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库 > 言情
吕颜签约,VIP,现代言情,豪门世家《我在豪门修文物》(完整版)

我在豪门修文物

编辑:朱颜瘦 作者:吕颜

状态:完本 时间:2022-06-09 16:12:33

在读:15044 人

在线阅读 全部目录
方家灰老鼠般的二小姐被嫁回去守活寡,肯定是物超所值、皆大欢喜。绿松、蜜蜡、砗磲、玛瑙是嫁妆,不不值钱?方二小姐敢吱一声吗?婚期未到,丈夫荣耀归来时,左手是豪门小娇妻,右手是襁褓小宠儿,方二小姐从守活寡变成下堂妇。娘家嫌丢脸,夫家嫌碍眼,方二小姐干起老本行。损坏的字画、裂口的瓷器、毁坏的青桐……捡漏儿捡到拿奖,数钱数拿回来抽经。北宋时期珍品字画舍严禁卖;白釉印青花大瓶是心头好;紫檀浮雕屏风、彩绘乐舞陶俑、鎏金银瓶、铜奔马……做为天才修复师,再多的宝贝她只进不出。蒋大少指指方棠挂脖子上的玉坠;戴着蒋家长媳的信物,蒋家近百年“方棠,你这个不要脸的贱人,有种你直接跳楼啊,绝食算什么本事!”尖利刺耳的嘲笑声在黑暗里响了起来。。
展开全部


但方棠推测用不到一两年功夫,二房肯定要动手,财帛动人心。

调动了腹部里那微弱不可见的一点点元气,方棠左手腕精准的抓住了朱婶粗壮的胳膊,猛地一个用力。

也只有三小姐这样没格调没身价的私生女才会对佣人大呼小叫的找存在感。

喝了温热的牛奶,方棠没有理会脸色讪讪的朱婶,将一旁的面包拿起来再次吃了起来,看着速度快,可是动作却透着一股子优雅,然后是一碟子切好的水果,早餐虽然简陋甚在清淡,方棠这才感觉真正活过来了。

二房早就存了心想要谋夺长房产业,面对虎视眈眈的二房,周伯父的小儿子周勇因为有武道天赋所以去了州卫,一个强大的武者绝对能震慑住了虎视眈眈的周家二房。

这水果超市里可都是四五十一斤,朱婶最多买点三五块的便宜水果,这种高级进口的她吃不起,不过这几天方棠绝食,都便宜了她,没想到今天方棠竟然又吃东西了。

“朱婶。”估计是因为几天没吃饭没说话,方棠嗓子异常的嘶哑,

这身体比普通人还要弱上三分,更别说武道内劲了,好在年纪不算大,筋骨还没有定型,多吃些苦终究能练回来的。

可是朱婶这样没脑子的泼妇此刻没想那么多,对着方棠阴阳怪气的骂了起来,“二小姐,我还要在厨房帮忙,可没闲工夫专门伺候二小姐,二小姐想要吃粥,自己去网上点外卖……”

方家是屹立在长远几十年的大家族,只不过随着徐家的壮大,方家的地位受到了威胁,和周家联姻,强强结合自然是最好的选择。

看着躺在床上脸色苍白的人,骂累的方芯蕊恶毒的笑着,抬手一巴掌狠狠的打在方棠的脸上,力度之大,床上的人原本瘦削苍白的脸顿时红肿起来。

不过是不受宠的二小姐,听说性子还懦弱的狠,受了欺负也从不敢反抗,方芯蕊平日里没少欺辱方棠,方家这些佣人私底下经常嘀咕议论,不过身为佣人,他们最多怠慢方棠,却不敢真动手。

没吃到水果已经够憋屈了,这会还被指使着去煮粥,朱婶气的将空碟子重重的往食盒里一放,怒视着靠在床上披头散发,清瘦憔悴的方棠,朱婶恶从胆边生。

阳光再次从窗户斜斜的照射进阁楼,新的一天又开始了,朱婶是方家的佣人,虎背熊腰的,乍一看跟个男人没什么区别,她原本是在厨房打杂的,不过方家佣人都不乐意给方棠送饭,自然就轮到最没有地位的朱婶。

冰凉的手突然抓住了朱婶的手,将她吓的一个哆嗦,手里的杯子差一点掉下来,好在那冰凉的双手精准的握住了杯子,然后咕噜咕噜将牛奶给喝光了。

“有钱人家的小姐就爱作死,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还绝食不嫁,小贱人估计就是想男人了。”看着睡在床上的方棠,朱婶嘴巴里不干不净的骂骂咧咧着,将食盒里的面包和牛奶还有一小碟水果放到了床头柜上。

“朱婶,咽喉到脖子这里是有大动脉,割破了,鲜血就像喷泉一样飞溅出来,就算华佗在世也救不了你。”方棠声音依旧嘶哑,她低着头,长发散乱下来,一双眼嗜血一般的冰冷而诡异。

周家二房是周伯父同父异母的弟弟,分家之后算是两家人。

凌虐带来的快感让方芯蕊更加的得意,一手揪着方棠的头发,用力的将人从床上给拽了起来后,方芯蕊脸上露出残忍的笑容,“不要脸的贱人,和你妈一样都是下流胚子,嫁到周家守活寡又怎么了?没有男人你就要死要活的,这么离不开男人,你怎么不出去卖呢?”

方棠侧过头看向阁楼那小小的窗户,外面阳光明烈,没想到死了才能从那地方逃出来,被暗无天日的囚禁了二十年,方棠一直没有放弃,可是整整二十年,磨掉了她所有的信念和希望。

相关资讯

猜你喜欢

评论

我要跟帖
取消
  • 接跳楼&的嘲笑
    接跳楼&的嘲笑

    “方棠,你这个不要脸的贱人,有种你直接跳楼啊,绝食算什么本事!”尖利刺耳的嘲笑声在黑暗里响了起来。

  • 这里是&溅出来
    这里是&溅出来

    “朱婶,咽喉到脖子这里是有大动脉,割破了,鲜血就像喷泉一样飞溅出来,就算华佗在世也救不了你。”方棠声音依旧嘶哑,她低着头,长发散乱下来,一双眼嗜血一般的冰冷而诡异。

  • 婶错愕&床头柜
    婶错愕&床头柜

    哐当一声瓷片破碎的声音响起,朱婶错愕一愣,就看到方棠手里头抓着碎瓷片,原本好好的青花瓷碟就这么被磕碎在床头柜上了。

  • 害我!&起来,
    害我!&起来,

    “二小姐,你自己作死不要害我!”尖叫声响起,朱婶扯着嗓子嚎了起来,满脸的心疼和恼火,“碟子打碎了那可是要扣钱的。”

  • 吃起来&吃光的
    吃起来&吃光的

    “不是寻死觅活的,怎么又吃起来了。”看着被吃光的车厘子和红提,朱婶心疼不已的嘀咕着。

  • 笑了起&异瘆人
    笑了起&异瘆人

    许久之后,方棠抬起手看着自己瘦骨嶙峋的双手,无声无息的笑了起来,嘴角干裂的渗透出殷红的鲜血,在她苍白的面色下显得格外的诡异瘆人。

  • 终究是&里打杂
    终究是&里打杂

    可是对上方棠那黑白分明的眼瞳,朱婶被吓住了,也才反应过来方棠终究是方家的二小姐,不是她一个在厨房里打杂的佣人可以责骂的。

  • 点元气&抓住了
    点元气&抓住了

    调动了腹部里那微弱不可见的一点点元气,方棠左手腕精准的抓住了朱婶粗壮的胳膊,猛地一个用力。

  • 阴阳怪&可没闲
    阴阳怪&可没闲

    可是朱婶这样没脑子的泼妇此刻没想那么多,对着方棠阴阳怪气的骂了起来,“二小姐,我还要在厨房帮忙,可没闲工夫专门伺候二小姐,二小姐想要吃粥,自己去网上点外卖……”

  • 身体如&一下摔
    身体如&一下摔

    朱婶一百五六十斤的身体如同棉花一般被拉的一个踉跄,扑通一下摔坐在了地板上,而方棠右手的碎瓷片已经精准的抵在了她的咽喉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