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
墨轻缀免费,现代言情,婚恋情缘《胭脂染霞》全文免费阅读

胭脂染霞

编辑:旧梦拾遗 作者:墨轻缀

状态:连载 时间:2022-05-08 13:38:52

在读:7908 人

在线阅读 全部目录
你说你爱上了了一个不该爱的人。你说你错过了了一个不该错过了的人。当不该爱的人松手了你的手,当错过了的爱你的人有了自己的生活。当不该爱的人另觅新欢,当爱你的人去守护着了他的爱情。离开了了之后的生活,突然意外发现,原来是生活并也不是仅有那种热烈地的感情,更多人的除了生活,最简单的的生活。扭过身,身份已换,才弄明白了自己的人生。爱情原来是仅有那么简单的,胭脂也也不是仅有悲情。为你,我愿涂上胭脂,悦己者容。一个简单古朴的小吧台的后面,音响里始终单曲循环着这首很老很老的歌,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这首歌,成了我的寄托,告诉自己,不必孤单,有些人真的可以放下了,他们和自己毫无关系。。
展开全部


“客人住多久?”

一场热闹的婚礼仪式在新郎新娘的交杯酒中结束,婚宴大席正式开始,意外的一回头,惊愕的发现这个新来的客人居然坐在了自己侧后面。在那儿和新郎新娘敬酒。

那惊天动地的热闹,真是令人欢乐非常。

……………………

何等的刺激,何等的令人难以接受。

【你说你爱了不该爱的人,你的心中满是伤痕,你说你犯了不该犯的错,心中满是悔恨,你说你尝尽了生活的苦,找不到可以相信的人,你说你感到万分沮丧,甚至开始怀疑人生,再知道伤心总是难免的,你又何苦一往情深,因为爱情总是难舍难分,何必在意那一点点温存,在每一个梦醒时分,有些事情你现在不必问,有些人你永远不必等。】

“你叫胭脂?”

这个孤家寡人就是我。

有人说关上一扇门就会打开一扇窗,生活中随时都会有一些小惊喜和小意外在不经意的时候降落,就像是福袋一般,我不知道明天的意外和惊喜,哪个会来的更早。

看见她看他,晃晃手里的汽水瓶子笑着打招呼:“嗨。”

正在说着话,一个小子窜了进来:“胭脂姐姐,胭脂姐姐,来客人了。”随着男孩儿的喊话,一个头发微长的男人也从外面走了进来。

当然了,他被打的也是红艳艳,一条街上满满的都是给加油呐喊的。孩子给陈权加油,大人给丹姨加油的空儿还不忘告诉权权,要追上了,要追上了。

这个女人,叫陈丹,家里是开肉铺的,老汉儿是镇上唯一的一个屠户,谁家有个红白喜事之类的都是来陈老汉这里订肉,现在陈老汉年纪大了,这个活儿则是他的女婿在做,这个女婿就是陈丹的爱人。之前据说,丹姨曾经有一个外号,叫做小一刀,要多少肉,只要你说,那一定不带差分量的,准着呢。只是后来,她爱人说什么终究是杀生的活儿,所以就不要她插手了。

这家小旅店在这一年多的相处中,慢慢的改编成了我的风格。在周围店家买来的特色土布做的窗帘,镂空的窗子上摆放着一些野花绿植,那大大的院子里也被精致的修正过了,东西而分,一半菜地,一半池塘,池塘里不是荷花就是鱼,这里的鱼可不是那劳什子的小金鱼儿,我这里的,可都是之前出去钓来的鱼。也有邻居大娘家老汉钓来的,他们家光钓鱼,不爱吃鱼。

我很惊讶他为什么会在这里,可能是我眸子的好奇太明显了吧,他轻声一笑:“今天的婚礼,临时我给指挥了哦。所以我会在。”

在确定了钱到账之后,店主老夫妻就拉上行李箱飞奔国外去找儿子女儿的了。

四层楼高,在加上一个大院子,林林总总的花费之后我只剩下最后工作挣来的那时间的钱,在第N天没有客人之后,我突然很怀疑,这地方我真的可以挣得到钱吗?

“乖。小心男女混合双打。”带着一个笑意的调侃,走出了柜台,领着那个男人去把车给停在了门洞里,他是今年来住宿的正好第一百个客人,这也是她刚刚登记的时候看到的。

像是一个逃难者一样,我成全了他们,踹了那个负心人,卖掉了曾经幻想过无数次想和他过日子的房,带着卖房的钱,我踏上了离开这座城市的列车。把生活了三十三年的城市慢慢的抛诸脑后。

相关资讯

猜你喜欢

评论

我要跟帖
取消
  • 了,你&”
    了,你&”

    女人爽朗的笑:“对了,你前两天不说说要做酸白菜和干菜的嘛,那个我给你找好了小白菜,给你讲价到两毛一斤,一会儿给你送过来。”

  • 当夜深&决定是
    当夜深&决定是

    当夜深人静的夜里,我摸着那感觉还烫手的房本,我不止一次的问着自己,这样的决定是不是对的,但是心里却一直有一个声音告诉自己,哪怕是失败,也要和那面断一个干净,这是最低线的原则。

  • ;当爱&单的自
    ;当爱&单的自

    当不爱你的你另觅喜欢去浓情蜜意;当爱你的人已经不在去守护了他的爱情,只剩下孤单单的自己一个人……

  • 们老汉&去给杀
    们老汉&去给杀

    女人手里拿着一大块西瓜,隔着放在了栅栏上“吃西瓜,你之前不是说要牛肉嘛,刚刚我们老汉说镇子里有人要办席,叫我们老汉去给杀牛,然后我们老汉说问问你要不要牛肉。”

  • 进来:&从外面
    进来:&从外面

    正在说着话,一个小子窜了进来:“胭脂姐姐,胭脂姐姐,来客人了。”随着男孩儿的喊话,一个头发微长的男人也从外面走了进来。

  • 们,踹&三年的
    们,踹&三年的

    像是一个逃难者一样,我成全了他们,踹了那个负心人,卖掉了曾经幻想过无数次想和他过日子的房,带着卖房的钱,我踏上了离开这座城市的列车。把生活了三十三年的城市慢慢的抛诸脑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