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库 > 短篇
逐一2019签约,VIP,玄幻言情,东方玄幻《魔尊重生后只想咸鱼》(完整版)

魔尊重生后只想咸鱼

编辑:山川赋 作者:逐一2019

状态:连载 时间:2022-04-25 18:09:58

在读:17545 人

在线阅读 全部目录
大魔头秦玉华复活后,大彻大悟,简言之的仙魔牛逼,法力无边,长生不老,实际上都是忽悠人的!她最终决定已不再修练,选择放弃长生。她掰着手指头,算了算只剩的几年寿命后,恨严禁晚上当两百年用,玩了命的吃喝玩乐,可以享受人生。终于等到,六界大佬们坐忍不住了:天界太子:玉华,有兴趣当天界太子妃吗?魔尊:玉华,我魔后的位置永远是留给我你!冥罗界之主:玉华,冥罗界之主分给你做呀!秦玉华屡次摇摇头:你们别想忽悠我入坑,本人只想做一条消遥的小咸鱼。万万想不到没想起,前生与狠毒女配组CP的修仙天才洞渊,在吃了一口她做的桂花糕后,就锲而不舍的要渡她成了六界最强大符仙血泉地狱四周,有山如硖石大小铁围屏障,里面点缀着大大小小、星罗棋布的血泉,泉水传说是由世间惨死的血尸汇聚而成,泉面不断涌出通红的噬血泡,泡内充斥着极其可怖的煞气和怨气,一簇簇,一串串,飘散到空中,布满整个血泉。。
展开全部


随着巨脸消失在泉面,黑衣上仙的灵剑失去禁锢,顷刻间,穿透了怀玉瘦弱的身躯……

三艘古朴大气的船整齐的停泊在渡口,船上下来十多名身穿蓝色服饰的逸清派弟子。

她沦落至此,若是还不明白秦怀碧的险恶居心,便真是个傻子了。

她轻笑着摇摇头,从怀中掏出一张符纸,掏出只秃毛笔,这是秦家的符笔,名为点睛笔。一股灵力注入符笔,光秃秃的笔头处竟然长出黑色笔尖。

“魔头,哪里走!”一声震耳欲聋的断喝自空中传来。

黑衣上仙眉头微蹙,“碧池符仙,是你将这魔头藏身之所告知本仙,如今你这是何意?”

怀玉没有理会他,手中的红色光柱不停地打在伏羲神符上,神符的封印之力越来越强,泉面逐渐平静下来。

怀玉勉力施化一道防护灵符抛向空中,想要挡住这一击。可是灵符还未化成灵罩,便被这片碧光击散。

怀玉看了眼妙智头上灵光,灵仙巅峰。这人,她有点印象,前世是传道盛会的夺魁热门。

怀玉混身颤栗,望着血泉上那张恐怖巨脸,一千年来,自己努力修仙、被迫成魔、遭人陷害、濒临绝境,一直苦苦与命运相争,到头来,终是别人手中操纵的一颗棋子而已。

怀玉听着熟悉的罗氏唠叨,望了眼他头顶灵光,上世罗响死时已是玄仙修为,可现在却是更低阶的灵仙。

她练了魔功,身上的伤飞速恢复,那些骇人的噬血泡再也不敢凑近她身侧。不过五百年时间,她便冲破了十阶魔君,出了血泉地狱,查寻到当年灭她全家的仇人,以血还血,报了深仇。她也一战成名,成为魔界一方霸主,人称“圣符魔尊”。

她迟疑着低头审视身上,果然,自己此时仍是男儿外表,她女儿身份如今还没有败露,就算是罗响也是不知道的。

她在纸上笔走龙蛇,顷刻之间,一张灵符便画好。

罗响眼珠转了转,清咳一声,“那就让雍州第一才子罗少侠来命名,就叫星河长虹符吧!”

秦怀玉剧烈地打了一个冷战,前世她一切噩梦的开始,便是去参加逸清派传道盛会,祸源就是那玉清丹。

在场诸仙均被吓的魂飞魄散,尤其是秦怀碧,她眼中充满了恐惧,好不容易要整死秦怀玉,若让她翻身……

二人到集合之地——镜湖的西临渡口时,已经有不少门派的弟子在此等候了。

怀玉紧锁的眉头终于解开,像多年的郁结得以纾解般,长吐出一口气。

秦怀碧大骇:“她…她要用秦家人的心头血逆解伏羲神符!快快阻止她!”

相关资讯

猜你喜欢

评论

我要跟帖
取消
  • 笑容,&神符。
    笑容,&神符。

    那张巨脸露出得意的笑容,血泉也剧烈翻滚起来,猛烈的冲击泉面上的伏羲神符。

  • 她要用&的心头
    她要用&的心头

    秦怀碧大骇:“她…她要用秦家人的心头血逆解伏羲神符!快快阻止她!”

  • 不灵!&欢心愉
    不灵!&欢心愉

    黑衣上仙怒道:“魔头冥顽不灵!仙子你即将与洞渊上仙大婚,应该欢心愉悦才是,何苦为这魔头痛伤情志。”说完他目露杀机,祭起灵剑,促然大片碧色的光飞起,朝怀玉暴射出去。

  • 这一击&灵符还
    这一击&灵符还

    怀玉勉力施化一道防护灵符抛向空中,想要挡住这一击。可是灵符还未化成灵罩,便被这片碧光击散。

  • 不明白&了。
    不明白&了。

    她沦落至此,若是还不明白秦怀碧的险恶居心,便真是个傻子了。

  • 滴泪水&怀玉的
    滴泪水&怀玉的

    秦怀碧一愣,眼眶中掉落一滴泪水,似被怀玉的话伤害般,玉手轻轻扶额。

  • 巨脸面&,露出
    巨脸面&,露出

    巨脸面目狰狞,露出不可置信的表情,“秦怀玉,你在做什么?”

  • 祖是万&统治天
    祖是万&统治天

    混天老祖是万年前颠覆三界,差点统治天界的魔界至尊。黑衣上仙资历甚老,万年前那场大战的惊天动地,他依然历历在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