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重华宫。缠在季如蕙脖子上的白绫越勒越紧,她的呼吸声也随之越来越重,勒住她脖子的太监是个练家子,手劲奇大,一丝也不肯放松。季如蕙坚持了这么久,体力终于到了极限,手也开始渐渐无力地垂落。她知道自己就要死了……她不想死!她当然不想死!没有人比她更缠在季如蕙脖子上的白绫越勒越紧,她的呼吸声也随之越来越重,勒住她脖子的太监是个练家子,手劲奇大,一丝也不肯放松。。...
[!--newstext--]
  1. 没有了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