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库 > 灵异
寒瑾城签约,,    VIP,                古代言情,古典架空《娇颜不可寻》完整版

娇颜不可寻

编辑:长歌陌路 作者:寒瑾城

状态:连载 时间:2022-06-23 18:06:44

在读:17869 人

在线阅读 全部目录
长安城两大祸害成亲了,一个克夫命贱不军门,一个克妻废物没本事,以恶制恶天造地设。然内斗没一直到,这俩人联手合作了,恶上加恶强强牵头。楚回在嫁了十二回后终于等到嫁了一个身份地位不算过的去的男人,是此人名声不太好,但是个文不成武不就的废物。但谁能说她为什么这个废物夫君是个风光霁月温柔如水和蔼的小可伶,那就这样,那她只得关爱和他,保护好他,疼爱他!却一直到某天,楚回被某温柔如水废物狠狠地压在树干上,“娘子,又有刺客想杀为夫,为夫怕!” 楚回瑟瑟发颤的看了几眼头顶吊着的一串脑袋,咬牙切齿道:“王爷,您这么装,不累吗?”但今日的下午时分,朱雀大街上原本荒凉到只剩几个商旅行色匆匆的景象竟完全转换,整条街上站满了人,上到富甲豪绅,下到贩夫走卒,贵至高门官奢,贫至乞丐农户,难得的步调一致,行动一致。他们一个个要么撑着伞,要么披着雨衣,要么戴着斗笠,有的干脆直接由着寒雨淋在身上,都在往前面挤,边挤边还要高声喝彩,生怕少了自己喝的这两声威。。
展开全部


楚回看着他慢慢把她藏在腰后的匕首取出来,心中发寒。原本这匕首只是为了防止酒中毒药被他识破最后防身之用,没想到现在被他搜了出来,倒像是坐实了自己要在新婚之夜谋杀亲夫的罪名。

“我……”楚回的高端词汇险些脱口而出,想着他现在好歹还是王爷又给憋了回去。

然后可怜兮兮,娇滴滴的说:“王爷,您弄疼妾身了!”

忽然,楚回身子一僵,发现腰间多了些什么在探索游弋,隔着嫁衣的布料带来一阵凉意,想要躲开却又没有力气,惊的她心头一颤,整个人也清醒了几分。

高手过招向来点到为止,二人商业互吹几句,立刻把气氛给暖了起来,瞬间就有了洞房花烛夜该有的美好景象。

“王爷,我……”楚回看着向前逼近的身影,下意识的往后退着,可是身上没有力气,仅仅是动了几下,就已经气喘吁吁。

“祝王爷王妃永世携手,恩爱百年!”

他顺着她的腰摸过去,接着便触碰到一坚硬冰冷之物,那东西藏在她腰间系带的斜后方,难怪她倾倒过来时会让他觉得硌。

仅是碰一下腰而已,她羞什么?都嫁第十三回了,连这都受不了?刚刚巧笑嫣然的本事去了哪?这会倒是娇气了起来!难不成是个只知道用美色唬人的纸老虎?

不过反正这回也不能直接把他搞死,那药怎么的也得下一段时间,左右还要在王府苟活几个月,想来色相这一块自己也是保不住了,但若是能风流一波她好像也不算亏!

“当今天子真是圣明,把这两个祸害凑到一块,终于不用让他们去祸害别人家的好孩子了!”

在一片喧闹声和“祝福声”中,王府迎亲的队伍浩浩荡荡的回了定安王王府,傍晚时分,新来的王妃也被送入了洞房。

楚回的媚色僵在了脸上,实在不是她非要讨好到主动撞入这个扫把星的怀里,只是不知怎的,她卸下那些发饰的工夫,胳膊便越发的抬不起来,等把最后的凤冠去了,她浑身上下就是一点力气也无。原本她想着赶紧去歇着,怎知一抬脚,脚下也是虚浮无力的紧,完全支撑不住,直直倒向了顾寻。

她有些悲观的想着,其实本来这一次她心里也明白,等到王爷真的“病逝”那一日,她这个知道太多了的人想来也是被灭口的命运,但是没想到死的竟如此草率,连挣扎的机会都不给她。

他抚慰般的一笑,“娘子乖,告诉为夫,为什么洞房花烛也要带着匕首?”

“怎么?夫君不想同人家洞房?”

于是,瞬息之间楚回唇角又勾了起来,娇软柔魅的声音似绕了千回百转,“夫君~”

可关键是……她怎么好好的在王府活过几个月啊?

楚回刚刚被羞红的脸色逐渐发白,还未等答话就听那人又问:“娘子可还藏了什么其他防身之物?”

相关资讯

猜你喜欢

评论

我要跟帖
取消
  • 喧闹声&和“祝
    喧闹声&和“祝

    在一片喧闹声和“祝福声”中,王府迎亲的队伍浩浩荡荡的回了定安王王府,傍晚时分,新来的王妃也被送入了洞房。

  • 放心的&坐了回
    放心的&坐了回

    “哎,你说你老老实实当个祸害不好吗?”楚回嘴上感叹惋惜着,手上却熟练的拿出一包药粉,撒入了桌案上的合卺酒中,然后又摇晃了几下才放心的坐了回去。

  • 良辰吉&白头到
    良辰吉&白头到

    “今日可是宜祭祀、宜迁坟、宜动土、忌嫁娶的良辰吉日,怎可由你随口胡诌,王爷王妃必须要白头到老!”

  • 这玩意&有点不
    这玩意&有点不

    楚回深呼吸了一波,这玩意有点不好搞,怎么还有色诱这个项目呢……

  • 脸上还&觉才是
    脸上还&觉才是

    楚回俏脸上还浸着笑意,但是心里却是咯噔一下,她总是觉得顾寻这笑容颇为意味深长,但却又挑不出什么,难不成他真的起了疑心?这么废物的一个人应该不会有这般警觉才是,但此时箭在弦上,不得不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