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
萨琳娜签约,VIP,古代言情,古典架空《弃妇的美好时代》最近更新

弃妇的美好时代

编辑:旧梦拾遗 作者:萨琳娜

状态:完本 时间:2022-05-04 20:34:13

在读:21382 人

在线阅读 全部目录
狗血的剧情一大杯,王一复活鸟复活就复活吧,为毛穿在婆婆不疼、丈夫不爱、小妾谋算的赛探春身上?探春就探春吧,为毛刚穿来就被扫地出门成了下堂妇?下堂妇就下堂妇吧,为毛还附送一大一小俩包子?王一坚起中指,“贼老天,算你狠!”幸好咱有空间能种地,下堂妇就算撑起半边天且看堂堂在现代完全的独立女,如何绝地大爬起来,亲自动手创造出都属于自己的美好的时代!没错,就是那个十字路口的拐角处,刚刚发生了一起车祸,而车祸的受害人,正是她。哦,不,更确切的说,是生前的她,因为此刻的她,已经是个脱离肉身的游魂。。
展开全部


唉,某萨的信用几乎破产,掩面ing……

“我知道,我知道,以前是我亏待了你们母女两个,”王立扬面对王一的指责,眼中闪过一丝愧疚,但很短暂。

过程虽然有点纠结,但结果总算出来啦,不管成绩如何,某萨会一直保持着码字的热情,把最精彩的故事呈现给大家。

“再说了,如果我‘妹妹’有心脏病,那没准儿我也有呀,咝~~,让您这么一说,我还真得去医院查查呢,或许,我的身体也不好!”

难道那个私生女是他王立扬的女儿,她王一就是从仇人家抱来的孩子?!从小对她不理不睬、不疼不爱也就罢了,长大后对她漠视、无视也无所谓,反正没有父亲,她王一照样能长大。如今十五年过去了,他却跑来让她用自己的命救那个破坏自己家庭、毁掉自己幸福的女人生的女儿?!

“咝~~”

“一一,你妹妹很可怜,先天性的心脏病,从出生那天起就不能像你一样快乐的长大!”

“哈哈哈,冰清玉洁?”王一听了这话,仿佛听到了天大的笑话,笑得流出了眼泪,“没错,你说的没错,我是个没教养的孩子,谁让我有妈生却没有爹管教呢?”

这是某萨的第三本书,在经历了“剩女”的成功、“大明小官”的平淡后,写这本书让某萨鸭梨很大。担心题材不好,担心故事不吸引人,担心成绩比“大明”还差……担心的太多,这本书险些难产,⊙﹏⊙b汗

“虎毒不食子,他果然连畜/生都不如!”

“来人,还不把这个毒妇送到庄子上去!”

“但爱琳是无辜的,一一,你救救她吧。爸爸会补偿你的,你想要什么,我都会答应!”

锋利的针尖忽地扎到了白皙的手指上,一颗鲜红的血珠子冒了出来。王一似乎没有感觉到手指的钝痛,她的心更痛。原本以为自己不会再伤心,原本以为自己已经不在乎,但是为什么,为什么听到亲生父亲说出这样的话,心像被人狠狠撕裂般的痛。

“当然,”捕捉到王立扬眼中的惊喜,王一破碎的心被拧成了一团血肉,好疼、真得好疼,她用可以结冰的语气慢慢说道,“只要我身体里有两颗心脏,我一定捐给那个私生女一颗!”

“一一,你妹妹快要死了……”

PS:新书《富妻盈门》正在更新中,还请亲们多多支持哈。新书链接——

出神的望着浑身是血的自己,空中的王一觉得像做了一个长长的梦,而梦的起点就在几天前——

说完这话,王一利索的推开餐椅,冷冷的注视了王立扬一眼后,断然转身离去。王一背后没有眼睛,所以也错过了王立扬眼中闪烁的阴狠。

多亏了偶的美女编编们,双双,姗姗,还有主编阿九的鼓励、支持,尤其是亲爱的阿九,帮某萨讨论题材讨论到深夜,呜呜,熊抱下~~~

王一的魂魄也一直跟着他们,冷言看着他们有说有笑,全然忘了太平间里那个冤死的人。

相关资讯

猜你喜欢

评论

我要跟帖
取消
  • ,高兴&始而已
    ,高兴&始而已

    “呵呵,高兴吧,欣喜吧,放心,王先生,这才只是开始而已!”

  • 王爱琳&守候的
    王爱琳&守候的

    第二天,手术成功的王爱琳终于醒了过来,一旁守候的王立扬、李娟连忙围上来,一家人相拥而泣!

  • 不亲,&王立扬
    不亲,&王立扬

    而王一的外公早在十五年前就走了,接任王家的大舅和王一也不亲,更因为当年的事记恨王立扬,和王家早就成了对立面的敌手。

  • 的她,&是个脱
    的她,&是个脱

    没错,就是那个十字路口的拐角处,刚刚发生了一起车祸,而车祸的受害人,正是她。哦,不,更确切的说,是生前的她,因为此刻的她,已经是个脱离肉身的游魂。

  • 立扬眼&疼、真
    立扬眼&疼、真

    “当然,”捕捉到王立扬眼中的惊喜,王一破碎的心被拧成了一团血肉,好疼、真得好疼,她用可以结冰的语气慢慢说道,“只要我身体里有两颗心脏,我一定捐给那个私生女一颗!”

  • ~~,&真得去
    ~~,&真得去

    “再说了,如果我‘妹妹’有心脏病,那没准儿我也有呀,咝~~,让您这么一说,我还真得去医院查查呢,或许,我的身体也不好!”

  • 子,正&。
    子,正&。

    古色古香的院落外,一个瘦弱的女子,正一手抱着肚子匍匐在冰冷的青石地板上,一手哀求的敲着关闭的院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