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库 > 竞技
草的氧化还原免费,轻小说,青春日常,轻小说《闺蜜无三》完整版

闺蜜无三

编辑:岁月流歌 作者:草的氧化还原

状态:连载 时间:2022-04-25 23:03:57

在读:13524 人

在线阅读 全部目录
(五湖四海,却成了好闺蜜的心路历程,和突然发生在她们之间的故事筱筱的生日是十月国庆节的前一天,她平时很少出门,除了去上课,剩下的时间都留给了兼职,每天至少要来回跑两三趟宿舍,鞋底都几乎要磨破了,自然也就顾不得留意她身边零碎的小事了,可是似锦和似研都一件一件的帮她记着呢!连生日等重要日子也瞒的密不透风的,直到当天筱筱才知道了。。
展开全部


“都可以。”

似锦说的相当肯定。

似锦说:“筱筱,赶紧站过来,许愿吧!”她们也轻声地吟唱着:“祝你生日快乐……”筱筱点燃蜡烛,又吹灭了蜡烛,切蛋糕的时候,第一块分给了似研,毕竟她今天受苦了;第二块分给了似锦,感谢她今天的出谋划策;第三块呢?分给了曾经的我们,感谢不舍不弃的陪伴;第四块呢?分给了妈妈,妈妈再也没机会给自己过生日了;第五块,筱筱分给了自己,希望自己未来能够越来越好吧。

两人睡起来之后头晕脑胀的,真的完美演示了我是谁,我在哪,我在干嘛。似锦能错失良机吗?便从床铺上面下来、坐在了椅子上、问道:“你们俩,还记得昨晚发生了什么吗?”似研说:“一点都想不起来了,发生了什么?”似锦苦笑的说:“你们都打算拜把子呢,还问我……”筱筱说:“不会吧,我们也没喝多少啊。”似锦指着桌子上的果酒瓶,这一桌子都是你们两个喝的,这下该相信了吧。似锦转头一说:“筱筱,你昨晚说的,什么山村,什么小庙,什么受欺负的,到底是什么啊。”筱筱反思了一会儿,接着开始整理床铺、梳洗、打扫卫生等一系列的事件,过后呢?筱筱一本正经的坐着,坐的非常直立……,筱筱说:“既然你们问了,我就告诉你们吧。”

似锦和似研慢慢地走远了,等上了二楼,两个人生龙活虎地跑着,一起跑回了宿舍。

这一刻,她们才意识到,筱筱以前的做法偏激都是有原因的,上天让她做了孤儿,从小又没有感受到妈妈的温暖,所以才会如此的。

不知不觉的就到了凌晨2点,筱筱的情绪还是很高涨的,她又鼓励我们喝一点酒,似研说:“好的,好的啊!”她便从箱子里面拿出了一匝果酒,递给了筱筱说:“这果酒很好喝,度数也低,你喝下试试。”筱筱说:“有你们陪着我,我感觉很有意义,今天我们要喝的不醉不归。”只听着瓶子哐当的响了一声,接下来的场景,想也可以想得到——筱筱、似研睡倒了。

自己身边每一个人的傻子。

似锦走在了我的前面,便逗起来那个女孩,虽然在炎热的天气里,但皮肤相贴还是很热,四人都打起了寒颤,而似锦和女孩面对面四目相对,感觉到似曾相识却一丁点也想不起来。女孩说:“你们是谁?为什么乱翻我的东西。”我们还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她便哭了起来,顿时似锦想要离远一点,但她却发现女孩的眼泪已经滴在了自己的身上,就这样她也没有必要一味地逃避,然后伸出手捧住她的脸,看着女孩用手指擦掉了她的眼泪。

生日当天,刚过了凌晨12点,筱筱还在网上投递各种简历,我们闭着眼也知道,肯定是一些服务员、酒店迎宾员、快递员等简单的工作,我们本想下来给她透个底、提个醒,我们还在纠结要不要说呢?筱筱已经趴在桌子上睡着了,这也就断了,只能等明天早上了。可是屋漏连逢偏阴雨,我们两个睡的可实在了,一觉不知不觉就到了早上的9点钟,惺忪的双眼还在打架,我们艰难的起床之后,筱筱早已经不见了,我们知道她肯定又去兼职了,没想到今天去的那麽早,我们叹了口气说:“还是没来得及说出口啊!”

被赶出来之后,我一个人漂泊无依,只能去一个地方,找一份兼职,毕竟还是要生存下去的,所以这麽多年来,我学会了不少的生存技能,但是你们放心,都是合理合法的。然后,我就在一家餐馆居住了下来、备考考大学,再之后的事你们也都知道的。

一丝凉风吹过,西部地区的天气说变就变,外面下起了瓢泼的雨珠,顿时将两人内心的狂躁温度给调整好了,在倾盆大雨中,两人的心跳确是如此的清晰,以至于两人早已分不清到底是谁的心脏在剧烈抖动,也不知道在一起相拥的感觉。

“唐筱筱——请来心理咨询室!唐筱筱同学——听到请来心理咨询室……”从心理咨询室里走出来一个学生助理在走廊里喊着唐筱筱的名字,但唐筱筱却因为自己内心的紧张傻傻的坐在长椅上,丝毫不动。这时似锦和似研忽然说:“没问题的,我陪你一起去咨询室。”这时唐筱筱才清醒过来,满脸惊恐的看着面前的两姐妹,战战兢兢的站了起来,和她们一起走进了心理咨询室。

“声音越来越接近了”似研对似锦小声地说道,似锦说:“是啊!”又过了一阵子,似锦看到了筱筱跑过来,便踢了似研一脚,似研大声的叫道:“好痛啊!”阿姨急忙地说:“怎么了,怎么了,是哪里不舒服吗?”在两姐妹的掩护之下,筱筱进去了。

似锦中午就醒来了,她靠着枕头玩起了手机,还给似研和筱筱拍起了照、留做证据,等她们醒来之后调侃。

5分钟后,筱筱也从里面出来了,我们赶紧喊道:“筱筱,这边……”筱筱边走边接电话,听电话那头的语气不是很自然,似乎还带着用强的。似研说:“筱筱,怎么了?”筱筱说:“班长刚才打电话,让我去一趟心理咨询室,还说要带上你们一起。”“什么事?说了吗?”似研关切地问,筱筱说:“电话里头太吵杂了,班长说了一大堆,没个重点……”“算了,不要瞎猜了,我们一起去吧,去了就知道了。”似锦掰着手指头说,之后,她们三个就一阵风地跑进了心理咨询室,却发现在咨询室里早已经有了一个人在里面接受着咨询,两人便在咨询室外的长椅上坐了下来。

小小的房间。这里的天台已经算是学校最高的地方了,但那比这里更高几米的地方仿佛更吸引少女们的注意,就这样在筱筱的邀请下两人终于爬到了那间小屋子外,但始终没有进去,看外面的陈设、打扫的一尘不染、应该是有人居住吧。

离开咨询室的时候,筱筱没有丝毫情绪波动地拽了拽似研的衣服说道:“早知道出问题的人会被叫去心理咨询室,就不在那天的调查问卷上乱写了。”我有时也会恐惧自己那令人作呕的内心,但不知为何那天却鬼使神差在心理调查问卷上填写了上去。似研也笑嘻嘻地说:“我也是乱写的,没想到会闹出这麽大的幺蛾子,真是失算啊。”筱筱也说:“似锦,一直在宿舍里像个大姐头一般会照顾人、帮助人,而且是个学霸,应该没问题吧。”听到这些话,似锦跑过来说:“我随便写的,感觉那个没意思……就随便填了……”

夜色降临,已经是晚上了,我们准备去楼下等她,我们也坐在了门口台阶的上面,我们说说笑笑着,直到似研等的都睡着了,靠在了似锦的肩膀上,似锦抬头远眺,还是不见筱筱的到来。宿管阿姨出来了,让我们赶紧回宿舍、要关门了。没想到已经到了关门的时间了,我们公寓一般都是晚上12点准时关门,因为一方面要顾及考研的学生,一方面呢?也要顾及去校外兼职的学生。似锦对阿姨说:“阿姨,我们知道了,我们马上……”似锦望了望天空,云层遮挡下的天空,星星的光亮依旧穿过云层,照亮着每一个角落,从不落下。似锦抚摸了一下似研的额头,似研惊喜地起来说:“姐姐,筱筱回来了”,还时不时的用手擦拭嘴角的口水。似锦说:“没有,该回了……”两个人魂不守舍地起了身、转过头、准备回去了,她们一步一个脚印得走着,走的非常慢……

我想要再次出门的时候,全村的村民来到了我家,他们一声不吭地就把我赶出了村子,我苦苦哀求他们,可否再多留我一天,让我再去找找妈妈。可是没有用,我最后一眼看到的还是妈妈挂在门框上的蒲团,是用芦草编织而成的。这麽多年来,我一直昼夜不间断的寻找妈妈,可是还没有找到,或许妈妈已经不在人世间了吧。

猜你喜欢

评论

我要跟帖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