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从观海楼回来,陈望书睡了个昏天暗地的,直到太阳偏西时方才醒来。她惯是个夜行动物,越黑越精神,这起子功夫歇够了,恨不得吊着威压唱忐忑,让大陈人知晓,谁才是k歌之王。当然了,她也就是在脑海中想想,震慑震慑系统罢了。陈望书住的小楼,在园子的西北角她惯是个夜行动物,越黑越精神,这起子功夫歇够了,恨不得吊着威压唱忐忑,让大陈人知晓,谁才是k歌之王。。...
[!--newstext--]
  1. 没有了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