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库 > 竞技
府天签约,VIP,古代言情,宫闱宅斗《富贵荣华》免费阅读

富贵荣华

编辑:情话微凉 作者:府天

状态:完本 时间:2022-05-29 22:29:14

在读:11433 人

在线阅读 全部目录
朱门绮户,富贵荣华,她却而已寄人篱下的一介燕雀。青云之路,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正房西次间里,宽敞的屋子里这会儿并没有几个人。那张靠墙的螺钿拔步床前,两个少女正跪在那儿,俱是泪流满面。在她们身后,一个中年男子面色阴沉地站在那里,在他后头则是一个怯生生身量瘦弱的少女。拔步床上,一个面容憔悴的妇人无力地靠在大引枕上,瞧着不过三十四五光景,此时此刻一只手紧紧攥着床边一个少女的手,声音嘶哑微弱。。
展开全部


章晗并不是顾夫人的亲生女儿,可这些年一年倒有十个月住在张家,这话答得爽利,并无一丝一毫的含糊。听到这里,顾夫人的面上终于露出了一丝笑容来,摸索着伸出手去重重捏了捏章晗的手,道了一声好孩子,旋即才抬起眼来。

那轻轻的叫声只维持了一小会儿,随即就随着一阵细碎的脚步声渐渐消失了。然而,章晗却依旧一动都不敢动,哪怕是外间一丝一毫的动静都没有,她也依旧僵硬地维持着自己的姿势,脑海中飞速地思量着刚刚发生的事。

她这一走,宋妈妈立刻吩咐两个小丫头看好药的火候,自己则快步来到了正房前头,瞥了一眼那看门的小丫头,见人低着头不敢吭一声,她这才笃定地打起帘子入内。果然,一进屋,她就发现明间里头一个人都没有,西次间里则传来了轻轻的说话声。

她就要走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就在她等待着身后反应的时候,耳边终于传来了一个声音:“什么厚颜,你干娘虽说已经去了,可你尽可在张家继续住下去。瑜儿是一时伤心气糊涂了,你不要和他一般计较。你干娘要是在天有灵,想来也不希望你伤心过度伤了身子。”

张瑜冷笑一声正要反唇相讥,门口就传来了一声怒喝:“够了,你娘尸骨未寒,你就在这大吵大闹,让人看见听见成何体统!你之前怎么答应的你娘,这会儿闹什么!”

烈日当空,归德府衙后院却是一片愁云惨雾。进进出出的下人无不是屏气息声,生怕动静大了引来内中主人的不悦。后院那五间正房的门口,一个四十开外的妈妈正肃然守在门口,而院子里,另一个年纪差不多身材却更丰腴的妈妈一面看着两个小丫头煎药,一面来来回回踱着步子,不时停下步子往屋子张望一眼,摇摇头直叹气。

章晗见小丫头很是确定地点了点头,强笑着谢了她一声,走出去的时候不免有些心神恍惚。哪怕没有张瑜的出口赶人,她也早就打算离开张家这个是非之地。因顾夫人吩咐过,她平日不能随便回家,于是很久之前她就和后街上做生意的刘嫂子约好了,每月对方去自家探望母亲弟弟,她则在其手上多买些绣线之类的东西作为回报。然而,这次偏在她希望其传信让母亲来接自己的节骨眼上,家人却被人接走,张琪还说宋妈妈打听过她的家人,这事情未免不寻常!

“老爷,我走了之后,也没什么别的挂念,唯有瑜儿和晗儿最是放心不下,只望老爷看在咱们夫妻一场……”

正房西次间里,宽敞的屋子里这会儿并没有几个人。那张靠墙的螺钿拔步床前,两个少女正跪在那儿,俱是泪流满面。在她们身后,一个中年男子面色阴沉地站在那里,在他后头则是一个怯生生身量瘦弱的少女。拔步床上,一个面容憔悴的妇人无力地靠在大引枕上,瞧着不过三十四五光景,此时此刻一只手紧紧攥着床边一个少女的手,声音嘶哑微弱。

就这么先装几天病,然后再设法让那小丫头透两句话出去,让张瑜借机生事,以怕过了病气为由把自己赶出去,还是干脆借病求了张昌邕这个干爹,设法出府回家?可相比怎么回去,弄清楚家里怎么会突然没了人更重要!

自打六年前在归德府城隍庙中,被母亲带去上香的她碰巧救助了在花丛中突然昏厥的顾夫人之女张瑜,顾夫人便常常邀她到府衙去小坐,最后更认了她为干女儿,又以陪伴女儿唯有一力留她在家里住。母亲原本自然不肯让她这个女儿离家,她自己也不愿意,可顾夫人对她母亲说了利害,又承诺让娘家照拂她在军中的父亲和长兄,母亲想想身边幼子尚小,忧心在外的丈夫儿子,抱着她哭了一场,最后不得不狠心把她送了过来。

顾夫人重病这段时日,张瑜身体一向不好,张琪又信不过,都是章晗衣不解带和郑妈妈以及几个丫头在旁边服侍,期间也累倒了两回,因而这诊断出来,其他人倒也没觉得奇怪。张昌邕留下药方,吩咐把大夫领出去,又留了个小丫头在旁边服侍就出了东次间,张琪也不敢停留,嘱咐两句也跟着出了去。

然而,在张家时间长了,她就瞧出顾夫人对她与其说是喜爱,不如说是奇怪,又是请名师教她琴棋歌舞,又是请精擅女红的绣娘教她刺绣裁衣,还请了博学多才的先生来她讲女训女诫经史子集,严格起来不留情面,她每每因为不能达到那严苛要求而受罚。

“你别说了!”张昌邕终于忍不住打断了妻子的话,随即斩钉截铁地说道,“大夫说,你的病还大有可为,你说什么丧气话!你只管好好的养着,别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你就是不为我不为女儿们着想,也得为京城你那一把年纪的母亲着想,哪里就到了这一步!”

明间里,见地上披头散发七窍流血的郑妈妈好容易才从喉咙口迸出了这两个字,却仿佛用尽了全身力气一般,只是胸口剧烈起伏着,宋妈妈不禁阴恻恻地一笑:“你去了之后,夫人从侯府带出来的陪嫁丫头就只剩下我一个了,我当然会好好侍奉老爷和大小姐,替你管着夫人的那些陪嫁产业,你就放心的走吧!”

“你……你……”

就在她想得脑袋隐隐作痛的时候,外间突然传来了一阵令人毛骨悚然的动静,就仿佛是有人嗓子哑了似的竭尽全力却叫不出来,又好似是有人痛苦地在地上打滚的声音。她几乎抑制不住自己的好奇心想下地去看看,可最终的反应却是紧紧闭上了眼睛。

“随她去!她这任性张狂的脾气,是该改一改了!”说到这里,张昌邕才和颜悦色地对章晗点了点头道,“晗儿,你就给你干娘磕几个头吧,也不枉你们母女一场,要走的话就不用提了。”

屋子里的章晗几乎一字不漏听清楚了外头发生的这些事,一时骇得心中凉透了。宋妈妈所说的这些话里头透露出了太多让人不可置信的讯息,尤其是鸩杀郑妈妈的背后竟是张昌邕指使,更让她心惊肉跳。她勉强闭着眼睛装睡,当又一阵窸窸窣窣的动静传来的时候,她仍然小心翼翼地保持着一动不动的姿势,口鼻发出了均匀的呼吸声。

相关资讯

猜你喜欢

评论

我要跟帖
取消
  • 里,她&下匆匆
    里,她&下匆匆

    说到这里,她稍稍提高声音说了一句我先回房了,就脚下匆匆飞快地走了。一个跟她过来的小丫头半晌才反应过来,慌忙追了上去。

  • 好的,&死也会
    好的,&死也会

    “夫人,您就别操心了,这都是已经安排好的,奴婢就是拼了死也会把大小姐照顾好。这些话,奴婢日后一定会告诉大小姐!”

  • 好一会&儿方才
    好一会&儿方才

    这话顿时让张瑜微微色变,好一会儿方才磕磕绊绊地说:“娘让我和晗妹妹同心协力打理好这个家,有什么事别任性。”

  • 病弱,&讽不说
    病弱,&讽不说

    而张瑜因打小就有不足之症,身体病弱,脾气却暴躁易怒,眼看顾夫人对她更上心,时常冷嘲热讽不说,更没少给她使绊子,她又不能去对旁人分说,看似在府衙锦衣玉食,这苦楚却不足为外人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