月有什么主意。”

苏老爷倒也不指望苏明月有什么主意,只在脑海里打定想打要在苏明月入宫后动点手脚。

苏明月没错过苏老爷眼中那一丝狠辣,她只垂下眼帘,柔柔糯糯的开口:“女儿只想着,女儿虽不通宫中往来,但多方打点总是没错的。”

她伸出素白细长的手指,一样一样的算起来:“家中田地房契交易要走官帐,用来打点多少有些不方便,所以女儿的嫁妆只要些金银和珠宝首饰就好。”

大夫人露出一丝不屑,贱人的女儿就是没见过世面,家中最值钱的东西便是田地房产,现银和珠宝再多能有几个钱?

大夫人不屑的开口:“你且说要多少便是。”

苏明月一脸感激的对大夫人说:“不多,母亲,只要五十万银子就好了。”她扫了一眼大夫人从不屑瞬间变得铁青的脸,柔柔的加了句:“珠宝首饰短时间内有点难买,把母亲和大姐房里的那些放到我的嫁妆里就可以了。”

苏明珠尖叫:“你怎么不去抢!”

五十万两!普通人家一年的嚼用五十两便够了,苏家哪里去筹这么多钱!更何况苏明月居然想抢她的宝贝!

“你个贱人,杂种!”苏明珠指着苏明月骂起来。

“够了!”苏老爷喝住了苏明珠,转头去苏明月说:“明月,你一直待在家里,怕是对外面的状况不了解。家里一时半会拿不出五十万两,况且你也说了,田产房契不好带……”

“爹爹。”苏明月打断了苏老爷话:“田产房契不好带,可换成银票就好带了呀。”仿佛觉得自己说话很有趣,苏明月脸上挂着泪珠甜甜的笑起来:“田产房契便宜卖,应该能在女儿入宫之前卖完哦。”

“何况女儿进宫可是代表了苏家的脸面呢,万一哪天哪个环节没打点好,皇上对女儿发了火。”苏明月盯着苏老爷那几乎和水塘里小乌龟同色的脸:“女儿可能会把自己是庶女的事说出来呢,毕竟我太胆小了。”

大夫人只觉得一阵胸闷气短,气的话都说不利索了:“你,你竟然敢,你这是在威胁我们!我现在就要你不得好死!”

“按她说的做。”苏老爷从牙缝里挤出了一句。

大夫人不明所以的看向苏老爷:“老爷……这可是五十万两……”

苏老爷恶毒的盯着苏明月:“按她说的做!听不懂我的话吗!”

可恶,他竟然从未看透过这个小丫头,看来是真的留她不得。

苏老爷在心中打定主意,等苏明月一进宫就动手要了她的命。

至于钱,等过了这个坎还可以再挣,不过是再多贪几笔。

就算这样,苏老爷想起五十万两白银还是疼的心抽抽。索性眼不见心不烦的闭上双眼,招手喊来站在门外的大管家,让他赶紧按着苏明月的意思去办,该卖的卖,大夫人和苏明珠房里的珠宝也赶紧收拾装好。

苏明月明天就要进宫,再不收拾嫁妆该来不及了。

——

——

苏明月得了自己想要的,便收起笑容泪珠,行了个礼朝外走去。把苏明珠的谩骂声和大夫人阻止她的声音抛在脑后。

苏明珠自然也不想死在宫中,可如果真有那么一天,她一定会拖上这一家渣滓,让这家子渣滓给她陪葬!

在此之前,苏明月也不准备让他们过的舒服。

让他们自己狗咬狗,可真是最适合不过的了。

相关资讯

猜你喜欢

评论

我要跟帖
取消
  • 一年的&钱!更
    一年的&钱!更

    五十万两!普通人家一年的嚼用五十两便够了,苏家哪里去筹这么多钱!更何况苏明月居然想抢她的宝贝!

  • <p>&么主意

    &么主意

    思及此,苏老爷眼中掠过一丝狠辣,面上只装作担忧的道:“如此,不知明月有什么主意。”

  • 果真有&一家渣
    果真有&一家渣

    苏明珠自然也不想死在宫中,可如果真有那么一天,她一定会拖上这一家渣滓,让这家子渣滓给她陪葬!

  • 掀开门&春杏则
    掀开门&春杏则

    苏明月掀开门帘进来,就看到一身官袍苏老爷和满头珠翠大夫人左右坐在主座,打扮的极其华丽的苏明珠坐在大夫人下方,春杏则一脸委屈的站在苏老爷身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