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库 > 职场
玲珑秀签约,VIP,古代言情,古典架空《衣冠望族》最新章节

衣冠望族

编辑:书信起笔 作者:玲珑秀

状态:完本 时间:2022-06-04 12:55:29

在读:17087 人

在线阅读 全部目录
横穿过繁华热闹,行过平凡普通,严禁不重入繁华热闹。.守护着好本心,迈步行在繁华热闹中……她瞧一眼车头坐着的车夫,见他脸正朝着前方望,那双骨节粗大的手,拼命的互相搓动着取暖。江婉沐很快的收回视线,她仰起冻得绯红色的小脸,望着已踏上车架的俊俏年约十三岁少年人。少年男子独树一帜的雅致风采,令她的眼里有着几分惊艳。粉色绵衣袍子的少年,登上车后,俯视到车下少女眼中的神色。。
展开全部


她瞧一眼车头坐着的车夫,见他脸正朝着前方望,那双骨节粗大的手,拼命的互相搓动着取暖。江婉沐很快的收回视线,她仰起冻得绯红色的小脸,望着已踏上车架的俊俏年约十三岁少年人。少年男子独树一帜的雅致风采,令她的眼里有着几分惊艳。粉色绵衣袍子的少年,登上车后,俯视到车下少女眼中的神色。

大雪纷飞,雪花大朵大朵的飘荡下来,落满八岁的小江婉沐一身。她抬头快快的打量前后左右一圈,望一眼她0面前正踩着车凳,背对着她要上车的少年男子。她趁着无人注意,轻快的抖动几下小身子,让身上的雪花滑落下地.

她缓缓的收回目光,转身顺着亭道,慢慢的前行。她能够感受到那两人一直盯着她看,吉言跟在她的身后,再瞧一眼那边亭子里的人,对着江婉沐的背影,终是没有张嘴多说话,她略微低垂下头跟着往前走。

江婉沐没有再去瞧吉言一眼,她转身往侧门走去。吉言赶紧小跑着跟上前去。江婉沐从打开的侧门经过,看门的中年仆人,听到动静,探头望到是她.冷眼一瞧,转头便进看守的小屋。吉言走在后面,伸出手用力的去合侧门,‘吱、、吱、、哑哑’那厚厚的侧门,喘半天气后,总算慢慢的关好。吉言转回头,望到江婉沐已经走了很远,她赶紧小跑步着跟过去。

江婉娴等了好一会,见到挨近亭子边的江婉沐,依旧是一脸的木然。她按捺不了心中那把暗火,抬眼瞧眼前长相平平的人,竟然在她生母的谋化下,已有一个才名长相闻名京中的未婚夫。她不过是比自已投胎好些,生母是名门世家的嫡女.竟然在如此落魄的情况下,还能凭借着当年闺秀情份,为女儿谋取一门好亲事.

从来未曾受过宠爱的生母,并未影响到江婉娴的地位。她是庶长女,嫡母又是江家有名的贤慧女子,从小也算得上是锦衣玉食长大。而江婉娴人越大手腕越灵活,嫡母喜欢她的直爽无心机,时常带着身边,特别许可她跟着嫡女同去皇家专办学堂学习。

吉言听这话脸色微变,更加的放轻脚步,跟在脚步未曾停顿的江婉沐身后.雪地里,印下两行脚印,前者每一步距离均匀,印子深度相当.后者每一步都有着小心般的轻灵,步子当中的距离,同样零乱无规律.

江婉沐顺着她的手望过去,瞧到那远去不断回过头的两个女子,注意到这边动静后,那个绵衣女子停下脚步,还是她身边那个粗布衣裳的女子,同她轻语两句后,便强力拉走她。江婉沐静静的瞧一眼江婉娴,抬起脚步,伸手推开挡在她面前的一个丫头,从她们的身边缓缓行过.

连家四少爷和江婉沐两人的亲事,他们的两位嫡母,便只能口头约定下来。一切还未成定数,还要等江婉逸和江婉娴两人亲事定下来后,再能谈他们正式订亲日子.江婉沐对江婉娴这话,眉头都未曾抬一下。她早偷听过下人们的对话,那话更加的直接:

‘大家别看连四少爷瞧过三小姐两次,瞧他对三小姐笑容满面,礼节周到无可挑剔,就觉得这门亲事准成。唉,这些世家名门的少爷们,个个面上的功夫,摆的十足行得周到。这要是有好的人选,连家人准会悔婚。’‘唉,连四少爷相貌太过俊、、、。’江婉沐自是没有必要听完后面的话。

江婉娴瞧着木头人一样的江婉沐,望着她眼神平静,眼里和脸上都没有她意料中的怒色.她的双手用力握紧,动了动,被身后眼尖的大丫头压住,听她轻声音提醒说:“小姐,你可不能中三小姐的计,她故意这般招惹你,就是想坏你的好名声。想你的名声比她的还要差。”那丫头的声音并不是太低,江婉沐自是听到这话,她微抬眼望那丫头一眼,就淡淡的闪开眼.

吉言低着头轻声慢慢说:“二小姐,吉言很没用,只会听主子们的话.刚刚小姐的衣裳,是被连四少爷坐的车,走动时的车轮,溅起的雪水,脏了衣裳。连少爷他对小姐好,他没有伸手推过小姐,他笑着同小姐说话,还送书给小姐,刚刚连少爷叫小姐先回来,是小姐要送连少爷离开,才会被车轮溅到泥水。”

江婉沐听到江婉娴带有明示的话,惊讶的微微抬头望她一眼,望到她俏美小脸上的得意.望到她眼里的暗恨。江婉沐暗叹着低垂下头,就在低头一瞬间,她的眉梢带过崔姓小女子,望到她眼中掩蔽不了的兴奋。江婉沐盯着自已衣裳上渐干的泥水印,要比想象中要显得浅显些。

他眼里顿时涌现出得意,嘴角稍稍拉开。少年人脸上带有悦色的笑对相貌平平的小小少女,劝说:“婉沐,天冷。你进去吧。”江婉沐听这话后,有些不好意思的微微低下头,轻语道:“我瞧着连哥哥走后再进去。”少年听这话后,笑瞧一眼江婉沐黑黑的头顶,伸手拉开车门,进去坐好后,直接向外吩咐:“走吧。”

吉言进到亭道里面,望着静默不语的江婉沐,顺着她的目光,瞧到那两个女子.她略微怔忡下,打量下四周,轻声音说:“小姐,你要不要过那边瞧瞧?”江婉沐听到吉言这话,面上依旧是木然表.她心里却苦笑不已,那个女人不会让自已靠近她。

江婉娴听这话后,反而笑起来,她望着江婉沐身后,那个一直发着抖的小小身影,问:“吉言,你家小姐身上的衣裳是怎么脏的?是不是连家四少爷砸她雪花弄脏的?还是连家四少爷推她摔倒在地,脏的?”吉言抬头望一眼江婉沐,又瞧一眼利眼盯着自已的江婉娴,她抖动着小小身子,低下头,依旧没有开口.

她初初听闻江婉沐已订下口头婚约,心里很是不以为然.她知道嫡母面上贤慧,实际上不会让江婉沐有好日子过.后来她打听那婚约背后的好处,知悉嫡母因此无法拒绝,只能默认下来时,她私下里想起这个妹子,心里就暗恨不已.

吉言抬头望她一眼,将小身子更加挪动到江婉沐的身后。江婉娴瞧到她这举动,眼里冒出火花,面上却不流露出来,她依旧笑着说:“本小姐很欣赏吉言的忠心耿耿,只是忠心也要分人来。长眼睛的人都知悉,连家四少爷那般的人才,与你家小姐相比,一个是天上云,一个是地上的烂泥巴.你说实话吧,说了,我放你走。”

江婉沐继续往前走,她知道以那女子的性情,自已是躲不过去的。果然再行到几步,一身大红花色锦衣的江家二小姐江婉娴,陪着一个同年龄粉色大花衣的锦衣女子,携手与她对面而来.江婉娴自是瞧到江婉沐浴,她对那个绵衣女子悄声音说话后,引得那女子抬头打量起江婉沐,那女子眼里有着好奇和惊讶.

相关资讯

猜你喜欢

评论

我要跟帖
取消
  • 步未曾&都有着
    步未曾&都有着

    吉言听这话脸色微变,更加的放轻脚步,跟在脚步未曾停顿的江婉沐身后.雪地里,印下两行脚印,前者每一步距离均匀,印子深度相当.后者每一步都有着小心般的轻灵,步子当中的距离,同样零乱无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