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库 > 奇幻
天下归元签约,,    VIP,                古代言情,古典架空《辞天骄》全文章节阅读

辞天骄

编辑:花前月下 作者:天下归元

状态:连载 时间:2022-06-27 10:43:33

在读:24354 人

在线阅读 全部目录
又名:孤被一群男人退婚以后皇太女铁慈急着大婚,下旨选秀。公侯子弟画像挂满一屋。倜傥病娇,高山白雪,春风十里,又野又甜群美竞妍,皇太女决不纠结了一夫一妻觉间少,三宫六院不嫌多。最最起码排够两周,撑忍不住除了西地那非怎奈群美看不上大傀儡生的小傀儡。旨意未下,辞婚书了雪片般飞过来太子府皇太女荣获史上被退婚次数最低纪录能保持者。屡次被退婚,老公还得有。皇太女反手开盲盒,一镖扎中最丑的画像。男人嘛,灯一关都像。就他了!辽东王十七子,小十七美如花自小被奇货可居的母亲男扮女装,女装大佬技能点满。却遭了父王鄙弃,兄弟被排挤大佬娇弱休息了大半年,说是休息,没觉得脑子松过弦。去年七月完结,之后充充电,很早就开始构思准备新文,十二月开始存稿,到如今,虽然新文才开,但是每日码字的日子,我已经过了三个多月了。。
展开全部


“齐慕晓自请求去也好,面目鄙陋哪堪为我儿佳婿?瞧瞧,这里哪个不比他强?来,来,开选!”

幸运数字嘛不是。

这两年,身体和精神状态很一般。且写且珍惜,主要精力都会放在文上,目前存稿史无前例地肥硕,大家可以放心跳坑。

“崽啊,小心牙齿!”

他从此悟了。

都说自古无四十岁儿皇帝,他就是。

不是没想过夺回属于自己的权柄,可惜自幼入茧的人,到哪挣扎出一片天地?

萧家势大,人称副皇帝,这般煊赫,自然是因为生了一个好女儿,他的好母后。

而你来来去去,每张面孔都熟悉又陌生,新时旧雨,都是我头顶那一方天光。

“但我怎么记得,大乾最尊贵的皇太女,自幼就有个指腹为亲的未婚夫?”铁慈诧然道,“怎么,我那出淤泥而不染亭亭净植香气幽远回味犹甘的男媳妇儿,终于香消玉殒了?”

父女两人对望,最终铁俨还是在女儿那明净深邃看似包容一切的眼光下败下阵来,转眼便换了一张脸皮,淡淡道:“齐抒今儿上了本,自承幼子秉性柔脆,难为国父,不堪为皇太女配……太后准了。”

铁慈正万花丛中过,处处闻啼莺,听见这一声,眉一挑,脚跟一转,还没转出个半圆,衣襟已经被人拉住。

谁知道萧家运气那么好,人才辈出,文武兼备,逐渐把持军政朝政,太后的心被惯得越发野,如今终于要撕开一张铁青面,盯住了他的小慈。

“壮观!排面!这得是咱大乾王朝所有好儿郎的全系列了吧?”

所以,拍拍胸口,把心放回肚子里,然后听我一声感谢:能被这样乱刀齐下许多年,还不离不弃地守着我这样的作者的读者,那都是真爱啊。

铁俨脸也不红,道:“你今年十六了,最迟两年后就要成亲。这是咱们大乾朝的规矩,不然你就会失去皇太女资格。所以太后打算重新给你定一门亲。”

此刻,铁十八铁慈,撩开月事带,挂正香汗巾,顺手将那平金蹙绣的水红肚兜抹抹平,靴子刚刚伸进宫门一个脚尖,里头便鞭炮似地炸了开来。

铁慈退后一步,顺势在宽大的圈椅上坐下来,懒洋洋撑起下巴,上下细细打量,啧啧称奇。

只是这退婚,到底是齐家看情势不对,不愿再掺和皇族事务,还是太后授意别有打算?

十岁登基,至今太后还在垂帘。

相关资讯

猜你喜欢

评论

我要跟帖
取消
  • 不会天&旧会贪
    不会天&旧会贪

    我可能不会天天看留言,也可能很少互动,但依旧会贪心地想听大家的声音,想知道你们在想什么,想看见你们的存在——当然,红尘如此缭乱,世事喧嚣浮躁,你若无心停留,不耐走开,那也不会是谁的错失。

  • 蹑足而&之地,
    蹑足而&之地,

    我去而复来,时刻想要逃离又时刻蹑足而归,待这方寸之地,宛如执念。

  • 而你来&熟悉又
    而你来&熟悉又

    而你来来去去,每张面孔都熟悉又陌生,新时旧雨,都是我头顶那一方天光。

  • 前存稿&家可以
    前存稿&家可以

    这两年,身体和精神状态很一般。且写且珍惜,主要精力都会放在文上,目前存稿史无前例地肥硕,大家可以放心跳坑。

  • ,但是&遭是要
    ,但是&遭是要

    只希望你们若对我不满,可以责我,但是自己别生气。来这一遭是要欢笑的,一切的负面情绪都只是给自己挖坑设绊,忧怖愁戾,人间便会不值得。

  • 我这样&是真爱
    我这样&是真爱

    所以,拍拍胸口,把心放回肚子里,然后听我一声感谢:能被这样乱刀齐下许多年,还不离不弃地守着我这样的作者的读者,那都是真爱啊。

  • 一定会&—虽然
    一定会&—虽然

    去年山河完结后,我就和朋友说,盒饭确实发的有点多了,良心发现,新书的盒饭一定会控制,绝不会再让山河的乱刀齐下重演——虽然我号称高冷,自诩无情,但偶尔还是会心疼一下我可怜的读者们的。

  • 十余年&大普奔
    十余年&大普奔

    在写文十余年都快退休的此刻,我忽然适应写爱情了,真是喜大普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