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库 > 奇幻
清酌庶羞签约,,    VIP,                古代言情,古典架空《殿下他们都真香了》免费阅读

殿下他们都真香了

编辑:愁蝶未知 作者:清酌庶羞

状态:连载 时间:2022-05-04 09:20:44

在读:16102 人

在线阅读 全部目录
北魏、南梁两军多年,分不出高下。一夕缺阵,二国欲结三晋之好,消息一出,百姓莫不拊掌鼓掌。唯独三位当事人则表示不太不满意。“——你要我嫁给南梁那个瘫子?!”“——你竟要我娶北魏那个悍妇?!”……“——退婚!”-岂知天有不测风云,萧瑾瑶半路滑落山崖,醒过来后就变为了个小寡妇。三日出外打猎,还随手捡了个半死不活的野.男人。本心里想救回家去换赏金,结果这人……手不能够提、肩不能够扛、人患上瘾疾,但是个残废!「要不然扔回家去算了?」「罢了,我佛慈悲心~」(实际上是家里有个爱管闲事的老大爷)费力九牛大虎之力将人治好了——「姑娘大恩大德,在下晡时太阳正烈,林间蝉鸣不止,间杂几声鸟鸣。大片澄光洒落在葱茏草木上,光影斑驳,洒落在树下乘凉的小兽身上,微风和煦,卷来阵阵幽香。。
展开全部


彼时萧瑾瑶尚值年幼,七八岁的年纪,猫嫌狗不待见,整日在后宫里调皮捣蛋四处乱窜,伺候她的婆婆妈子们苦不堪言,便是皇后见了,也是头痛不已。私下劝诫她多次,可她不听,加之陛下有意纵她,致使她更加放肆。

此地乃赵国公的京郊别院,是当今圣上御赐给这位国公祝寿的贺礼,门前高悬一块金丝楠木牌匾,上书的青云二字便是圣上御笔。宅内雕栏玉砌自不必说,尤其是那后山占地广袤,锦花绣草,其间一条瀑布似白练般自山顶垂落,飞珠溅玉,气势磅礴。

见过塞北的风光,哪里甘愿被束缚在宫墙之中,打从接到皇后的旨意便一直想着怎么让小公主收回成命,方才那比试,其实她也可以全程躲闪着不出手,可她偏偏故意出手想给她个教训,也好教皇后知道自己不适合作她的伴读。

这热脸贴上冷.屁.股的事儿,她这还是头一遭!

“堂姐她这是为何生气?”明明上午还一块听曲儿呢,怎的下午便跟吃了火药似的。

屋外听着声响的二人齐齐向她望去,见她神色已大好,终是松了口气。

她接过后只一眼,便相中了那将军家的嫡女叶岚岫。想着她既出自武官之家,定比这些闺阁小姐们要投契得多。

赵觅芙被那马儿颠得步摇直晃,忿忿得掏出帕子边拭汗边嘟哝道:“……堂姐莫非是想将这后山猎空不成?”

萧瑾瑶愣在原地,抿了抿唇,二人对视了良久,才见萧瑾瑶轻轻点头。

片刻后,齐皇面带笑意地开了口:“此提议不错,孤也正有此意。只是不知,你们粱皇又准备将何人许配给孤的公主?”

住在其间,连香炉都不必燃,只需将那窗棂轻轻掩开,幽香自会弥漫进来。

白日盛装便也罢了,偏偏晚上都还要着上一袭华裳。广袖襦裙,珠围翠绕,额间绘着胭脂花钿,手间玉镯泠泠作响,若非太晚看不清脚下,否则甚至还能见着她鞋底印出的步步莲花。

叶岚岫抬眼盯着眼前的小公主,眼底生出几分不解。她出生军伍之家,打小自由惯了,年幼还曾随父亲在边关待过一段时日。

若说叶岚岫是只飘然出尘的白鹤,这赵觅芙便是只花枝招展的飞蛾。

一想到这儿,不免恼意又上心头。轻叹口气便往外走,星光皎月下,只见她一头乌辫缀着银珠,仅用根额带便那将那其束在脑后,素面朝天,面容清丽,着一身黛色常衫,几乎溶于夜色。

后来皇后无法,便下令寻了好些高官大户的贵女们召在宫中作陪侍,试图让她耳濡目染中收敛下性子。

萧瑾瑶笑意盈盈的表情凝在了脸上,好大一会才意识到对方这是在拒绝自己。她的唇角慢慢沉下,低头看了眼对方满脸不情愿的表情,顿时怒了!

园中几只萤火飞虫自廊柱间划过,尾端微光忽明忽暗地交错着,光影流转间,瞧着她这副清冷的模样,倒好似一直都没变过。

赵觅芙一想到堂姐那副“惹我者死”的残暴模样,立马摇得像个精致的拨浪鼓:“不了不了,还是找钟太医开些山楂丸更靠谱……”

齐皇子嗣众多,光皇子便有十六个,独独公主仅萧瑾瑶一人。齐国轻文尚武,男女大妨向来不严,打小萧瑾瑶便与一众皇子一块习文习武,她天生根骨清奇,极具练武天赋。年方八岁便已能打败同龄儿郎,十二岁以后更是揍遍皇子无敌手,如此彪悍一公主,的确与那传闻有些许出入。

相关资讯

猜你喜欢

评论

我要跟帖
取消
  • 后那里&人给劝
    后那里&人给劝

    那日她刚想偷着出去跑马,便被两个官家小姐看到,二话不说就直接告到皇后那里,后面便来了好几个嬷嬷,又拉又扯地将人给劝回去了。

  • <p>&,连坐

    &,连坐

    后来,赵觅芙便开启了她可怜地连坐生活。那俩人马术课上逃课兜风,连坐!那俩人翻墙出宫她知情不报,连坐!那俩人挑衅皇子致人骨折,连坐!

  • 瑶看她&后一众
    瑶看她&后一众

    皇后看她忠心,萧瑾瑶看她执拗,便也随她,而后一众十几个伴读里就只留下她们两个。

  • 愣在原&对视了
    愣在原&对视了

    萧瑾瑶愣在原地,抿了抿唇,二人对视了良久,才见萧瑾瑶轻轻点头。

  • 期间围&们便想
    期间围&们便想

    期间围观的侍卫婆子们便想出手介入,才刚走近两步,便被萧瑾瑶厉声喝住了。

  • 这儿,&不免恼
    这儿,&不免恼

    一想到这儿,不免恼意又上心头。轻叹口气便往外走,星光皎月下,只见她一头乌辫缀着银珠,仅用根额带便那将那其束在脑后,素面朝天,面容清丽,着一身黛色常衫,几乎溶于夜色。

  • 安抚着&挑。
    安抚着&挑。

    当晚她便气得跑去皇后那里闹了一场,皇后无法,只得安抚着姑娘们将她们送了回去,又命人取来那册子让她自己去挑。

  • 忍着眼&面前可
    忍着眼&面前可

    忍着眼泪看着面前可恶的罪魁祸首,半晌才出声道:“行了,是我输了,你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