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库 > 言情
弱颜签约,VIP,古代言情,穿越奇情《锦屏记》目录章节

锦屏记

编辑:无限诗情 作者:弱颜

状态:完本 时间:2022-06-29 13:06:21

在读:28480 人

在线阅读 全部目录
书香门第的女子,却要凭借两只手来谋生活。万计周详,依旧彻底摆脱不了做棋子的命运。阴错阳差,人说得遇良配,却谜团却接踵而来。临窗绣锦屏,闲看世相百态。纤纤素手拈华彩,皴染如戏人生。最关键词:家长里短、轻宅斗、种地向、言情正是四月初的天气,后花园内杨柳依依。这一年的春天比往年要暖,园内精心培育的牡丹和芍药,一丛丛一簇簇开的正好。有些花瓣上犹带着露珠,微风吹过,颤颤巍巍,甚是可爱。。
展开全部


荀卿染记在心里,也不在花园内多做停留,直接走去花园后门。那里只有一个半聋的婆子看门,桔梗上前塞了几个大钱在那婆子手里。

荀卿染穿着鹅黄色的春衫,脚步轻快地走在花园内小径上。不过是几天没出来,这园内已经是姹紫嫣红开遍了。荀卿染轻叹。

守财是郑元朔的长随,专为郑元朔打理些见不得人的勾当,是郑元朔的第一心腹。郑元朔听到守财有急事找他,心里要走,又有些舍不得。

那一天,荀家发生一件大事。荀家才七岁的五姑娘淑芸,因为贪玩,掉到湖水里淹死了。方氏大怒,五姑娘身边伺候的下人,被杖毙了两个,其他的人被撵的撵,卖的卖。淑芸的生母卢姨娘当天夜里就疯了,被关进了家庙。

郑元朔却并不干休,涎着脸道:“妹妹别急着走啊,哥哥这里有只凤钗,足金的,妹妹看看喜欢不?”说着就从袖子里掏出一只钗来,笑嘻嘻地就要递给荀卿染。

荀卿染觉得自己仿佛在噩梦中,和那女童似乎近在咫尺,又似乎远隔天涯。她想扑过去救人,想喊人救援,但却身不能动,口不能言。这时那掐着女童脖颈的凶手松开双手,呆了一会,又颤抖着手去探女童的鼻息。那女童一动不动,显然已经没了生气。凶手一屁股坐在地上,僵了一会,才拖手拖脚从地上爬起来,四下张望了一下,就一溜烟逃走了。

听了这话,荀君晖顿时眉目舒展开来,脸上的呆气一扫而光,瞬间像换了个人。

这少年正是郑元朔的堂弟郑元朗。他并不直接回答郑元朔,而是笑着道:“大哥,兄弟刚才从门外过来,守财正在二门外找大哥,说是有急事。”

一个抹了一脸白粉,身材十分富态的中年婆子,正一手拿着碗饭,一手推搡着一个小男孩,嘴里还不住地喝骂。

“表少爷还是放尊重些,快回学里去。回来老爷知道表少爷逃学,可有的气生。知道表少爷富贵,有那好东西,尽管送给四姑娘好了。”

“大哥你在这里,让我好找。”

“这个时辰,表哥不是应该在学里念书?可是出了什么事?我这就让人请太太回来。”

荀卿染扑哧笑出声来,指着少年嗔怪道:“阿晖,你瞧你,跟个小老头似地。这里没有外人,就别装了。”

“妹妹天仙一样的人,别提那上学不上学的事。别人不晓得,妹妹应当知道我的家世,几辈子都花用不完的。还要去念那几本劳什子的烂书,和那些穷酸争什么?……妹妹是不是病了,怎么我来了这些天,想见妹妹一次可真不容易。……妹妹真是出脱的越发……”

“三妹妹这是出来玩,表哥正有空陪你!”

随着话音,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急急从花园的甬路上赶过来,到郑元朔跟前叉手为礼,恰巧把郑元朔和荀卿染主仆隔开。

荀君晖说着打开纸包。这粉蒸首乌糕,是颍川郡城的特产,其中又以古城斋的最为有名。因为选料精细,做法繁复,古城斋每天只蒸有数的几笼,因此名声更响。这首乌糕是用糯米粉、首乌粉和枣泥合在一起,上笼屉蒸熟。一般的首乌糕,蒸出来是红褐色的一块。古城斋的首乌糕却有三层分明的颜色,最上面一层是黑色,中间一层是红色,下面一层是白色。颜色漂亮、入口软滑,又因为加了桂花蜜,十分香甜。荀卿染很爱吃这个,但却不能时常吃到,虽然荀家是左近闻名的世家大户。

郑元朗却好象不知道郑元朔的心事,只催着他走。

相关资讯

猜你喜欢

评论

我要跟帖
取消
  • 门外找&说是有
    门外找&说是有

    这少年正是郑元朔的堂弟郑元朗。他并不直接回答郑元朔,而是笑着道:“大哥,兄弟刚才从门外过来,守财正在二门外找大哥,说是有急事。”

  • 身材十&地喝骂
    身材十&地喝骂

    一个抹了一脸白粉,身材十分富态的中年婆子,正一手拿着碗饭,一手推搡着一个小男孩,嘴里还不住地喝骂。

  • 为礼,&染主仆
    为礼,&染主仆

    随着话音,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急急从花园的甬路上赶过来,到郑元朔跟前叉手为礼,恰巧把郑元朔和荀卿染主仆隔开。

  • 我。…&先生叫
    我。…&先生叫

    “姐姐又取笑我。……我被先生叫住背书,从学里出来的晚了,叫姐姐久等了吧。”荀君晖给荀卿染行礼。

  • 老爷家&园,折
    老爷家&园,折

    “卢嬷嬷,我们姑娘要去三老爷家的海棠园,折几支海棠回来插瓶,求你老给看着门。”

  • 郑元朔&财有急
    郑元朔&财有急

    守财是郑元朔的长随,专为郑元朔打理些见不得人的勾当,是郑元朔的第一心腹。郑元朔听到守财有急事找他,心里要走,又有些舍不得。

  • 逼他去&就范。
    逼他去&就范。

    婆子说着,就强按那小孩在地上,逼他去吃地上的饭。小孩梗着脖子,不肯就范。

  • 见有人&。
    见有人&。

    郑元朔见有人来,就收了钗子,不好再如何,但脸上已经露出些不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