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二十二章 呵 邹鹏喜欢男的

诀恋青春之殇小说:第二十二章 呵 邹鹏喜欢男的

编辑:春风酿酒更新时间:2022-06-24 07:41:14
诀恋青春之殇

诀恋青春之殇

有些人的青春,总会随之而来着一些人的疼痛来结束了。16、7岁的年纪,对造成伤害一词还去理解得也不是很更透彻。“我而已想跟你玩一玩而已”这是很多施害者常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这个年纪的男生女生们容易深情,也容易妒忌,因为总是会会犯下一些自己都难以责任后果的错误。邹鹏是狼,被他盯上的羊,极少能全身而退。而秋伊,正好成了他新的猎物。从第一次看见了那双黑白分明且也没任何波澜的眼睛时,邹鹏就心里想如何把它填上各种情绪了。邹鹏对所有人说:“秋伊没办法我被欺负,你们要不然再被欺负她,别怪我不客套!”秋伊有着厚厚的护盾,只为了保护好自己。秋伊对邹鹏说:“如看着眼前这个陌生的教学楼,秋伊表现得很平静,因为她已经不记得这是她第几次转学了,自她开始上学以来,待过最久的学校是两年,最短的是半年。她的父母在这个地方工作多久,那她就待多久。。

作者:一口山竹 状态:连载

类型:都市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屋子里一阵噼里噼的响,像是玻璃砸烂在地上的声音。紧然后是一个中年人男子粗吼的声音:“滚,你跟你妈像,都是赔了货,赶快滚,老子不需要你管”自从6年前姜文芳离世后,周放就极少回这个家了。而如今两父子朋友见面更是像仇人像。周放拿起外套,看也不看醉在地自从5年前姜文芳去世后,周放就很少回这个家了。如今两父子见面更是像仇人一样。。...

精彩章节

屋子里一阵噼里啪啦的响,像是玻璃砸碎在地上的声音。紧接着是一个中年男子粗吼的声音:“滚,你跟你妈一样,都是赔钱货,赶紧滚,老子不用你管”

自从5年前姜文芳去世后,周放就很少回这个家了。如今两父子见面更是像仇人一样。

周放拿起外套,看也不看醉在地上一滩烂泥的周大春,砰一声甩上门就走。如果继续待下去,周放怕自己会忍不住揍周大春。

点了一支烟,周放一只手插在口袋里,过长的刘海遮住了眼睛里的情绪。

这个世界上,唯一不能选择的就是自己的父母。

拿出手机,找到那个唯一没有备注的号码,发过去三个字:在哪里?

齐悦看到手机短信,愣了一下,这还是周放第一次主动找自己呢。想到上次的不欢而散,齐悦虽然还是有点生气,可还是回了信息:在Gen乐园。

等我。

看到周放回的信息,齐悦开心得不得了。

“怎么了?谁的信息啊?”看齐悦这么高兴,邹鹏忍不住问。

齐悦邹鹏拉到一边说:“他说等下来接我,如果我爸问起,你就说我跟你们在一起啊”

看着一脸小女人样的齐悦,邹鹏白了一眼:“你不会今晚都不回家吧?”

听邹鹏这么问,齐悦睁大了眼睛:“想什么呢~就是晚点回而已,反正你看我信息行事就好”

“聊什么呢你们两个?”看着神神秘秘的两人,鲁韦也来凑热闹。

邹鹏看了一眼鲁韦:“你还是不要知道的好”

“到底什么事啊?”鲁韦还在追着邹鹏问。

……

韩洋看时间也不早了,问:“秋伊、何楚,你们怎么回家?”

“我和何楚等下一起搭公交车回家,很快的”

虽然现在已经是和平社会了,但是韩洋还是有点不放心两个女孩子这么晚搭公交车回家,于是说:“张良、江童,等下你们两个走吧,我送下秋伊她们”

听韩洋这么说,秋伊和何楚赶紧摆手:“真的不用这么麻烦的,按照公交车的速度,我们大概9点就到家了”

“行了,你们就别拒绝我了,而且我们差不多都住在同一条路上,没什么麻烦不麻烦的”

见韩洋执意如此,秋伊和何楚也不好再推迟。

轰~

一辆机车停在所有人面前,上面还坐了一位很有型的男生,虽然头盔遮住了他的脸,但是单看眼睛和鼻子,就知道也是一位帅哥。

正当大家都在好奇这位帅哥到底是何方神圣时,只见他丢了一个头盔给齐悦,清冷的声音响起:“走了”

见是周放,齐悦很高兴地跑过去将头盔戴上,然后坐上了机车。

韩洋一群人都惊呆了。

邹鹏眼睛直直地看着周放,周放也看着他。对于周放来说,邹鹏一行人无疑就是小朋友。

周放将自己的外套给齐悦:“穿上,冷”

鲁韦看着机车上的人,对邹鹏说:“这就是你们说的事是吧?”

邹鹏没有回答鲁韦,只是走过去,一双深邃的眼睛看着周放,但是话却是对齐悦说的:“有事打电话”

齐悦知道邹鹏一向对她和周放来往很是介意,但是却从来没有阻止过自己。

“嗯,走吧~”

听到齐悦说走,周放一轰油门就飞出好远。只留一群小朋友在风中惊叹。

“我草,悦姐不愧是悦姐,连认识的人都这么酷”一旁的张良忍不住夸赞周放。

鲁韦的脸色彻底黑了,语气里满是怨气地说:“酷什么酷!不就是一个混混嘛!”说完快步走开了。

见鲁韦走了,邹鹏看了看秋伊。

感受到邹鹏的眼光,秋伊想起刚才他在鬼屋帮助自己,努力扯出了一个露着钢牙的笑容。

看到秋伊那比哭还难看的笑容,邹鹏朝着鲁韦的方向追去。

“怎么回事?能不能给我个解释啊?他们这个到底是几角恋?韦哥喜欢悦姐,悦姐喜欢那位酷哥,然后鹏哥又喜欢韦哥,是这个意思吗?”

韩洋听着张良那乱七八糟的分析,给了他一个爆栗:“你这话你试试在鹏哥面前说一下看,看他打不打爆你”

确实,听着张良的分析,秋伊他们都觉得实在太离谱了。

邹鹏喜欢男人?怎么可能!

“行了,时间也不早了,都散了吧”

因为打了出租车,秋伊到楼下时还不到9点。跟韩洋道了谢就下了出租车。

韩洋付了钱,下车朝着秋伊的背影喊:“秋伊”

听见韩洋喊自己,秋伊转过头来:“怎么了?”

“以后也像今天一样多笑点吧~很可爱~”

看着韩洋那大男孩一样的笑容,而且对方还夸了自己可爱,秋伊的脸顿时红了:“嗯~~再见~”说完风一样地跑回了家。

……

周放带着齐悦一路狂奔了半个小时,最后停在了自己的公寓楼下。说是公寓楼,其实都很旧了,住在这里的大多是老人和一些像周放这样的穷小孩,楼下还经常有野猫野狗在底下转悠。

下了车,周放提着自己买的猫粮,在一棵树下叫了几声,很快就有几只猫出来了。

这些猫好像跟周放都很熟了,一点都不怕他,还很亲密地蹭他。

看着毛茸茸的猫,齐悦走过去:“好可爱啊~”然后想伸手摸它们的头。

周放见状,一把抓住了她的手:“小心,它们跟你还不熟,会咬你的”

听见周放说这些猫会咬人,齐悦赶紧将手伸了回来。

齐悦看着在树下和猫玩得开心的周放,周身都洋溢着小孩般的幸福,很难将平日里的他和现在的他对上。

也是啊~周放今年也才20岁而已,放在正常的家庭里,现在还在被父母爱护呢~

不过是环境在逼着他急速成长而已。

喂完了猫,周放带着齐悦向自己住的地方走去。

这是个老小区,没有电梯,好在周放住得并不高,只是3楼而已。

齐悦一路跟着他走上楼,越走心里越忐忑。认识已经3年了,这还是齐悦第一次来周放住的地方,不知道他为什么会突然带自己来。

周放打开房门,率先走进去。齐悦站在门口,踌躇了一会才走进去。

说实话,周放的房间根本不能用房间两个字来形容。因为房间里除了一张床再无其他的家具,连个坐的地方都没有。唯一的现代化工具就是那个烧水壶和床头的那盏灯。

看着这“极简风”的房间和此时正坐在床上看着自己的周放,齐悦紧张得冒汗。

周放拍了拍旁边床的位置,示意齐悦坐这。

齐悦抬着自己僵硬的腿走过去坐下。

从齐悦坐下那刻,周放就一直看着她。齐悦被看得脸都红了,但是却不敢看回周放,只敢看自己的脚下。

最后被看得实在不自在,齐悦起身:“那个……”

还没站稳,齐悦就被一个力道拉回去,直接摔倒在床上,然后一个身体压过来。

看着压在自己身上的周放,齐悦脑子里是空白的,身体僵硬得不行,只是睁着自己的凤眼看着眼前的男人。

周放一只手放在齐悦盈盈一握的腰上,另一只手用指尖轻触她的脸,又碰了她的眼睛、鼻子,然后顺着精致的轮廓一直向下。

感受着周放的举动,齐悦紧张得只听到自己急速的心跳声。

思想挣扎一番后,齐悦闭上了自己的眼睛。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