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
南山种巴豆免费,玄幻言情,异世大陆《玄灵大陆之凤凰曲》全文免费阅读

玄灵大陆之凤凰曲

编辑:南风北海 作者:南山种巴豆

状态:连载 时间:2022-05-04 13:53:26

在读:13081 人

在线阅读 全部目录
她本是一方世界神凰族族长之女,自幼婚约他身,一言一行按龙后培养出来,却爱不该爱之人,父母无可奈何解开封印了她的记忆,她却在最后关头与他一起坠下悬崖。 他本是域界少族长,一门心思为父母报仇雪恨,没想遇上了她,与她渐生情素,无可奈何他与她隔著家仇,她自幼提着婚约。他愿坠入三生崖,忘掉前尘往事。下回分解他与她再再次相遇会突然发生怎样故事。但对于白离歌来说,这点冷并不算什么,甚至手心微微有这湿润,她能清晰地听到自己心跳的声音,一下,两下,三下,在这个漆黑的夜晚格外兴奋,过了今天,不是自由就是地狱,她在等,等对面的麻将馆关门。。
展开全部


如果不是肚子饿得咕咕叫,估计她能睡到明天早上。

婷姐是唯一一个不是在这里长大的人,不训练的时候总爱给她们说外面的世界,说她的女儿,婷姐总说出去了要带她的女儿去游乐园,去海洋馆,那是他们都没有去过的地方,她们总是一堆姐妹一起憧憬以后到外面要过怎么的生活,也要让婷姐带她们去婷姐说的那些地方,没想到短短半年间,物是人非。

距离破晓还有一段时间,到得较早的一群人只好都在玄月之森外围安营扎寨,只等天一亮进去探宝,黑夜下的玄月之森是没有一个人敢进去的,哪怕是外围都得小心翼翼,一不小心就是身死道消。

第一次在现实中见到这么帅的男子,有句话怎么说来着,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简直是为他而作的,大概是因为受伤的缘故,男子的眼睛一直半睁着,似醒非醒,白离歌心想,这要是睁开眼睛,该是怎样的风华绝代。

无论从哪里看,他都和这些佣兵显得有些格格不入,有可能是刚加入的散修。

这都不足以让白离歌冒这么大的风险逃离,真正让白离歌逃离的是前两天组织把满身是血的婷姐送回来了,看到她还在这里,他们显得很诧异,含糊不清的说是出了车祸,但她给婷姐换药时,婷姐无意识的叫她女儿豆豆,不停地说快逃,小房子,她知道小房子是什么意思,就是警察局,婷姐有一次和她女儿做游戏,给她女儿说的遇到坏人的时候要躲的地方。

她恐高,无论组织怎么训练她罚她都没用,这也是组织的人明知她天生力气很大却为什么没有派人来守她的原因,可是今天,她在未知面前,选择了一条死路,她必须跳,以她一人之力,和组织对抗,无疑是鸡蛋对石头,但只要她能出去,找到实质的证据和幕后的大boss,一切都还有转机。

前面说话的修者故作高深,等大家快等不及了,才说道“这你们就不知道了吧,上个月是各宗门三年一次的联合交流历练,竟然定在四大荒域的极域城,恰巧他们经过这里,也不知道是谁有本事把这一堆天娇组成了一队,听说玄月之森有宝贝,就都来了。可惜,以我的修为也只能在外围晃晃,若要是能见上牡丹仙子一面,就是死也值了。”

此时的白离歌并不知道她的到来引起了这么大的轰动,仍在湖边睡得死死的,这段时间,命运的未知,导致她心里老想着逃跑,弄清楚组织的目的,还有婷姐的死,像一座大山,压得她无法喘气。

后来他们真把她扔了下去,没有膏药贴住嘴巴的她叫得声带都感觉坏了,心脏突突突的像是要跳出来,巨大的恐慌包围着她,那么高那么高,巨大的冲击力可能要把她全身骨头都拍碎了,完了完了。

确认他只是晕过去之后,白离歌拿着糕点,盯着他左看右看,这东西是从哪里拿出来的。

看着不管怎么走,还是一样远的森林,算了,先省点力气再想办法吧。退而求其次找些野菜,想着回去试试那银色湖泊的水,看可以喝不,要不烧开试试,还可以煮点野菜吃。

男子看着面前微张着樱桃小嘴的小人儿,没有一丝玄力或者灵力,有些惊讶,她是怎么来到这里的,随即略带戒备的问“你是什么人?”

曾经有位巅峰玄皇强者不信邪,召集好几灵王,玄王好友在玄月之森过夜,第二天都尸骨无存,就算是玄皇也不例外。

管不得那么多了,她动了动有些僵硬的手,费力往岸边游去,这才发现这水不是海的天蓝,也没有海水的腥咸味道,是银色的,这是哪里?她记忆里没有这样的地方,梦里的那片海域从天上看去都是蓝蓝的。

北如陌扯了扯嘴角,这么个小不点居然也肤浅。

白离歌打了个冷颤,湿哒哒的衣服让她浑身不舒服,只好打起全身的精神,去捡些柴火来取暖。

她找了大半天,水都找不到一口,别说吃的了,看着离森林不远,可是不知怎么回事,怎么走都走不到,昨晚自己不是很容易就捡到柴火了吗,她记得走了大约十分钟左右就捡到木材了。

平时训练时,婷姐因为年纪比她们大,对她们都很好,总是照顾她们,给她的印象就是婷姐是一个特别坚强的人,训练再苦再累,她都是笑笑鼓励她们说,挺过去就好,你会越来越优秀。

后来,他只是偷偷送了药材过去,可到如今,他还是没门能筹齐所要的药材。

相关资讯

猜你喜欢

评论

我要跟帖
取消
  • 嘘一番&身子动
    嘘一番&身子动

    终于,对面的人相互道别吹嘘一番,老板娘打着哈欠把灯关上了,白离歌将身子动了动,有些僵硬的站起来往窗边走,深呼了一口气,将事先准备好的床单系在床脚上。

  • <p>&就跳楼

    &就跳楼

    本想等婷姐清醒了再问问她,可没想到她刚清醒就跳楼了。

  • 甚至手&心微微
    甚至手&心微微

    但对于白离歌来说,这点冷并不算什么,甚至手心微微有这湿润,她能清晰地听到自己心跳的声音,一下,两下,三下,在这个漆黑的夜晚格外兴奋,过了今天,不是自由就是地狱,她在等,等对面的麻将馆关门。

  • 中央,&奇怪银
    中央,&奇怪银

    而此时,玄月之森最中央,银色的湖泊无风而动,一圈一圈向外流动,仔细看去,那水纹里竟然铭刻着一排排奇怪银色的符号,诡异得让人有些害怕。

  • ,竟然&里一样
    ,竟然&里一样

    随着水纹一圈一圈向在扩散,竟然从湖中央冒出一个身着雪白锦袍的女孩,雪白的锦袍上铭刻着和水纹里一样的怪异符号。

  • <p>&,梦里

    &,梦里

    管不得那么多了,她动了动有些僵硬的手,费力往岸边游去,这才发现这水不是海的天蓝,也没有海水的腥咸味道,是银色的,这是哪里?她记忆里没有这样的地方,梦里的那片海域从天上看去都是蓝蓝的。

  • 后来他&下去,
    后来他&下去,

    后来他们真把她扔了下去,没有膏药贴住嘴巴的她叫得声带都感觉坏了,心脏突突突的像是要跳出来,巨大的恐慌包围着她,那么高那么高,巨大的冲击力可能要把她全身骨头都拍碎了,完了完了。

  • 白离歌&服,只
    白离歌&服,只

    白离歌打了个冷颤,湿哒哒的衣服让她浑身不舒服,只好打起全身的精神,去捡些柴火来取暖。

  • 去的,&心就是
    去的,&心就是

    距离破晓还有一段时间,到得较早的一群人只好都在玄月之森外围安营扎寨,只等天一亮进去探宝,黑夜下的玄月之森是没有一个人敢进去的,哪怕是外围都得小心翼翼,一不小心就是身死道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