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17章 拒绝

龙域战兵小说:第17章 拒绝

编辑:诗酒止步更新时间:2021-07-22 19:10:13
龙域战兵

龙域战兵

一代龙墓战兵,为了任务,兰溪都市,自此扶摇直上九万里,身边小跟班无数,校花?御姐?美女总裁?应有尽有,个个投怀送抱,且看叶放如何轻松玩转都市!扶正自己的大沿毡帽,露出自己白净英俊的俊脸。离开故土已有七载,即使身上疤痕无数,那刀削般的面庞却毫无伤损。。

作者:翼文 状态:连载中

类型:都市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MMP,你怎么不去死呢,谢蓁蓉心中狂躁,这男的娴熟瞎掰,谢骏驰都成这样了,叶放竟然还想趁火打劫,以给她弟弟冶病为借口骗酒喝。“美女,我这酒可也不是自己喝,你弟弟要“美女,我这酒可不是自己喝,你弟弟要喝。”叶放一边说,一边靠近谢蓁蓉,真的要帮谢蓁蓉照顾谢骏驰,叫谢蓁蓉去买酒。。...

精彩章节

MMP,你怎么不去死呢,谢蓁蓉心中暴躁,这男的纯熟瞎掰,谢骏驰都成这样了,叶放居然还想趁火打劫,以给她弟弟治病为借口骗酒喝。

“美女,我这酒可不是自己喝,你弟弟要喝。”叶放一边说,一边靠近谢蓁蓉,真的要帮谢蓁蓉照顾谢骏驰,叫谢蓁蓉去买酒。

“滚呐。”谢蓁蓉忍无可忍的骂道。

她弟弟都昏迷不醒了,这个混蛋还开玩笑。

谢蓁蓉发誓,长这么大,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在公共场合发怒过。早知道给老爷子打电话,有他的命令开路,这会儿救护车肯定到了。

可现在什么都晚了。

谢蓁蓉愤怒回身,叶放微微弯腰的额头,正好跟她撞一块。

叶放忍不住为一股芬芳吸引了,稍稍愣神。

“你敢动手动脚,我剁掉你四肢。”谢蓁蓉瞪眼道,信错了人真可怕,这乡巴佬跟畜类似的,这么多人围观都想吃豆腐。

叶放的手就停留在谢骏驰的额头,触诊他的身体状况。

谢蓁蓉这女人简直是祸水做的,瞪眼都妩媚得不行,若非这么多人围观,叶放刚刚借机揩油,保证她事后没脾气。

不等叶放说话,这时人群里一个踮脚青年喊道:“离谢小姐远点!”

很快,一个青年从人群跑出来,眼睛咕隆咕隆转悠在谢蓁蓉那部位,摸着鼻子温声道,“谢小姐,你弟弟的病我来治。”

他认识我?

不管怎么样,这青年温文尔雅,身上还有一股药味,一看就是药房出来的人,极有可能是高素质、高涵养的医生,总之,不管怎么样,比那个乡巴佬强。

“我叫禹阳煦,都城医科大学博士毕业生,马上到海源市人民医院上班。博士学习的时候去过你们军营,当时,你正好来慰问呢,那么多舞蹈,就你那支跳得最好。”禹阳煦急忙介绍,有瞥眼叶放,沉声道,“你这种乡巴佬,站远点别弄脏了谢小姐的衣服。”

“站远点没问题,可你最好掂量掂量,他的气可不足了。”

叶放咧嘴一笑。

谢小姐……军营慰问……看着眼前这美女,叶放倒也想起一个人,全军区舞后!听说健舞软舞结合最好的一个,跳出了三军威严。不过,当初要到龙域中队慰问,叶放拒绝了。

听说因为那件事,舞后还暴怒,不知道是不是眼前这美女。

禹阳煦见叶放后退一步,那眼神肆无忌惮瞥着谢蓁蓉,顺带给谢骏驰看病,给谢骏驰稍稍把脉就断定道:“他就是痉挛性腹痛,导致呼吸困难,出现了短暂休克,神经进一步缺氧,才会出现疱疹。”

“痉挛性腹痛?你搞笑的嘛!”叶放真不知道现在的医学博士后是怎么培养的,就连他个业余的都不如。

“搞笑……”叶放一说到搞笑,谢蓁蓉就记起叶放刚才要白酒红糖,“到底谁搞笑,趁我还不能脱身,你最好有多远走多远。”

“没错,乡巴佬,你要不相信,留在这等我三针导引,针到病除,自取其辱也行。”禹阳煦见谢蓁蓉都跟他站在一边,傲娇的拿出银针,颇为高调的说道。

“行行行,反正不是我弟弟,死了就死了。”叶放转身,并没有急着离开。

一代兵王绝不会因为误会就斤斤计较,见死不救的。

“等着自取其辱吧。”禹阳煦说话间,已经给谢骏驰撸出小腹,一根银针,问问的落在谢骏驰肚脐眼下方3公分左右中极穴上。

“……”

谢骏驰没有任何反应。而他小腹上,紫红色斑点,以肉眼可见速度增多。

作为兵王,不管为了急救还是击杀,人体108处主要穴道叶放谙熟于心,提醒道:“中极穴必须仰卧取穴,并且,只能治疗生理不顺,跟他的病症相差甚远,你这样,会害死人的。”

“这只是血液畅行的正常反应。”禹阳煦说着,拔出第二根针,刺向谢骏驰胸口天枢穴。

最后一针,禹阳煦继续往上掀开谢骏驰的衣服,两手探向谢骏驰心口膻中穴,此时,叶放终于有些为谢骏驰的无知悲叹,“你这一针刺下去。他不死也要脱半层皮。”

“呵呵,白痴你懂什么,这一针下去,他马上就要苏醒了。”禹阳煦丝毫不以为意,一针刺向谢骏驰的膻中穴。见势,叶放悠悠然的转身离开人群,也就在叶放背影消失,针灸在谢骏驰膻中穴的那根银针“砰”的脆响一声,银针断掉。同时间,谢骏驰的身体紫血弥漫,酮身都变成了猪肝色。

禹阳煦惊慌了,谢骏驰这会儿应该气血缓和,恢复正常肤色的,一摸谢骏驰鼻孔,发现谢骏驰的呼吸已经断断续续,这是心脏衰竭濒死的前奏,“怎么会这样,我这针灸,绝对是治疗痉挛的。”

“禹阳煦?”

谢蓁蓉触摸到谢骏驰的呼吸已经断了,每个字都像一把军刀,插进禹阳煦胸膛。

禹阳煦恍然的回神:“谢小姐,我……我也不知道怎么会这样,肯定是那小子……对那小子呢,就是那小子的乌鸦嘴胡说八道,才会这样的。”

谢蓁蓉又不是傻子,怎么会相信“乌鸦嘴”这种荒唐话。

刚才那青年,才是真的神医。

“神医,神医……”完全顾不上搭理禹阳煦,谢蓁蓉急切的抬头寻找叶放,然而,叶放已经走开,她着急起来,放开谢骏驰寻找叶放,“神医,我求求你别吓唬我,我弟弟呼吸都没有了。”

“神医?谁是神医,哪里有神医?”

一道颇为戏谑的声音传来。

“……”谢蓁蓉被打脸了差不多,刚才对叶放不屑一顾,现在对叶放敬重为神医,可的确是她有眼无珠,相信了禹阳煦,才导致弟弟有现在的死境,“神医……神医,求求你救救我弟弟。”

叶放拿着一瓶二锅头,不对,是红色的二锅头!(莫非这就是传说中的红星二锅头?)

酒瓶的标签是二锅头,不知道叶放加了现在,现在二锅头是红色的。面对呜呼哀哉求自己的谢蓁蓉,叶放不置可否的笑笑,“现在要救他可没这么容易,呼吸都没了吧。”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