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库 > 都市
花里胡哨的咸鱼签约,免费,古代言情,古代情缘《丝路谣》免费阅读

丝路谣

编辑:朱颜瘦 作者:花里胡哨的咸鱼

状态:连载 时间:2022-06-20 11:39:06

在读:12294 人

在线阅读 全部目录
乞丐少女初十从小立志要霸主河西走廊。她牵着骆驼阿财,假冒谢氏商行的骆驼客四处忽悠,没忆起出徒有利碰上正主。初十瑟瑟发颤:郎君,我也可以打个折。谢惟轻轻一笑:打骨裂?初十颤颤巍巍:那我走?谢惟轻轻一笑:来都来了。初十:……自那以后,初十歪歪扭扭的霸主之旅就就了,而谢惟走上了“赔了自己又赔了”的生涯,回忆起他俩初遇时,谢惟感觉被初十套路了。城门处,一排骆驼整齐地跪坐在地,半翕着眼,嘴不停地嚼,它们脖上都悬有铜制的驼铃,这些铃铛无一例外刻着一斧一弓,正是谢氏商行的纹样。。
展开全部


初七牵着一匹又小又瘦的骆驼候在他们驼队后,眼巴巴地望着来往人群,见到一个商人模样的路过,她连忙跑上前,谄媚地笑着道:“这位叔,要不要骆驼?谢家的骆驼,跑趟货只要十文钱。”

小郎君驻步回眸,朝初七所在的地方张望,初七又朝马扔石头,砸得它哀鸣嘶嘶。小郎君察觉到了,转身走了过来。

小郎君在与门前两大汉说笑,看来熟得很,几句过后他转身似乎要往门内去。初七急了,捡起块石头砸在马屁股上,马儿嘶鸣,听来就很疼的样子。

终于有钱买吃的了!

初七抓住时机突然窜到他面前,展开双臂拦住他,“把阿财还我!”

“这位小郎君是不是找我有事呀?”

饼叫了。

“二位郎君,去湟水是找人吗?”初七问。

“行吧,我家三郎要你这骆驼了。”

“你呀你,人家都看不上你,还拼命跟人后头。”初七拍着阿财的头教训着,阿财不服气,翻起嘴皮露出上牙肉,哼哼唧唧的,似乎很伤心。

要怪就怪阿柴虏,前几日有他们的使团经过鄯州,大肆掳掠了一番,如今大伙都躲在城内不敢出去,初七也不敢,但嘴总得吃饭呀,于是她更加卖力地推销“谢家骆驼”,想赚几文钱填肚子。

城门处,一排骆驼整齐地跪坐在地,半翕着眼,嘴不停地嚼,它们脖上都悬有铜制的驼铃,这些铃铛无一例外刻着一斧一弓,正是谢氏商行的纹样。

初七注意到这位公子的衣料是上好的丝绸,他脚上的靴用鹿皮做的,整个人身上的家当少说也有百贯了。脸长得好,哪有他身上的钱味儿香?

“以后别冒充谢家的骆驼,今天算你运气好,饶你一命。”

“那你上吧,我跟着。”

初七心虚,连忙移到边上让路,谁想这队车马竟在她跟前停下了。为首之人身材魁梧至极,方脸有疤,腰间佩把长刀,似乎是武将出身。他跃身下马,高大的身影笼罩上初七,像是要把她吃了。

初七瞬间明了,不禁打了个冷颤,她眼睁睁地看着少年郎和谢三郎上了马车,阿囡则把她的阿财绑在马车后,一声轻叱,阿财就被他们带走了。

终于,这位贵公子开了金口,声音有点冷,但挺好听的。初七很好奇,悄悄地睨了他一眼,没想到此人样貌十分出众,就好似名家笔下的仙,出尘脱俗,美中不足的是脸太白了,几乎无血色。

初七摸摸阿财的毛有点心疼,想了又想咬咬牙,“好,两个人就两个人,十五文钱,先交一半。”

她问小郎君:“怎么走?”

相关资讯

猜你喜欢

评论

我要跟帖
取消
  • 变成了&,温柔
    变成了&,温柔

    贵公子笑了,眸里的冰瞬间变成了一汪水,温柔溢了出来,差点没把初七淹死。

  • 或许是&驼是假
    或许是&驼是假

    不过初七心里也觉得有点奇怪,骆驼比马走得慢,他们真要去湟水,坐马可不比坐骆驼强?转眼一想,或许是道上太乱了,求谢家的骆驼保平安也不一定,只是这骆驼是假冒的,她也害怕真遇上个什么事,糊弄不过去。

  • 刀架在&的脖子
    刀架在&的脖子

    巨汉虎目一瞪,哗地抽出长刀架在少年郎的脖子上,“不许叫这个名!”

  • 初七觉&不由揶
    初七觉&不由揶

    虽然这话说了好多次了,但都被他拒绝,这回也一样。初七觉得此人奇怪得很,她不由揶揄道:“你不坐骆驼,那我岂不是要退几文钱给你?要不给你打个折吧。”

  • 初七抓&,“把
    初七抓&,“把

    初七抓住时机突然窜到他面前,展开双臂拦住他,“把阿财还我!”

  • 比苍蝇&还多,
    比苍蝇&还多,

    一路上,少年郎的话比苍蝇还多,一会儿问初七住哪儿,一会儿又问初七几岁做了骆驼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