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库 > 短篇
弈澜签约,VIP,古代言情,古典架空《雁引春归》免费阅读

雁引春归

编辑:诗酒止步 作者:弈澜

状态:完本 时间:2022-04-20 14:26:07

在读:5387 人

在线阅读 全部目录
回中国古代为人妻,勉强不算好而已新婚夜,夫君带妾跑呸,且坐看你弱智到什么程度有道是,“极品”请让道,一心人是归宿而已没想起,配角好欺负,主角难干掉………………………………【俺开新坑鸟《明媒正娶》】☆6月PK通过中★,乃们的保底粉红票啊,请切记吝惜地砸给我吧,拜谢!◎_◎管事的嬷嬷一如既往地,用针划过铁皮子似的声音催着丫头们起床,丫头们依旧睁着睡眼毫不含糊地穿衣、整理。谢府的清晨,一切都如往常一般,丫头们梳洗完毕,在管事嬷嬷的检查下,一一都核准了能出去见人了,这才挥手:“熄灯,出院。”。
展开全部


顾雁歌只是在一旁淡淡地陪着笑脸,谢老夫人见了不免觉得有些不妥,连忙道:“郡主,君瑞这也是为国为君,没得办法。这一走就是半年余,也请你莫见责。”

“我既成了你,便替你好好活着,这男人我将会代你惩了责了,你便好好去吧。”现在的顾雁歌自然不会再留恋于那个,人人交口称赞的所谓“才华、豪气无可敌”的景朝“第一公子”。

“主子,今日晨膳,备了些时令的山野小菜,厨下特地细细烹了,主子正好尝尝新鲜。”扶疏和净竹把女子扶到桌前,丫头们又鱼贯而入,把一碟碟菜送上了桌。不消片刻,原本空空的桌上,已经摆上了几十样儿点心小菜,汤、粥、面等也十几样儿。

外头一个神采飞扬,眉目清俊的男子在一声声的问候声中进了正厅,整个人倒是透着股子贵公子的味道,举止仪容倒也算出色的,只是在顾雁歌看来,到底是个小男儿,也就配称个“第一公子”,而不是第一英雄之类的名头,且若是真英雄,却自是不求闻名于天下的。

“回主子,老爷今日去瑞王府吃宴,老夫人要去净尘寺上香,今日尚衣局会来府里给主子呈衣料,该制夏衣了。”扶疏立身于侧,一一细答了。

谢君瑞这才抬起头来,头一回细细打量顾雁歌,只觉得眼前的女子如正午的大太阳似的,看得灼眼,但“第一公子”可不喜欢这样骄灿逼人的女子,于是只是看了几眼就带着些不喜地撇开眼睛,看向了旁处。

女子脸上这时才有了几分真切的笑意,却也不见得有多么热络:“是了,我省得了,待忙适应了府里的一应事务,我便回宫去给太后娘娘、皇后娘娘请安。”

“回主子,是苜蓿芽春饼卷子。主子昨日说想用些鲜嫩爽口的,厨下便把这些小菜呈了上来,主子尝尝看,可入得口?”净竹夹了一个放在小碟里递了上去。

顾雁歌身后的贴身嬷嬷轻轻嗯了一声,谢老夫人看了顾雁歌这边一眼,这才想起一顾雁歌,连忙道:“君瑞啊,赶紧去给郡主请安,你这一走就是半年,我和你爹多亏了郡主照拂,这全府上下平平顺顺的,也是郡主的功劳。”

顾雁歌也是面上有笑,心里不耐,于是招呼谢君瑞坐下,让净竹去传饭,速速地吃完了把谢君瑞打发走,这才算安省清净。

净竹回头看了扶疏一眼,见扶疏已经取出了杏黄的凤舞流光裙,便又笑道:“主子,梳个归云鬓,用白玉芙蓉坠珠簪如何?”

谢君瑞这才抬头看向顾雁歌,慢腾腾地走过去,落在别人眼里肯定成了近卿情却一类的词儿,但顾雁歌却看得明白,那男人无非是不情不愿而已:“君瑞给郡主请安,这些日子偏劳郡主,扰了郡主的清净,还请郡主恕罪。”

顾雁歌略略惊讶过后,便想明白了,必然是谢老夫人让谢君瑞来的,要不然那个骄傲的“第一公子”,怎么肯屈尊前来和她一块同桌吃饭:“请郡马进来。”

顾雁歌指着的正是天天洒扫院子的青砂和朱砚,青砂、朱砚听了顾雁歌的问话儿,连忙把拾花的篮子放到一边,双双跪倒在顾雁歌面前:“回夫人,奴婢青砂/朱砚,拜见夫人。”

谢老夫人泪眼微湿地看着谢君瑞,谢君瑞也是眼中带着激动地看着谢老夫人,一时间倒很是一幅母慈子孝的美好画面,谢老夫人仔仔细细地看着谢君瑞,生怕漏了什么似的。

青砂、朱砚连忙又改口高呼:“奴婢拜见郡主,郡主千岁千岁千千岁。”

净竹出门吩咐了转回来,外头就有丫头来报,说是尚衣局的人到了。

“不安省的人有不安省的用法儿,若是安省,自然看重,不安省嘛,那就该用到哪就用到哪儿去,还怕没用处吗?”顾雁歌手指拂过身上压着金线的衣袍,漫不经心的浅笑低语中,一片华贵灼灿。

女子并不在布料上多做停留,只是朝着自己惯来喜爱的颜色指了指:“就这几样儿吧,我喜欢什么样式、花色,于嬷嬷也是清楚得紧。新妇衣该是怎么做,于嬷嬷比我更清省些,就看着做吧。”

女子眉眼不动,只微微动了动手指道:“进吧。”

相关资讯

猜你喜欢

评论

我要跟帖
取消
  • 久久地&进上来
    久久地&进上来

    女子支着额想了想,久久地应了声哦:“瑞王爷喜欢春茶,你去把府里茶园进上来的茶叶包了盒,请爹一道带过去。娘那里备盒沉香,净尘寺多用清素阁的沉香,悄悄把娘的檀香换了,拿擅香去,怕云慧师傅不喜。”

  • 子还是&奴婢就
    子还是&奴婢就

    于嬷嬷笑道:“雁主子还是一贯的宽厚,您嫁了,奴婢们在宫里可是想念得紧。这不,皇后娘娘一说该给您制夏衣,奴婢就求着来了。”

  • 道:“&也劳于
    道:“&也劳于

    女子这时倒露出点子笑意来,却犹是淡而骄贵地道:“劳娘娘惦念,也劳于嬷嬷挂记了。”

  • 水、洒&的丫头
    水、洒&的丫头

    黎明前,直街上一所大院的侧院里,响起一片稀稀拉拉的声响,丫头们这时候得开始起身了,打水、洒扫、除尘的丫头们才住在拙院。主子们跟前得脸的丫头,大都住在主子院里。

  • 叫顾雁&离于人
    叫顾雁&离于人

    女子名叫顾雁歌,是当朝帝王嫡亲弟弟的女儿,本是郡主之尊,父亲因战早亡,母亲也在不久后离于人世,自小在宫中长大,太后与皇后视若掌上明珠,比起一般的公主还要更得宠爱些。

  • 府吃宴&净尘寺
    府吃宴&净尘寺

    “回主子,老爷今日去瑞王府吃宴,老夫人要去净尘寺上香,今日尚衣局会来府里给主子呈衣料,该制夏衣了。”扶疏立身于侧,一一细答了。

  • 程与名&之后越
    程与名&之后越

    可就是遇上了这样的事情,顾雁歌依旧不愿声张,破坏了放君瑞的前程与名声,却不想自己惯是个骄傲的,回了房里之后越想越气,竟就那样气结于胸而香魂散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