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库 > 历史
夜惠美签约,VIP,古代言情,穿越奇情《妻居一品》免费阅读

妻居一品

编辑:来路生云烟 作者:夜惠美

状态:完本 时间:2022-04-13 19:02:26

在读:28668 人

在线阅读 全部目录
这是一个从男配慢慢的变为男主的故事。一个出乎意料的结局,本应赶下台一一鞠躬的姐姐占有了所有的财产,奔往幸福和快乐新生活时——再次穿越了。变为贪慕荣华的男配,没人能可以选择生母,但可可以选择人生道路,身在绝境又又何妨,命运皆有我作主。斩荆棘破圈套,我命由我不由得人。宅门生活,选夫嫁出去,上辈子不吃大亏,这辈子亏不吃,嘛俺是’狠毒’男配谁怕谁本文大权独揽,夜首次尝试大权独揽,请多支持,此外非常感谢古萧01做的封面,大爱无疆之。言下之意,你要求太多了,病床生被才称为孟先生的男子,从长相看浓眉阔目,鼻直口方,是难得俊男,他此时眼里溢满失望,白眼球上道道血丝,胡子邋遢,无平时纵横商场的气势。。
展开全部


这话丁柔说起来带着浓浓的讽刺,孟浩然虽然当时喝醉了,但记忆并未丧失,丁柔劝过,但无异于火上浇油,喝醉的男人一般越是劝说越是要开车,何况有丁敏在,孟浩然是自己走上了绝路,“那一天的路况···”

孟浩然放在被子手略略动了动,丁柔继续吐着烟圈,淡淡的烟雾中,丁柔道:”不吃惊,你能发生车祸,不吃惊,你能躺在这?不吃惊,我供她上大学的丁敏能去精神病院?孟浩然,你忘了新婚之夜我说过什么?”

如果他们夫妻有什么遗憾的话,就是结婚将近八年不曾有孩子,孟浩然看看丁柔依然苗条的身材,怒道:“你怎么这么狠心,孩子无辜的。”

“学弟我想同我前夫说几句话。”

丁柔能听出柔弱女子声音是发颤的,不能拿去仿佛用尽了所有的力气,是最大胆的一句话,丁柔迷惑了,六小姐是叫她吧,难道家道中落,被人逼债?丁柔有种感觉,事情绝不简单,脑中零星的闪过几个片段,丁柔串联不起来来,脑海中的宅子很大很奢华,人也很多,每一位出现脑海中的女人,无论是年岁大小,都是满头珠翠,珠光环绕,丁柔脑中最后的印象停留在一位少女的眼睛上,仇恨嫉妒,丁柔捂住你额头,太像了,那目仇恨的目光太像丁敏了,她是谁?丁柔记不住少女的长相···

“不行,不行,这不行。”

孟浩然瞪大眼睛,一副不敢相信的模样,“丁柔,我一直是爱你的,是丁敏那个贱人勾引我,你要相信我。”

丁柔已经不知不知觉之间,就将柔弱妇人护在身后,只是为了那双酷似母亲的眼睛,温润慈爱,如果说丁柔上辈子有遗憾的话,就是子欲养而亲不在。

如果丁柔会为了渣男自杀,是丁柔一生的污点,比丁柔识人不清错看孟浩然还觉耻辱。手不大,按年龄推断,这副身子年岁也不大,应该不超过十岁,双手干净柔软,并无劳作弄出的茧子,丁柔推测附身之人应该是哪家的小姐,可屋子里的摆设,换到现代都是古董很值钱,但放在古代,却不过是一般。

柔弱妇人咬了咬牙,慢慢凑手腕处褪下一个足金手镯,有挣扎,有不舍,懂行的丁柔看得出手镯比那对瓷瓶值钱,也是柔弱夫妇人最宝贵的首饰,兴许还保留着她的一段美好的回忆。

“我什么都没做。”丁柔眯眼一笑。“我只是通知所有的朋友太太,我-离-婚-了。”

丁柔马上翻身坐起,明朝?裹脚缠足?丁柔掀开了被子,仔细的看着双脚,并没缠足,如果穿越到必须缠足的明朝,丁柔宁愿死回去,缠足和贞洁牌坊一样,是对女子最残酷的迫害。消了心中的顾虑担心,丁柔再起疑惑,不是明朝吗?她到底被爱捉弄人的老天送哪来了?

虽然结婚后丁柔事事以他为先,不像大学时那般耀眼夺目,安心做他太太,但公司的哪一项决策能离开丁柔?打开局面是靠丁柔,安排同行聚会是靠丁柔,一切一切都有丁柔的影子,孟浩然是公司老板,但他在丁柔面前,孟浩然很自卑,柔弱需要保护的丁敏出现了,孟浩然找到了男人的尊严,娶丁柔是需要勇气本事的,这话是他最好的一个哥们说的。

“盛世地产的老总夫人也知道了?”

丁柔攥紧了拳头,她是答应了母亲,不会破坏任何人的家庭,可丁柔却被从小照料长大的丁敏···丁柔从不后悔设计的丁敏孟浩然,也不后悔将丁敏送去精神病院养老,只是遗憾母亲会为了丁敏而伤心。

丁柔是极具个性的女人,身上有着浮躁的现实社会所没有的真诚傲骨,不为权贵财富低头,自信夫妻同心能创出一片天地,只可惜所托非人,她全心辅佐的丈夫和自己的亲生妹妹有染,进而孟浩然提出离婚,丝毫不顾年多年的夫妻情义,丁柔的妹妹丁敏也是个不要脸的,勾引姐夫还要姐姐成全,这样的妹妹送去精神病院都是便宜了,

“车祸是你安排的?”孟浩然愕然,“黄蜂尾后针最毒妇人心,丁柔竟然没看出你有一副毒蝎心肠。”

“那对瓷瓶是老爷给六小姐的,你不能拿去。”

“你拿去变卖了吧,六小姐的药不能停啊。”

林朝生是他们这一代的风云人物,家世显赫,投资眼光极为精准,几次股市上操作,都大赚一笔,有共和国股神之称,身家以亿万,但丁柔却宁愿选择孟浩然共同奋斗,也不愿嫁给林超生当继室妻子,林医生和林朝生是远方表亲,听说过丁柔拒绝林朝生的内幕,‘我丁柔不嫁结过婚的男人,你来迟了。’

相关资讯

猜你喜欢

评论

我要跟帖
取消
  • 柔为了&陶瓷瓶
    柔为了&陶瓷瓶

    前生丁柔为了能同喜欢古玩的周太太谈到一起,促成和盛世地产的合作,丁柔没少下苦功夫研究古玩,从放在柜子上的那对陶瓷瓶上丁柔推断,年代是明朝?

  • 人咬了&,有不
    人咬了&,有不

    柔弱妇人咬了咬牙,慢慢凑手腕处褪下一个足金手镯,有挣扎,有不舍,懂行的丁柔看得出手镯比那对瓷瓶值钱,也是柔弱夫妇人最宝贵的首饰,兴许还保留着她的一段美好的回忆。

  • <p>&“那对

    &“那对

    “那对瓶子是六小姐的命啊,我怎么样都好,可六小姐不能有事的。”

  • 门,丁&眼,在
    门,丁&眼,在

    门口隐隐传来交谈声,丁柔听着越来越清晰,兴许会进门,丁柔动作利落的重新躺好,阖眼,在没弄清楚事情之前,她可不想露出破绽。

  • 指缝漏&是个念
    指缝漏&是个念

    胖婆子眼睛眯成一道缝隙,掂量着手镯,越发的满意:“要不怎么说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呢,您手指缝漏出一丁点,就够奴婢享用不尽的了,那对瓷瓶是老爷赏给六小姐,回不去主宅,总是个念想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