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库 > 灵异
不要扫雪签约,VIP,古代言情,古典架空《璞玉惊华》全文免费阅读

璞玉惊华

编辑:风月瘦如刀 作者:不要扫雪

状态:完本 时间:2022-07-12 08:08:50

在读:23629 人

在线阅读 全部目录
前生,不顾一切嫁给爱恋的男人,骄纵很任性让她付出过最惨痛的教训的代价。今世,她有错改错题、救命之恩知恩图报、有债要债,誓要活出一个精彩的人生!书友群:256073675新书《复贵袭人》,哀求亲们再次需要支持~~虽已经入春,可寒气依旧逼人,夏玉华定定地站在窗前望着外面那片被雨笼罩住的天地。她只穿了一身宽大的里衣,单薄的身子却如同丝毫感受不到寒意一般,没有任何的反映。。
展开全部


突然,“砰”的一声,一个茶杯应声而碎,如同承载着砸它之人的愤怒一般,瓷片与茶水瞬间溅起,快速朝着四周扩散开来。

凤儿望着自己被主子的鲜血染红的手,心中悲恸无比,这些年来小姐已经够可怜了,就算以前真有什么错,这些年的苦也够偿还了,可为何还要如此残忍的对她呀!

“对、对、对!”陆无双不可思议的望着夏玉华,从没有发现这个女人竟然是如此的聪明。这样的夏玉华更是让她受不了,受不了!

“呸、呸、呸!”凤儿一听,连忙对着一旁连呸了三下,而后这才担心地朝夏玉华说道:“小姐,您没事吧,一大清早,怎么说起胡话来了,老爷一直都好好的,您怎么能这般咒他呢!”

“小姐!”就在她倒下之际,凤儿连忙冲了过来,一把跑到她身旁边哭边费力地抱着她大声哭喊着:“小姐你怎么样了,快睁开眼呀,你别吓凤儿呀!”

谁知她的手还没来得及伸过去,却见自家小姐竟突然站了起来,一把伸手抓住了自己的手。

可夏玉华却并没有理会,仍就站在那里。身后不时传来另外一名女子恶毒地嘲讽与辱骂,如果换成以前,她早就已经冲上去将陆无双的嘴巴给撕个稀巴烂,可现在,她却像没有听到一般,懒得答理。

“哭什么哭,死了更好,活着害人害已!”陆无双起先还吓了一跳,可很快心中却有种说不出来的兴奋,这样也好,这个女人一早便应该死!

一时间,她眼中的泪竟这样止不住的落了下来,她怎么也没想到老天爷对她这般仁慈,原本她以为一切都太迟了,无法重来,可现在却真的给了她这么个重新改过的机会。

镜子中的人的确是自己没错,只不过那张脸白皙红润,没有半点的病态,更没有额角那道被陆无双陷害时,划破而留下的伤疤。她不敢置信的伸手摸上了自己粉嫩的脸颊,那种年少青春洋溢出来的气息真实得无法形容,纵使再多的脂粉亦无法拼凑。

“不,不,我没事,我真的没事!”夏玉华一把抱住凤儿,拍着那小小的肩膀说道:“就是做了一个恶梦而已。让我抱抱你凤儿,什么都别问,什么都别说,就让我好好抱一会你,一会就好了!”

夏玉华觉得自己的意识在一点一滴的消失,耳畔凤儿悲恸的哭泣也渐渐远去。她知道自己终于要离开这个再无任何留恋的世界,也终于可以与疼爱她的父亲再次相见。

这里不是别的地方,而是她未出嫁时住了整整十六年的闺房,这里的每样东西都是父亲亲自替她挑选而来,每一样都充斥着父亲对她浓浓的关爱。

凤儿显然弄不明白自家主子到底做了一个多么可怕而古怪的梦,不过小姐向来任性,什么事都是想起一出是一出的,因此见这会急着说要去见老爷,倒也没有再如之前那般担心,而是马上应声,利索的替她梳洗起来。

她终于停了下来,面前坐在那正朝着她亲切无比的笑着的人不正是这世上最疼最爱她的父亲吗?原以为这一辈子她都不可能再见到他,却没想到,如今父亲竟再次活生生的回到自己身旁。

虽已经入春,可寒气依旧逼人,夏玉华定定地站在窗前望着外面那片被雨笼罩住的天地。她只穿了一身宽大的里衣,单薄的身子却如同丝毫感受不到寒意一般,没有任何的反映。

凤儿见主子终于正常了过来,连忙使劲点头头道:“对呀小姐,今日端亲王府的人也会去,世子也会去哦,您要是再不快点梳洗,可就真追不上他们了。”

“凤儿,你刚才说什么?你是说我爹,我爹他老人家还没有死?”听到风儿的话,夏玉华实在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如同被雷电击中了一般,一时间心都快蹦了出来。

相关资讯

猜你喜欢

评论

我要跟帖
取消
  • 前,回&回到了
    前,回&回到了

    原来,她回到了六年前,回到了十五岁,回到了父亲还没有死,婚还没有定,一切悲剧都还没有展开之际。

  • 见自家&伸手抓
    见自家&伸手抓

    谁知她的手还没来得及伸过去,却见自家小姐竟突然站了起来,一把伸手抓住了自己的手。

  • 不由得&演。三
    不由得&演。三

    夏玉华不由得握住了自己的拳头,往事在脑海之中一幕幕的重演。三月三去东兴寺烧香,她清楚地记得这天郑世安当着诸多王候权贵的面嘲讽于她,而她却依然自以为是、死缠烂打地说不论如何也要嫁给他!

  • 凤儿边&夏玉华
    凤儿边&夏玉华

    凤儿边说边将手中盆子放下,准备先扶看上去睡得还有些迷迷糊糊的夏玉华起来换衣裳。

  • “凤儿&爹爹!
    “凤儿&爹爹!

    “凤儿,替我更衣梳洗,我要马上去见爹爹!”她不愿再想太多,朝着凤儿一脸期待地说道:“我要马上去见爹爹!”

  • 连忙制&才清楚
    连忙制&才清楚

    “凤儿,你等等!”夏玉华连忙制止住凤儿叫人,她刚才清楚的感觉到了脸上被掐的疼痛,这说明一切都不是梦,更不是幻觉。

  • 么呀?&”凤儿
    么呀?&”凤儿

    “小姐快住手,您这是做什么呀?”凤儿同状,自是吓得不行,连忙伸手拉住夏玉华:“不会是中邪了吧?来人,快来……”

  • 做了个&口气。
    做了个&口气。

    原来是做了个恶梦,凤儿终于长长的松了口气。虽早已受惊过度,但自然是不会违背主子的意愿,老老实实的站在那里任夏玉华抱着,不时还安抚性的拍着夏玉华的后背。

  • 的双阁&的一切
    的双阁&的一切

    粉色纱缦装饰的檀木雕花大床,华美精致的双阁玉屏风、及人高的特制清晰琉璃镜……甚至于还有那满室淡淡兰花的幽香,这一切的一切熟悉得让她瞬间心如刀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