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库 > 竞技
江微雨签约,VIP,古代言情,古典架空《烧火丫鬟喜洋洋》全文免费阅读

烧火丫鬟喜洋洋

编辑:无限诗情 作者:江微雨

状态:完本 时间:2022-04-29 21:11:58

在读:5258 人

在线阅读 全部目录
烧火做饭丫鬟喜洋洋穿着脏破的小棉袄棉裤,梳着乱糟糟的两个小辫子,把两只小手抄进袖子里,咽着口水,听着肚子叽里咕噜地闹腾,看着来来往往的路人,或者更准确地说,穿着古代衣服的路人,感觉做梦似的不真实。。
展开全部


杨喜咽了口口水,对着美男主要是面条碗,阿~嚏~~

结果她高估了古人的心地,城门有士兵把守不让她进不说,就连城门外卖吃食的小贩都防着她,一看见她凑上来就跟防贼似的撵她,杨喜简直不想活了,她都混到这个份儿上了,让她死了吧~~~

杨喜回到破庙,找了张破席子,浑身发毛地把她‘娘’卷上,又搓了条草绳系结实了,扯着草席上了官道边上,自己往席子边上一跪,顺手在自己脖领子里插了两根稻草,这扮相是从电影儿里学来的,叫做卖身葬母。

她得赶紧找到容身之处,不然早晚得饿死,信上应该交代了。

活动活动腿脚,很快伙计送来热腾腾的浴桶,杨喜打发人出去,赶紧扒光了跳进浴桶,舒服的她直哼唧,哎呦~也不知道这娃多久没洗澡了,浑身脏兮兮的,从此这个小身体属于她了,她可得好好打理打理。

无奈之下只好坐一边把包袱重新打开,看看能不能找到一个铜板什么的,结果一无所获,没奈何,打开那封信看看能不能有点儿什么线索,万一有张银票呢,也不知道这是个什么朝代,有没有银票。

压了压火气,放下碗,拿出帕子擦了擦脸,没等他说话,杨喜一把捞过大碗,眼泪汪汪地:“谢谢啦大哥,你真素好人啊......”

现在终于恢复点儿精神头儿了,杨喜也想起人身安全问题了,擦干身体,穿上衣服,招呼伙计把浴桶弄走又要了吃的,打算吃饱喝足去问问,管他好人坏人,她得知道姓甚名谁他们这是要去哪里啊,反正现在也不那么担心被遗弃了,还是弄清楚的好。

吃饱喝足,招呼伙计进来收拾,看着手脚麻利的小伙计,杨喜犹豫了一下问道:“这位小二大哥,请问现在是什么朝代啊,皇帝陛下是哪位啊?”

虽然罗通有事情要办,可带着这个要饭的倒也能有些用处,没准儿还能派上用场,不会拖后腿。

杨喜想好了,不管怎么说,先填饱肚子要紧,不能刚刚穿越就饿死,要觅食,还得进城有人的地方啊。

杨喜刚拽了一句古文(那也能叫古文-_-|||),正在别扭,一听这位郎哥问话了,明显说她没文化没素质,有些尴尬地:“有些事情我都忘记了,不知道。”

罗通揉了揉额角,算了,他又不是她爹娘老子的,这次办完事情以后把她送回杨府,以后也未必遇见了,遂道:“我姓罗,名罗通,表字达之,京城人氏,年纪你就不必知道了,我们这次去神女山见梨花圣母,到时候问起来,你只管说你是杨家的后人,父战死母丧,跟家人离散后遇到我,知道么?其他的一概不知,都忘记了,记住了?”

罗通看着眼前一捆布,想笑,忍住了,点点头:“行了,走吧。”

正干活的伙计停了停才道:“小娘子难道是北面刚来我们大宋么,至于当今圣上,可不是我们升斗小民能够直呼名讳的。”说完拿着东西立马走人,服务态度明显打了折扣。

杨喜打着饱嗝,急忙起身准备去隔壁夜会俊男,打算问个明白。

杨喜瑟缩着小身子跪那里,还是很可怜的,来来往往的路人,有些匆匆而去,真有些指指点点的看着她议论,都颇为同情。

二人一马,直到太阳落山,才到了一处小县城,在城门关闭之前进了城。

杨洋满头黑线,但是也知道了,自己娘好像应该叫芸娘,自己名字应该是喜儿-_-|||,娘儿俩逃难从边关到了此地,然后她娘病死在这破庙里,至于此地叫什么,老叫化跑了,没来得及问。

相关资讯

猜你喜欢

评论

我要跟帖
取消
  • 天一亮&就爬了
    天一亮&就爬了

    第二天天一亮,杨喜就爬了出来,又冷又饿啊她,昨天那三个包子要少了,唉,亏了。

  • 杨喜回&,自己
    杨喜回&,自己

    杨喜回到破庙,找了张破席子,浑身发毛地把她‘娘’卷上,又搓了条草绳系结实了,扯着草席上了官道边上,自己往席子边上一跪,顺手在自己脖领子里插了两根稻草,这扮相是从电影儿里学来的,叫做卖身葬母。

  • 看了半&好像是
    看了半&好像是

    看了半天,连猜带蒙,大约明白好像是把她托付给了什么人,应该是姐妹什么的,地点儿好像是京城的无什么府,应该是姓杨。

  • 是这身&亲娘身
    是这身&亲娘身

    这个不重要,重要的是她现在怎么办啊,面前可是这身体的亲娘,炸着胆子把这个身体的亲娘身边的小包袱打开,里面除了几件换洗的衣服,还有一封有些褶皱了的书信,基本上就没什么了。

  • 是读过&了,上
    是读过&了,上

    可怜她好歹也是读过大学的,到了这里居然成了半个文盲,杨喜真想饿死算了,上辈子的书是白读了她。

  • 娘一个&样儿。
    娘一个&样儿。

    杨洋哭的惊天地泣鬼神,跟死了亲娘一个样儿。直到哭不动了,才向身边的老叫花子打听:“老人家啊,我娘叫什么啊,我叫什么啊,您知道么?”

  • 你走,&的。”
    你走,&的。”

    杨喜动都没动态度坚决:“我等我娘葬好了再跟你走,还有,顺便给我拿三个包子来,不然我死也不会跟你走的。”

  • .壮士&”
    .壮士&”

    慢慢凑了过去,看着美男和面条,捏着嗓子:“大哥...公子...壮士...面好吃不?能不能分给我点儿啊?”

  • 的那个&她从来
    的那个&她从来

    死人的事儿不好处理,还有她这么个大活人呢,肚子山响,居然饿了,要死了,饿的那个难受,她从来不知道人居然能饿到这个地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