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库 > 竞技
草绿大白签约,,    VIP,                古代言情,古典架空《一妃动华京》最近更新

一妃动华京

编辑:山川湖海 作者:草绿大白

状态:连载 时间:2022-06-27 07:54:53

在读:5497 人

在线阅读 全部目录
穆长萦也没想起,“三分克夫”的自己在大婚前夕居然把自己“克”死了!穆长萦也没想起,自己再睁开眼睛眼睛的时候了嫁出去为妻!穆长萦更没想起,自己复活后的夫君居然是自己死后就得嫁却死都不想嫁的奸臣煦王!穆长萦更有甚者没想起,她这一死居然动了某人的棋局!青梅竹马是家中的养子。正牌夫君是朝臣的佞臣权臣。推心置腹是自小一同慢慢长大的生死之交。除了对原主人死心塌地的东宫之主。但是她统统都不想理!她只想明白自己为什么被指婚?又是怎么死的?想明白原来是这具身体的主人是怎么死的?想明白为什么即使复活也有人不放过我她?想明白自己究竟是成了谁的穆长萦,南商吉地定远将军府嫡女,本来无忧无虑的在吉地的军营马厩里喂马,却意外收到了当今皇帝莫帝的指婚圣旨。圣旨上,当朝皇帝的弟弟煦王莫久臣成为了她素未谋面的夫君,而她作为将门之女却只成为了他的小妾。穆长萦不知道自己为何会被朝中奸臣看中,更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莫名其妙的卷入赐婚当中。。
展开全部


人群之外,穆长萦明日大婚的新郎莫久臣就站在大火之外,紧紧看着这场突如其来打乱他所有计划的大火。他转动着右手拇指上的象牙扳指,听禁卫军声音发抖的来报大火无法扑灭,蹙起眉头。

东宫?

柳扶月双手拢在身前,转身看向湖面,她盯着平静的湖水,微风吹来的凉意也让她的心沉入湖底:“我与殿下绝情这一刻起,便是政敌。”

穆长萦再叹气。

穆长萦低着头,心虚的一点点吃着无味的栗子糕,没有说话。

白黎看了看穆长萦的额头,她是太医,早就看出穆长萦额头上还有红肿的印子,只是在莫久臣面前没有直说而已。

完了!煦王府的天要变了!

女子抬头看着月色,曾几何时,她是站在自己的爱人身边共同赏月,甚至许下过私定终身的诺言。只是皇家诺言注定是一盘散沙,风一来,沙就散了。

桃溪是不会与小姐共食的,摆手拒绝来到一边又送上来一份肉沫儿卷:“这是厨房新研制的菜品,小姐尝尝。”

“让王爷调查,至于调查结果为何?王爷如何处置?便都是煦王爷一人说了算的。煦王手里的监尉司一向雷厉风行,相信很快就能查到结果。”

不过,穆长萦并非是个怨天尤人的姑娘。她早就知道父母二人关系不好,父亲对自己更是冷淡。所以她从小就学会察言观色,从小到大都是尽量降低自己的存在感,低调到尘埃里。尤其是母亲去世后,穆长萦更是很少与家人相处,最多的生活之地就在军营里的马厩,与父亲的养子穆之昭青梅竹马一起长大。

东宫与煦王府之间的矛盾无从化解,柳扶月分得清什么是感情,什么是立场,什么是自保,什么是狠心。

穆长萦刚放松下来的心情又再一次绷紧。糟了,她根本不知道东宫的事,会不会在白黎面前露馅啊?

来人男子身穿白色宽袖长袍,头戴着白纱帷帽,透过白纱还能隐约看到男子额头两侧放下的两缕秀发,将夜色的中的此人映的更阴柔一些

桃溪深吸一口气:“你不是小姐,对吧。”

将军府没有男子,穆之昭是定远军一位参将的儿子,因为参将战死,穆章便将两岁的他抱回来,换名穆之昭,意味着他将来要继承将军府。这样重要的人,穆长萦怎么可能忍心毁了他!她这么喜欢穆之昭,怎么忍心让他一失足成千古恨!

白黎自己揉捏着手臂:“只是这次,死的是陛下赐婚给煦王的艺羽夫人,非同小可。”

“好。”穆长萦提前提起裙子迫不及待的向莫久臣的方向跑去,回头还对白黎说:“我有时间看你啊。”

那就太好了!穆长萦现在哪里都不想待,只想回到桃溪身边,她也就能忽悠忽悠那个小丫头了。

回府后的穆长萦凭借今天早上走出来的记忆来到柳扶月居住的朱雀榭,朱雀榭与莫久臣的主院只有一墙之隔。她发现这里严格说起来并不是一处院子,而是用来欣赏旁边游湖的庭院。只是后来柳扶月从主院搬离,临时的居住之处。

相关资讯

猜你喜欢

评论

我要跟帖
取消
  • 头看着&爱人身
    头看着&爱人身

    女子抬头看着月色,曾几何时,她是站在自己的爱人身边共同赏月,甚至许下过私定终身的诺言。只是皇家诺言注定是一盘散沙,风一来,沙就散了。

  • 免将来&得好下
    免将来&得好下

    “拿出来作甚?给殿下?”柳扶月说:“我已经与殿下情断,我的亦或是我母亲的东西可就不能交给殿下。以免将来有人说我与东宫有染,落不得好下场。”

  • 章对华&生在吉
    章对华&生在吉

    相比穆章对华京的向往,出生在吉地从未去过华京的穆长萦对那个地方没有任何的期待。在她的印象里只有母亲的唉声叹气和久久无法平复的噩梦,还有父亲对她们母亲冷眼厌倦,以及姨娘对她的轻蔑冷笑。

  • 之间的&,什么
    之间的&,什么

    东宫与煦王府之间的矛盾无从化解,柳扶月分得清什么是感情,什么是立场,什么是自保,什么是狠心。

  • 柳扶月&想承认
    柳扶月&想承认

    这样的身份和伦理,早就是柳扶月与太子莫声文之间抹不掉的鸿沟。二人都知其中要点,只是不想承认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