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库 > 都市
山河美免费,现代言情,婚恋情缘《她为情敌缝嫁衣》全文章节阅读

她为情敌缝嫁衣

编辑:渐渐春风老 作者:山河美

状态:连载 时间:2022-06-20 13:10:36

在读:5678 人

在线阅读 全部目录
创作背景及内容简介:本书以家庭教育为背景,叙述了一个女人的成长经历。主人公孔向红出生于在一个非农业家庭,其母亲是某公社干部,她望女成凤爱子心切,恨严禁女儿一夜慢慢长大,及早出人头地。因此在女儿五岁时,她就不惜牺牲有违教育规律,揠苗助长,每日让孩子学唱紧随形式的成人歌曲,读背晦涩好懂好懂的报刊杂志,梦想创造出神话。在母亲的非常特殊教育下,女儿囫囵吞枣地背下了几篇文章,经过媒体过度炒作,一瞬间便戴上了“神童”的光环,大会小会表演不断地,真是成了孩子们的偶像,媒体的焦点。她失败地为母亲争来了政治资本,也为自己羸得了显耀的荣誉。她放佛一下子首登一阵冷风吹过,她不仅打了个寒颤。片片树叶,从高墙内的法桐树上飘然而落,铺就了一地枯黄,给人带来丝丝感伤。孔向红双手扶着腰板,独自杵了一会儿,然后来到一处僻静的地方,矮下身去,一只手伸向地面,支撑着虚弱的身子,慢慢盘起两腿,坐在了衰败的草地上。。
展开全部


“妈,你吃。”向红又把雪糕递到母亲嘴边,向秀英又挡了回去,她怎么也不肯品尝一口。母女俩就这样你推给我,我推给你……黏黏的乳液开始像烛泪一样,由滴变成了淌……向红拗不过母亲,但又心疼那正在一点一点坍塌的美味。她只好张开了嘴巴,向秀英趁机抓住向红的手,把整个雪糕往女儿嘴里塞去,向红顺势咬了一口。多少年以后,她依然忘不了那第一口雪糕的滋味儿,仿佛整个世界的清凉甜爽都融进了她的嘴里,融入她的血液里。

向红似乎没有听见母亲的唠叨,她透过牢房窗洞一样的车窗,遥望着渐渐远去的山岗,陷入了无尽的遐想。她想象着光明的未来,高大的楼房,漂亮的汽车。心目中鲜艳的五星红旗随风飘扬,她身穿崭新的绿色军装,腰系武装带,指挥着千军万马大踏步前进。同时,她隐约有些担心,毕竟是初次远行,人地两生地生活在异地他乡。

向红自出生以来,从没有走出过那片山区,不知道山的外面是怎样一番景象。她唯一获取信息的渠道,只有墙上的那个小喇叭。通过那扇窗口,她了解一些外面的消息,并由此引发出某种遐想:“省城就是广播里说的那个世界吧,那里距离北京不远吧?省城的表舅会疼爱我吗?他会像妈妈一样逼我背诵吗?”诸如此类的问题频频出现。但是,她唯一能确定的是,再也不用为了父母的争吵而烦恼,不用日复一日地为前途而发愁了。

然而,令她讨厌的是,二女儿向东比姐姐向红逊色了许多。因为她不喜欢背诵自己不懂的东西,反而喜欢听爸爸讲述古老的故事。可是欲望扭曲了向秀英的价值观,她对向东父女的做法非常反感,甚至经常对其奚落和刁难,经常爆出封建迂腐的爹,只能培养出迂腐的孩子,不通时事的傻瓜蛋之类的恶言辣语。她甚至把“没出息”当成孔向东的代名词,常常挂在嘴边。

马上开学上课了,表舅张百顺忙着为开学做准备。向红母女俩趁机去街上逛逛,领略一下城市的风光。平坦的沥青马路油光锃亮,马路两旁都装有路灯,公交车来来往往,行人络绎不绝。偶尔有解放军雄赳赳气昂昂地列队走过。母女俩左顾右盼前看后看,只恨自己眼睛不够用的。他们走着走着,向红突然停在一栋高楼前,伸出食指从上到下数了数窗口,喊道:“妈,这所楼有六层高呢!”向秀英眉飞色舞地说:“对,好好干,这里是你的用武之地。我也调到这里来工作,扎根城市,大展宏图!”向红眼前一亮来了精神,她挥了挥拳头,“妈妈加油!我在这里等着你。”

回望许多年前一个下午,雨淅淅沥沥地下个不停,红旗公社大院的防震棚里,一个不满十三岁的女孩儿斜靠在棚壁上,大眼睛里空洞无神,梳起的两条刷子把凌乱得没有了章法。灰暗的天空和阴郁的心情使她分不清楚自己是活在人间,还是在另一个世界。阴雨连绵的日子已经持续了七八天了,依旧没有彩虹出现,哪怕只是一抹红云。老天似乎异常任性,非要跟她作对不可。

向红熬过了几年的死记硬背,却遇到了世事的变迁。此刻她坐在防震棚里,望着浓密的雨帘,感觉多年来的心血和罩在身上的那层“红”光,遭到了暴风骤雨的冲刷,被泥水裹挟着,丝丝缕缕,渐流渐远,直到完全没了踪影。“神童”的快乐变成了过去,只剩下回忆和对前途的畏惧。

“这么快就到了!这是小红吧?”张百顺问。

几年来向红都以“神童”自居,而此时却连小学的课都跟不上,也拉不下脸来向别人求教。但成绩太差又上不了初中。向秀英认为,然而向秀英却似乎胸有成竹,她总觉得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她已经做好了准备,送向红去省城表弟那里读中学,毕业后在大城市发展,“红”遍全省,乃至全国。向秀英的这个表弟叫张百顺,是她表舅的儿子。因为在运动中表现突出,不仅入了党,还被任命为大队副主任。所以他顺理成章地获得了上大学的机会,如同鲤鱼跳过了龙门,他成了省城一所高校新学员。两年后,他如愿以偿,被分配到省城的第五中学,成为一名正式的人民教师。

在这种天气里,向红内心更加郁闷更加失落。回顾过去的数年里,她虽然过得异常辛苦,但也有让她骄傲的回忆。自两三岁起,她就开始接受母亲的特殊教育,高强度的背诵,不仅为自己赢得了“神童”的荣誉,也为母亲赚足了面子。

终于熬到要开学了,向秀英带着女儿坐上了开往省城的客车。那客车其实是一辆大篷车,看样子是用一辆军用卡车改造而成的。客车隔天来往省城一趟,途中要经过几座县城,搭卸途中的旅客。一路上向秀英一再叮嘱女儿,到了大城市要好好学习,不要像父母那样一辈子窝在山沟子里。没有了妈妈的督促,你要靠自己的努力,再接再厉出类拔萃,继续“红”下去。

向红站在校门口,目送着母亲渐行渐远,泪水模糊了视线。她忍住眼泪,长吁了一声,转身往校门内走去。

母女俩面面相觑,售票员不耐烦地催她们赶快下车。向秀英目送着缓慢进站的公交车,脸色涨得通红。她很想发泄一通,朝谁发泄呢?转身看了看同样无奈地女儿,她欲言又止。

那一刻是她新生活的开始。她跟随着母亲,转过一丘又一丘,翻过道道山梁,童年已被隔里在大山深处的家乡。未来一定和手中的雪糕一样,又甜又软,又润又爽……那一口加速了雪糕的融化,还没等向红吞下第一口,原本好好插在木棒上的另一半像稀泥一样开始下滑……尽管向秀英手疾眼快,但雪糕还是“呱嗒”一声掉在了地上。向红本能的弯腰去捡,被妈妈一把拉住。等向红回过神来,她看了看手里的雪糕棒,眼光不由自主地又移向了地上那滩乳白。眼睁睁的看着这块美味,一点一点地由固态变成了液态,最后在水泥地上残留下一团湿晕……

向秀英随后也爬下车来,她从挎包里摸出一张皱巴巴的纸条纸,展开仔细地看了看地址和公交路线。母女俩走出车站,穿过一个大十字路口,在交警的指引下找到了2路公交车的站牌。他们饥肠辘辘地等了十几分钟,“来了!好漂亮的汽车啊!”向红激动地喊道。汽车在向红面前停下,刚打开门,她一步登了上去,“妈,你坐这个座位。这么多窗子,真明亮!”向红感觉全身舒爽。母女俩刚坐了一站,就听到了售票员高声提示:“乘客同志们,终点站到了,请您拿好行李准备下车!”向秀英感到疑惑。她犹豫着站起身,向车外张望了一圈,没瞧见第五中学的门牌。她急忙掏出纸条,问售票员:“同志,去五中是在这里下车不?”

孔令夫据理力争,“扎扎实实学好知识,做个诚实本分的人,有什么不妥?不学无术才叫丢人呢!”

向秀英却反问道:“你看见有几个是凭功课上大学的?你那老夫子论调留给你自己暖肚子吧。不要毒害我的宝贝闺女!我要送她去省里上学。”向秀英此话一出,全家人都愣住了。孔令夫感觉不可思议,妹妹向东眼巴巴地看着母亲。向红好像张口叼住了一个大馅饼,得意地朝向东撇了撇嘴。

而向红就不一样,她从小就表现得乖巧,母亲指到哪里她就打到哪里。在公社举办的朗诵比赛中,她多次拔得头筹。她不仅为苛求荣誉的向秀英增了光,也为整个家庭添了彩,向秀英因此被誉为“模范母亲”。母女俩迅速红透了半边天。那片“大红大紫”甚至遮盖了男主人孔令夫的黑暗形象。对于整个家庭地位的飙升,大女儿向红功不可没。她经常作为榜样被邀请去各个村镇朗诵表演,瞬间成了人们追捧的偶像,一时风头无两。

“坐反了。”售票员垂着眼皮丢过来一句。

突如其来的那场大地震以后,大小余震频频造访,人们不得不暂居在室外的防震棚里。那是些用庄稼杆和树枝搭成的大小不等、形状各异的窝棚。当时既没有塑料布也没有油毡之类的防水物资。每逢下雨,常常是外面大雨,棚内小雨。外面雨停了,棚内还要下个把钟头,直到滴完渗进棚体内的每一滴水。夜晚,人们的眼睛死死盯着悬挂在上方的柴油提灯,虽然玻璃灯罩被熏得黑茄子一般,但是地震到来时,它能够第一时间发出警报。提灯左右摇动时,人们立刻冲出窝棚逃避厄运。

相关资讯

猜你喜欢

评论

我要跟帖
取消
  • 并没把&境遇放
    并没把&境遇放

    然而,向秀英并没把女儿的境遇放在心里,她想当然地认为,干部子女有的是升学机会。但是孔令夫却十分担心女儿的未来。

  • <p>&据理力

    &据理力

    孔令夫据理力争,“扎扎实实学好知识,做个诚实本分的人,有什么不妥?不学无术才叫丢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