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库 > 历史
对山居免费,现实生活,人文博览《雪月风花三百篇》免费阅读

雪月风花三百篇

编辑:花前月下 作者:对山居

状态:连载 时间:2022-06-02 13:00:59

在读:28213 人

在线阅读 全部目录
平平淡淡日子里一瞬间的金光乍现,行之于笔墨,打造出成一颗颗凝成着生命精华的石子。五百颗石子的珠串,供你茶余酒后、雨夜风间手把玩,度消遣岁月,享淡雅光阴。决定养三角梅,是在刚开始养花的时候,很单纯地功利,传闻它有水有肥有阳光就疯长,不容易挂掉。看着好好的一盆花渐渐萎靡下去,各种办法用尽也不见好转,非常煎熬。等到香消玉殒赶紧连盆扔在看不见的地方。看不见了,挫败也在那里,想到心就揪一下,得隔好久才再有勇气动养花的念头。。
展开全部


很早就认识三角梅,在花坛里,总是被放在居中的位置。分不清花和叶子,锦簇簇一团,热闹,可是说不上美。

南阳台东面是楼群,可看朝阳,脸靠近玻璃窗从两楼间望出去,可以看到尽头的农田和小山。小山和农田之间有一条相当宽的马路,没车时绿油油连成一片;西边是公园的小山,栽满景观树,秋天溢彩流光美不胜收。

没收到心仪的颜色不甘心,又栽了一盆。这次对版。不知是不是年龄太小,很是娇弱,稍干旱就落叶枯枝。没想到前几天竟也开出花来。白色,边缘一点淡淡的浅粉,疏枝横斜,大有潇湘妃子风范。摆在窗前,月下看颇有仙气。

北阳台很多人家都做厨房。装上比人高的油烟机,挡住东面的也有,挡住西面的也有。我哪一面也不舍得挡,捡了前房主一个矮柜子,上面正好放带两只暗红手柄的电陶炉。炉子热的慢,切菜炒菜都慢悠悠,有充裕的时间看看山、看看树、看看远处白色石级上的人。

一次清早跑过来打扫房间,站在窗前远眺,一道青山起伏有致、大型水墨画一样挂在眼前。干了一会活又跑去看,除了眼前的小山远处一无所有。以为自己找错了窗子,于是南窗、北窗跑了好几个回合都没有,坐下来擦汗,怀疑刚才所见是幻觉。怎么可能凭空消失呢?后来熟悉了环境,知道有雾霾那座山就隐身。平时用它做空气质量预报,看它露出多少,判断污染的程度。

一楼的老爷子八十多岁,楼前的大片竹子、几十棵一人高的各色玫瑰都是他种的。去年热力管道大修,几台挖掘机吊车进来,半天功夫连同几棵高大的柿子树悉数夷为平地。施工之前老爷子赤膊上阵,锹挖手拔抢救了几棵出来,立在阳台下的阴凉处,后来也都枯死了。

要说我感激那个小伙子估计会有人怀疑我有病,那本来是不该有的损失。可是他怎么敢得罪工友呢?没有他,那几盆也不会有。扭曲的事造就了扭曲的思维和情感。

稀松地装了两车,怎么也不肯再装。我看着摆满半个客厅的花只好说这些不要了。一个一直闷声不响地小伙子拎起装满小花盆的编织袋气愤愤说:“不要、不要,都不要啦!”说着装到了车里。

坐在室内的绿荫之下放眼窗外,小半是对面的楼角,大半是一座屏风似的小山,近,而又不给人窒息感。山后是大片的水,滋润得小山蓊蓊郁郁。冬天树叶落尽,满山灰色灌木绒绒如毛毛头,虽有几簇石头清晰可见,一点也不冷硬。不论什么时候抬头,它都静静地在那里。

我听着挖掘机斫断粗枝的声音捶胸顿足时还以为是公物,只心疼要好多年才能长这么大,不知道植物的主人此时就在“屠杀”现场眼睁睁看着。后来听老人很平淡地说起,惊讶他的平和豁达。转年春天看他扶着个买菜车在路边休息,车里一棵带花的玫瑰。问他要不要帮忙,他频频摆手:“快走、快走!”

重新坐回电脑前,又看见一句:三角梅怎么会没刺呢!才想到南方路边的三角梅肯定没人定期修理,那花也跟瀑布似的。沮丧,还是沮丧,杀错了人大概就是这么沮丧。

第一棵三角梅养的如同一场滑稽戏。

手倦抛经天欲晚,

瓦盏粗茶意已足。

窗前放一长桌,眼前背后书架磊满书。高背椅子旁边凤尾竹羽叶如伞,一边张在桌边,一边张在黑色的沙发头顶。无论坐在哪儿,都是坐在凤尾竹下。

或许那些疲惫的中年女人原来也都有仙气的。

山给人可依靠的感觉。房子虽然只是鸽子笼的一格,我们还是郑重地给它起个名字:对山居。对着山的居所,纯粹写实。从闹市搬来这个清净的地方,身心愉悦,我曾做打油诗试图表达当时的心满意足:

对着电脑千挑万选,结果当然是不对版,不要红的,偏是红的。花蕾初现,略暗的珊瑚红一点点在绿叶间,像古画里出来的,古朴的沉重的冶艳,还可端详。随后就完全失控,整株变成了一根燃烧着柱子,不拨开重叠的花朵就看不到叶子。

三面大玻璃窗的南北阳台各有不同的风景。

猜你喜欢

评论

我要跟帖
取消
  • 月才落&人不淑
    月才落&人不淑

    从没见过那么大朵的三角梅,可也喜欢不起来。它在阳台的角落里整整烧了好几个月才落。剪枝施肥,怜恤它寂寞的辛苦,像勤谨而又遇人不淑的中年女人。

  • 边的三&定期修
    边的三&定期修

    重新坐回电脑前,又看见一句:三角梅怎么会没刺呢!才想到南方路边的三角梅肯定没人定期修理,那花也跟瀑布似的。沮丧,还是沮丧,杀错了人大概就是这么沮丧。

  • 愧得连&惊喜都
    愧得连&惊喜都

    秋初搬家,三角梅拖进房间打包,花盆后面一根漏网的枝,枝上一簇耀眼的花,像质问、像控诉又像嘲笑,惭愧得连惊喜都不敢表露,紧缠密裹之后想着以后要好好待它。

  • 愤愤说&。
    愤愤说&。

    稀松地装了两车,怎么也不肯再装。我看着摆满半个客厅的花只好说这些不要了。一个一直闷声不响地小伙子拎起装满小花盆的编织袋气愤愤说:“不要、不要,都不要啦!”说着装到了车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