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二十章 真实的地狱体验

诀恋青春之殇小说:第二十章 真实的地狱体验

编辑:春风酿酒更新时间:2022-06-24 07:41:14
诀恋青春之殇

诀恋青春之殇

有些人的青春,总会随之而来着一些人的疼痛来结束了。16、7岁的年纪,对造成伤害一词还去理解得也不是很更透彻。“我而已想跟你玩一玩而已”这是很多施害者常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这个年纪的男生女生们容易深情,也容易妒忌,因为总是会会犯下一些自己都难以责任后果的错误。邹鹏是狼,被他盯上的羊,极少能全身而退。而秋伊,正好成了他新的猎物。从第一次看见了那双黑白分明且也没任何波澜的眼睛时,邹鹏就心里想如何把它填上各种情绪了。邹鹏对所有人说:“秋伊没办法我被欺负,你们要不然再被欺负她,别怪我不客套!”秋伊有着厚厚的护盾,只为了保护好自己。秋伊对邹鹏说:“如看着眼前这个陌生的教学楼,秋伊表现得很平静,因为她已经不记得这是她第几次转学了,自她开始上学以来,待过最久的学校是两年,最短的是半年。她的父母在这个地方工作多久,那她就待多久。。

作者:一口山竹 状态:连载

类型:都市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人到齐后,一行人朝着恐怖屋前行。为了做足可怕的感觉,所以恐怖屋离乐园的中心位置很远。并且周围但是那种杂乱无章的野草,所以是深秋,所以都黄了,周围一片萧索的气氛。而恐怖屋就在这片草地的中间,一个类似于假山的入口,山上一些枯死的树枝花草挂在上面,除了一面破为了做足恐怖的感觉,所以鬼屋离乐园的中心位置很远。而且周围还是那种杂乱的野草,因为是秋天,所以都黄了,周围一片萧索的气氛。。...

精彩章节

人到齐后,一行人朝着鬼屋前进。

为了做足恐怖的感觉,所以鬼屋离乐园的中心位置很远。而且周围还是那种杂乱的野草,因为是秋天,所以都黄了,周围一片萧索的气氛。

而鬼屋就在这片草地的中间,一个类似假山的入口,山上一些枯萎的树枝花草挂在上面,还有一面破旧得不行的旗帜在空中飘荡。假山两侧还刻着“血淋淋”的两行字: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看着周围这荒凉的环境和那张牙舞爪的字,一行人确实感受到了一点恐怖的氛围。

看见大家的反应,江童很满意:“怎么样?我说了很恐怖吧,如果要退出,现在还来得及”

听见江童的话,男生们第一个做出反应。

“怕什么,又不是真的,男子汉大丈夫,怎么会被这些假的东西吓到”张良大义凛然地说。

“就是,谁不进去我鲁韦都看不起他”

看来男生们都要进去了。齐悦看着秋伊和何楚:“你们两个怎么样?敢不敢进去?”

说实话,秋伊的胆子很小的,看着何楚说:“何楚,你想进去吗?”

何楚想了一会说:“去吧,来都来了,而且里面又不是真的,如果你怕的话,我牵着你的手好了”

见秋伊她们答应进去,齐悦又看向郝晓娟她们:“你们两个呢?”

郝晓娟才不想输给秋伊,于是硬着头皮说:“去就去,谁怕谁,朱芳也去”

其实朱芳是想在外面等他们的,可是见郝晓娟都替自己答应了,所以只好跟着去了。

走到鬼屋入口,突然一个化得跟孟婆一样的工作人员站出来,将所有人吓了一跳,当然邹鹏除外。

“我草,神出鬼没的,吓唬谁呢”邹鹏被吓得张口就骂。

孟婆一样的工作人员也不介意,微微欠了一下身说:“身入地狱不由己,跨过奈何得来生。施主,将这碗孟婆汤喝了吧~”

说完真的有工作人员抬来一碗黑乎乎的汤。

鲁韦一看,挺有意思的,第一个拿起一碗汤:“你还别说,还真的有内味了”说完就将那碗黑乎乎的汤喝了。

其他人见状,也拿起自己的那碗汤喝完。

见他们都喝完了汤,孟婆一样的工作人员又说:“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生死有命,各位施主将这生死状签了吧”

一行人又按照孟婆的指示在一张纸上写上自己的名字,然后按了手印,一切完成,其他工作人员又给他们每人戴了一副VR眼镜,一群人都不知道戴这个眼镜干嘛用。

只听孟婆又说:“既然施主主意已定,那就请进吧。既入地狱,切莫回头”

说完随着一阵浓烟,一群工作人员就消失了。

“怎么样?是不是现在就已经很刺激了?”江童还在为自己的机智决定而成就感满满。

看着这黑黢黢的洞口,没有人回江童的话,都在等谁第一个进。

邹鹏看都没看其他人,抬脚就走了进去。见有人走第一个,其他人也跟着走进去。

刚进洞口,一阵阴风吹过来,张良抓着韩洋的手臂说:“哥们,你可不能丢下我啊”

韩洋实在没办法将刚才还在外面大言不惭的张良和现在抓着自己的张良对上,在黑暗中白了他一眼:“出息~”

邹鹏一进去就找不到他了,然后是鲁韦和齐悦,再后面是韩洋他们。郝晓娟她们不愿意走在后面,一下子串到秋伊前面去,这下秋伊和何楚变成了走在最后的。

本来秋伊就害怕,所以从进来那刻就一直抓着何楚的手了。

感受到秋伊在颤抖,何楚安慰她说:“别害怕,抓紧我”

即使何楚在安慰她,可是秋伊还是控制不住地抖。这种害怕是对于未知恐怖的恐惧,实在没办法克服。

这个鬼屋完全是按照十八层地狱的结构来做的。从拔舌、铁树、孽镜地狱到石磨、刀锯地狱,一共十八层。也就意味着秋伊他们也要走过十八间恐怖的屋子才能出去,而且越到后面越恐怖。

走到第一层拔舌地狱,他们终于知道这个眼镜是干嘛的了,这是一副VR眼镜,一进房间各种恐怖的场景就印入眼前,而且很真实,像是在感同身受一样。

所谓拔舌地狱,就是将那些在世时经常挑拨离间、巧言善辩的人的鬼魂由小鬼用铁钳将他们的舌头生生拉长。

看着那些死后的人们被各种地狱小gui实施拔舌酷刑,每个人的舌头都被拉得老长,鲜血淋漓,在那里发出痛苦的呜咽声。还有那些小鬼张牙舞爪的样子,即使是男生也开始有点恐惧了。

不仅如此,整间屋子里还有其他扮gui的NPC们时刻在他们身边环绕,不时扯一下他们,偶尔又假装去扯他们的舌头,一行人都吓得不行。

惊吓声四起彼伏,邹鹏从一开始就不知道去哪了,鲁韦紧紧护住齐悦,秋伊也一直挨着何楚站着,朱芳怕得直接蹲地上了,特别郝晓娟的尖叫声都快对众人造成二次伤害了。

韩洋见状说:“大家冷静点听我说,我猜测这个鬼屋是按照十八层地狱来的”

听见十八层地狱,郝晓娟已经吓得不行了,说道:“我们回去吧,我不想往前走了,太恐怖了”

“我知道大家都很害怕,但是进来之前工作人员就说了进来后就不能出去,所以看来我们只能走到最后了”韩洋知道女生要比男生更害怕,于是安排到:“秋伊、何楚,你们两个跟着我和张良,齐悦已经有鲁韦保护了,所以江童你要负责郝晓娟和朱芳”

听见韩洋这么说,江童一百个不愿意,负责朱芳还好,可是郝晓娟也要自己负责,他都怕自己没被鬼屋吓到,反而被郝晓娟的尖叫声吓坏。

“韩洋,我能不能和你们换换,我负责秋伊和何楚行不行?郝晓娟那个尖叫声我承受不起啊”

看江童嫌弃自己,郝晓娟又爆了:“江童,你嫌弃我,我还嫌弃你呢”

“好了,都不要吵了,秋伊、何楚,你们两个跟紧江童,知道吗?”

虽然黑暗中根本看不到任何人,但是起码声音还是能听到。

“好的,我和秋伊会好好跟着江童”何楚回答道。

“郝晓娟、朱芳,你们两个跟紧我和张良,走吧”

将一切安排好后,韩洋一行人朝着下一个屋子前进,VR眼镜上都有路线指示的,所以即使他们看不见,只要跟着VR指示前进就好。

韩洋4人走在最前,江童3人走在最后。

第二间房是剪刀地狱。所谓剪刀地狱,就是将那些在世时给寡妇牵线搭桥的人的指头用剪刀一根根剪断。

俗话说十指连心,这样的痛苦不是所有人都能承受的。看着那些人痛苦地躺在地上打滚嚎叫,一群人的心都揪起来了。

为了更逼真地体验,那些血喷射到脸上时候,屋子里的NPC还会往他们脸上喷红色的水。

这几乎真实的触感以及眼前一片红红的液体,直接让郝晓娟崩溃了。

“血,血啊~~~”郝晓娟现在就像无头苍蝇一样到处乱撞,其他人被她撞得心惊胆战。

“别他妈乱跑行不行?妈的,你刚才踩到齐悦的脚了”鲁韦破口大骂,一点不给郝晓娟面子。

这时的郝晓娟哪里还怕鲁韦骂她,她现在只想快点走出这个鬼屋,一刻都不想待。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