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26章 蛇精病

龙域战兵小说:第26章 蛇精病

编辑:诗酒止步更新时间:2021-07-22 19:10:14
龙域战兵

龙域战兵

一代龙墓战兵,为了任务,兰溪都市,自此扶摇直上九万里,身边小跟班无数,校花?御姐?美女总裁?应有尽有,个个投怀送抱,且看叶放如何轻松玩转都市!扶正自己的大沿毡帽,露出自己白净英俊的俊脸。离开故土已有七载,即使身上疤痕无数,那刀削般的面庞却毫无伤损。。

作者:翼文 状态:连载中

类型:都市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别动。”“坦白一切从宽处理,排斥从严从紧。”“举起来手来。”“……”话说起一半,叶放脸黑了,女警根本也不是值勤路过此地,在仓库周围,一个个警察如同玩过家家从四面八方涌出来,手中端着“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精彩章节

“别动。”

“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举起手来。”

“……”

话说到一半,叶放脸黑了,女警根本不是巡逻路过,在仓库周围,一个个警察犹如玩过家家从四面八方涌出,手中端着手枪足足有十来个人,都冲进仓库。而冷娇娇泪痕滚滚的跑向陈星宇。

这根本就是陈星宇设计的一个局,他去报警了,把媳妇留在这里设局……不管有没有刚才的误会,他“猥琐犯罪”的罪名,都会被冷娇娇指证。

枪对叶放而言形同虚设,而叶放更想奉陪。

“嘀呜嘀呜。”警车走远。

“嘿嘿嘿,颜警官最针对的就是猥琐男,曾经有流氓在她的审讯室被审讯本打破脸,遇上她看你怎么死的,这就是得罪我陈星宇的下场。”见叶放等人被带走了,陈星宇得意得鼻子和眼睛都要笑到一块儿。

……

黑暗昏昏的审讯室。

叶放看到这审讯室,理所应当的想到禁闭室,说真的,摸着加固的审讯椅,感受这种漆黑的氛围,叶放更能熟悉自己——一匹潜藏在黑暗处的狼。

“哐当。”铁门给人打开。

进来的人是下午的警花,她的胸前多了一个工作牌,上有“颜穆青”三个字,叫叶放颇为聊赖,真是人美名字也美。

“姓名!”颜穆青把工作牌摔在审讯桌上。

脾气这么差!!

叶放咧咧嘴,答道:“叶放。”

“性别。”

“你看不出来?”

“老实交代。”颜穆青语言简短精炼,每一个字都像是一把利刃。

这种明知故问的问题,还必须装作一副“我问你,你必须有问必答”的权威,叶放摇摇头,说:“颜穆青。”

“你——”颜穆青一边惊诧叶放知道她的名字,一边愤怒叶放不老实回答问题,一根手中的钢笔脱手而出,砸向叶放的眼睛,“少给我扯淡,回答问题。”

“颜队!”看到这一幕,跟颜穆青一起进来的男警察慌了,钢笔尖端锐利,这砸出去叶放眼睛非得被刺瞎不可。然而,钢笔已经出手,阻止晚了。

“可恶,我又要挨批评了。”颜穆青也恍然回神。

她甩出钢笔,完全是身不由己,而警局有明文规定不能滥用私刑!

“哗哗哗。”钢笔旋转的声音。

钢笔脱出颜穆青的手中砸向叶放,叶放先仰面看向天花板,钢笔恰好擦过鼻尖,而紧随着,叶放一个帅气的甩头,钢笔无巧不巧停在他左边额头凸额骨旋转起来,仿佛他的额头骨是一只手,还是一只玩笔很溜的手。

“……神人也!”

看到这一幕,跟着颜穆青进来的高雄目瞪口呆。

颜穆青白了一眼高雄,面对叶放心道这男的耍杂技的?呵斥声:“把钢笔还给我。”

“美女,你说还给你就还给你?我要报案,你用这种态度对待一个蒙冤的百姓,这支钢笔是证据,我要用来起诉你。”叶放说得条条是道,那钢笔,被他低头间落在审讯椅铁板上。

打量两眼,钢笔笔头银白,笔身金黄,上面还有一副鸣凤图案,隐隐有些古老韵味,目测是派克品牌早期的钢笔。这年头,这种钢笔都成纪念品了。

“啪。”颜穆青一掌拍在审讯椅的铁板,拿回了钢笔。

叶放真想站起来给这妮子两巴掌,办案脾气这么大,完全蛮不讲理,“你想徇私毁灭证据?”

“少扯淡!猥琐男,老实交代我问的问题,否则,我就当你默认了所有的程序。喏,只需要签字就好。”颜穆青的回答干脆利落。

叶放一脸懵逼:“什么签字,我说了我是蒙冤的,我要伸冤。”

“伸冤?在作案现场,你一句话不说,到警署跟我说伸冤?是不是看到禁闭室的黑暗,想到余生就要在这样的环境里度过心生畏惧,就想要逃避法律制裁?”颜穆青霸气侧漏。

“呵呵,作案现场……”叶放先是笑笑,说,“如果作案现场我要说的话,你那些队友,可能会开枪,开枪……那么他们可能就不能跟你一起回到警署。而你,现在应该在医院的太平间了。”

“你在胡说些什么。”

颜穆青严重怀疑叶放有精神分裂症。

“胡说?美女,陈星宇欠我们工钱拿鞋子抵债,我们就是去仓库搬鞋子,陈星宇老婆在仓库里面受了点惊吓,造成了一点误会,我好歹也是助人为乐,可你说我什么?我这个人最讨厌别人用枪指着我的头……如果你不相信的话,找个只有我们两个的房间,试试看。”

叶放语气有些调侃似的,可神情却是那样严肃。

“神经病!!”审讯进行到一半,颜穆青严重怀疑叶放是神经病,拿起审讯本转身出去。

审讯室外,高雄摸摸头:“颜队,会不会真的是栽赃嫁祸,我看他们四个人的证词都是一致的。还有,冷娇娇身体检查报告出来了,并没有他们四个的DNA。”

“猥琐一定要DNA吗?吻、撕碎的衣服、压成堆的男人,难道不足以说明问题?”颜穆青先把证据全部撂在高雄面前,随口说,“这个男的我怀疑他神经有问题,给我联系县里的神经科医生。”

“颜队,如果他说的都是真的呢。”

“真的?你相信他跟美国大片里面的超人一样,能把枪变形,还是怎么样?”

“我只是听说梅田村好像有一个返乡的军人,不知道是不是他。”

高雄很无奈的说。

颜穆青对“猥琐犯”憎恨到骨子里,这高雄知道。可这起案件,四个人没有一个人承认犯案,并且,其他三个人都是老老实实的工人,这没有作案动机。颜穆青难道就不怕真的出错?

……

修水县凤凰山下凤凰别墅庄园。

这是修水县唯一一个别墅区,陈星宇知道他媳妇被警察带走,第一时间不是跟着警察回警局照顾冷娇娇,而是到这里找岳父冷健雄。

“岳父,娇娇她……她……我都跟她说过很多次的,叫她不要穿那么妖娆,你说她偏偏不听,现在被四个农民工给玷污。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