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库 > 科幻
脉冲信号免费,科幻空间,时空穿梭《午夜的梦》最近更新

午夜的梦

编辑:诗酒止步 作者:脉冲信号

状态:连载 时间:2022-06-18 15:09:25

在读:12438 人

在线阅读 全部目录
自因为未来的自己和忠文通过电话后,一切的事情就突然发生较为明显的变化,忠文走出来了疑惑,就在因为未来的自己具体指导下通过一切的活动,随后彩票巨奖,再到巨额投资和商业争夺战,到与芳君的关系变化,一直到最后自己与自己的决战。两个时空的意识较量,因为未来也可以明白过去的的任何想法,而过去的却卡着因为未来的咽喉,他们最后厌烦了自己,都在想方设法的就彻底决裂,而这种彻底决裂是时空地撕咬,谁是谁非,谁正谁邪,将在一场午夜时分的梦醒之后分成。忠文感到肩膀上一阵疼痛,猛的惊醒,才发现身边一位清洁工大叔拿着长铁钳捅他,他弹簧一样的反应也惊到了大叔,大叔后退两步说:“我以为是水里冲上岸的呢,大半夜挺吓人的!小伙子大晚上躺这里,不害怕水涨了冲走你啊!”。
展开全部


忠文点了外卖早餐,开始洗漱起来。镜子里的忠文倦意未消,但有棱有角的面孔却仍旧帅气,蓬松的头发虽乱却有型,眉毛浓密且黑,双眼皮隔开了微立的眼睛和眉毛,鼻梁的线条穿过眉心延伸到发际,淡淡的胡须下,嘴角勾起,各处比例恰恰好。忠文的皮肤偏黑,略有些铜色,身上肌肉以块为单位,健硕且舒展,紧凑且有力。他看看镜子里的自己,对视自己的眼睛,心下狐疑:不就是自己吗,可为何心中总有些陌生感,这双眼睛怎么有所隐瞒似的看着自己?他不禁打了个冷颤,一丝恍惚覆盖了大脑,吓得自己马上移开了镜前。

忠文听了这些话,心里却没有兴奋起来,他自己也不理解为何自己不兴奋,跟了近一年的项目成了,难道不该兴奋吗?他反倒觉得这是必然的结果,往日那些努力好似发生在别人身上一样。他摸了一下自己的身上,又摸了一下自己的脑袋:这也没长出什么三头六臂啊,我怎么不激动呢?随后他从工位上跳起来,“yes!”大喊一声,同事们都齐刷刷转过头,看着他,这平日一个响屁都不放的忠文今天这调子有点嗨吧?!

回到公寓的忠文,没有清洗,没有整理,和着衣服栽倒在床上,享受着酒精赐予的片刻踏实和疲惫,浑然睡去。午夜的天空星辰更加的明晰,像城市的倒影,在浩瀚的宇宙中闪耀又似孤独。忽地,一片蓝光从天际蔓延到夜空,又如一张无际的蓝色纱巾飘过整个星球。街灯从昏黄突变得幽蓝,所有电子设备出现了蓝光,随后大地微微震动,发出低沉声音,郊区村庄的狗吠声接连着躁起……

忠文感到肩膀上一阵疼痛,猛的惊醒,才发现身边一位清洁工大叔拿着长铁钳捅他,他弹簧一样的反应也惊到了大叔,大叔后退两步说:“我以为是水里冲上岸的呢,大半夜挺吓人的!小伙子大晚上躺这里,不害怕水涨了冲走你啊!”

“赶紧回去吧,这都十一点了,街灯要关了,晚上江风大,吹着了!”

“文哥,文哥!”电话那头的声音打断了忠文的疑思,“文哥啊,刘总昨天在车上就说了,说您是个很心细的小伙,挺仗义,这顿生日宴他认了,项目的事让您今天过来签,他今天都在公司。”

“今天倒是清闲的很,阿峰今天在公司,我就偷懒给自己放假了!”

来到公司后忠文坐在自己的工位上开始联系昨天一起吃过饭的客户。

回到家,忠文看到凌乱不堪的屋子,觉得是不是自己进错了门,嫌弃了一番自己后,开始整理起来,里里外外,上上下下,叠摆扶移,扫擦拖洗,熟练的动作让自己都感到惊讶:我是被什么洗脑了吗?这平时四体不勤的,今天这般有力量有节奏呢!可每当忠文这样想的时候,他总觉得身后有一双眼睛在看着他,又像是自己在一直盯着另一个自己看……

“忠文,你今天怎么安排?有没有空闲时间?”身边的女子问起忠文,忠文停下脚步,转身面着女子说:

忠文给领导打过招呼就急忙要去签合同,他来到电梯前,对着电梯门,看着映在门里的自己,不平整的镜面显得他有些扭曲,他再一次对视自己的眼睛,那变形的画面让他觉得身体里住进了一个陌生的灵魂,或者他的灵魂住进了这个熟悉而陌生的身体里。正在疑惑的时候,电梯门打开了,走出了一位女子,忠文下意识的打招呼:“Hi,芳君,早啊!”随后便走进了电梯里,按下一楼的按钮,电梯的门随即关上。女子站在原地,心里疑惑:谁?!认识我?还直呼我芳君?同学?老乡……

“Hi,夏助理,刘总这边上班了吗?昨天的生日宴不知道他吃的满意不?”话出了口,忠文才意识到自己刚才突然冒出的“生日宴”是个什么鬼,只听到电话那边夏助理惊讶道:

“客气了,客气了!小意思,一番心意,谢谢刘总赏脸啊!”忠文说着自己都意外的话,却反问这自己这陌生的状态,心里想:自己也没打听过刘总的生日啊……

“你今天怎么神神叨叨的,没事吧,生病了?”女子关心的问道。

“额!”忠文直起僵硬的腰,捂着脑门说:“不好意思啊,喝大了,不小心睡着了,谢谢大叔!”

“我!嗨,刚才好像自己想起点什么,但是又不知道是什么,没事没事!”

女子带着一脸懵径直的走向了董事长的办公室。再说忠文走进电梯,并未意识到自己刚才的举动,也许这对他是再不能平常的了,和同事打个招呼需要有什么别的思考吗?出了公司大楼,他打车直奔刘总公司,生存的本能驱使着这个年轻人,他和这座城市的每个年轻人都一样的上紧着自己的发条,和速度比着速度,和时间竞争时间,和自己对抗自己,他们不约而同的让这个城市的节奏成为节奏。

“芳君,跟上啊,今早咋跑这么慢呢?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啊?”忠文听到自己的话,也听到一位女子的声音,至此他并未意识到做梦与否,只是理所当然的在这清晨的惬意中享受阳光和空气……

猜你喜欢

评论

我要跟帖
取消
  • 闲的很&,阿峰
    闲的很&,阿峰

    “今天倒是清闲的很,阿峰今天在公司,我就偷懒给自己放假了!”

  • 头。这&了身边
    头。这&了身边

    忠文和身边的女子笑谈着,可是忠文刚才明明在心里泛起昨天与客户的约定,却又疑惑自己昨天难道谈了什么事情?忠文顿然停下了脚步,杵在那里,皱起眉头。这神态显然惊到了身边的女子:“你怎么了,忠文?”

  • 深夜流&浪者的
    深夜流&浪者的

    忠文谢过大叔,起身离开,身后长街安静,没有喧嚣掩盖的落寞在这安静里开始撕扯那些深夜流浪者的心,把孤独和寂寞无限的放大,把坚强和华丽的伪装击碎,人们剥离了光明,开始在夜的心魔中裸奔。

  • ”忠文&好意思
    ”忠文&好意思

    “额!”忠文直起僵硬的腰,捂着脑门说:“不好意思啊,喝大了,不小心睡着了,谢谢大叔!”

  • “赶紧&上江风
    “赶紧&上江风

    “赶紧回去吧,这都十一点了,街灯要关了,晚上江风大,吹着了!”

  • 才好像&知道是
    才好像&知道是

    “我!嗨,刚才好像自己想起点什么,但是又不知道是什么,没事没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