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5章 学乖点啊

龙域战兵小说:第5章 学乖点啊

编辑:诗酒止步更新时间:2021-07-22 19:10:12
龙域战兵

龙域战兵

一代龙墓战兵,为了任务,兰溪都市,自此扶摇直上九万里,身边小跟班无数,校花?御姐?美女总裁?应有尽有,个个投怀送抱,且看叶放如何轻松玩转都市!扶正自己的大沿毡帽,露出自己白净英俊的俊脸。离开故土已有七载,即使身上疤痕无数,那刀削般的面庞却毫无伤损。。

作者:翼文 状态:连载中

类型:都市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闯宫?不不存在的。只但是是去踩个老鼠窝而已。王福生的居所是个完全的独立别墅,两层的小洋楼和周围花圃栅栏统一安置地相得益彰,竟看起来有些唯美。但是许是做矿产生意涉了黑,家里少不只不过是去踩个老鼠窝而已。。...

精彩章节

闯宫?

不存在的。

只不过是去踩个老鼠窝而已。

王福生的居所是个独立别墅,两层的小洋楼和周围花圃栅栏安置地相得益彰,竟显得有些唯美。

不过许是做矿产生意涉了黑,家里少不得有些保镖护卫,从那二楼的窗子里还传出一些若有若无的靡靡之音有辱视听。

叶放摸摸下巴,突然觉得如果潜入进去有些不太好,总得给人家一个穿衣服的时间吧。

谁说龙域大龙头噬杀成性不讲人情,我明明是个好人嘛。

“什么人,干什么的!”迈步走向正门,被门前保安拦下。

叶放吹个口哨,“听说这里的主家是个大善人,小弟不才,想跟着老大混混。”

保安嘲弄地看了叶放一眼,来之前叶放又换上了牢里给的便装,在他看来这就是个土包子。

“走走走,老大可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看得上的,再逗留我可不客气了。”保安摆手应付到,甚至掏出一把寒光闪闪的匕首恐吓到。

叶放瑟瑟发抖,却铁了心一样站定不动,“不,今天我一定要见到王老板!”

“敬酒不吃吃罚酒。”虽是给王福生看门,可保安也是道上混过的小子,斗殴砍人没少做过。

现在靠着这颗大树更没什么顾及了,闻言直接掏出匕首刺向叶放。

叶放眉头一竖,反手抓住保安持刀的手腕轻轻一扭,惊叫声响彻庭院,匕首应声落地。

“有人来挑事!”若是这时候还看不出叶放的来意,那智商真就堪忧了。

从屋内外院蹭蹭窜出十几个保安气势汹汹地朝叶放扑来。

叶放不慌不忙,慢悠悠地走到人群前方,一拳闷在某人面部,职业的佣兵对人体各个组织穴位了如指掌,轻轻一拳就能将对方揍得失去战力。

于是,一路拳脚横扫,从没有人能是叶放的一合之敌,无论是棍棒匕首三角铁,面部后脑腰腿,只要叶放的手脚到处,便是一人的哀嚎。

“不堪一击。”叶放看向楼上,那处窗户慢慢打开。

王福生从中露出头来,破口骂到:“你们在搞些什么,坏人心情。”

这才看到楼下的场景,顿时骇然到:“你是谁!这是怎么回事!”

叶放一扭身子,踏着栏杆窜上对面空调外机,翻身进了屋子。

王福生缩回床上,指着叶放手都在颤抖,“你,你马上出去,否则我对你不客气!”

叶放皱眉,只因为王福生和他的情妇竟然都赤身露体,只靠一床被子遮盖了些正常部位。

“啊啊啊~”女人的叫声都要突破天际了。

反手一掌切晕王福生的情妇,下手将她甩在一旁,好似那美艳的胴体对叶放毫无吸引力。

“王福生王老板是吧。”叶放坐在床头,缓缓凑近。

“你,找死!”王福生反手从枕头下掏出一把手枪,就要扣下扳机。

“嘭”地一声闷响,王福生捂着额头撞到床脚,枪被叶放拿在手里把玩着。

“能找到一把枪防身也算不容易了,”叶放看着王福生,“可是我最讨厌别人拿枪指着我,你说我是赏你一颗呢,还是拿刀来呢?”

王福生惊骇地看着他,浑身发抖,额角被磕出的血迹流到眼前险些将他吓晕过去。

“你,你想干什么!”

叶放卸下手枪的弹匣,轻吹一口气,“干什么?干你!”

说着一脚踹向王福生的面部,狠狠碾着,“就凭你,也敢设计中心孤儿院?”

其实叶放知道,孤儿院是不会怕王福生的,只不过院长不想太麻烦老大和老二,才给了王福生自信。

可是既然这家伙这么不识抬举,自己又找上门来了,自然要好好教训教训。

“别打了,别打了,我真的是想资助孤儿院啊。”王福生含糊不清地说到。

“资助?”叶放从一旁的抽屉中取出一根香烟,随手点燃。拽着王福生的头发让两人面对面,“需要我把你这些年为了讨好路非明做了些什么事情复述一遍吗?”

王福生满脸是血,嘴角肿起,本来打算死不承认,可是看到叶放的眼睛,突然有种感觉--这家伙,杀过人!

如果自己再不承认,怕真会被对方……

“我认,我认,是我的错!”王福生疯狂点头,“我这就拿出两成家产资助中心孤儿院!”

“嗯?”叶放眉头一挑,这家伙还挺上道?

“还有你那儿子。”

“我马上让他离婚,并拿出一成家产给我那儿媳妇。”王福生连忙补充到。

手一松,王福生瘫倒在地上。

叶放有点难受,总感觉哪里不解气一样,可对方这种态度,他也不好再说什么。

“那就先这样吧,以后别惹到我头上,不然路非明也保不了你。”转身从窗户跳了下去。

“以后,学乖点。”

王福生点头称是,眼中却愤恨异常,掏出手机播了个号码,“之休,我被打了,叫你二叔来取证。”

挂掉电话,他咬着牙从嘴角挤出几个字:“整不死你,我白花那么多钱!”

叶放回到街头,看了眼时间,距离晚宴还有些时间。

突然想起林玉所说这是他们公司的联谊会,可为什么路非明的儿子会掺和其中?

林玉,是进了个什么公司?

正想着,一位少女匆匆走来,与叶放擦身而过。

叶放反手一抓,似笑非笑到:“姑娘,这就走了?”

细细一看,柳叶眉,瓜子脸,素面朝天却清新自然,水汪汪的大眼睛怕是要把人淹没进去。

身材玲珑有致,一身轻便的黑衣恰恰将之衬托的极好。

“你干嘛!”少女质问叶放,眼神却有些闪躲。

叶放托着下巴扫视少女,啧啧出声,“这么漂亮的妹子,为什么就是个贼呢?”

“你胡说,我哪里,诶你摸哪呢!”少女强行争辩,却不想叶放直接伸手摸向她的胸口,掏出一只手机,还顺便揩了把油。

手感不错,弹性极好。

打个口哨,叶放调笑到:“怎么,我的手机难道是自己飞到你怀里去了。”

少女羞得满脸通红,犹自要辩解,却发现毫无意义,狠狠跺脚。

“怎么说?”叶放把玩着手机,斜眼看着对方,“是你自己交代,还是我把你带到警局去交代?”

“我,我没什么可交代的!”少女脖子一梗,死不承认。

“哦”,叶放拽着少女就走,“那还是去警局吧,我刚刚看了,咱们头顶就有摄像头,角度刚好,除了没拍到我摸你的胸什么都拍到了。”

“什么!”少女惊叫。

叶放点点头,“没错啊,我早就看到摄像了,所以专门挑了角度,他们看不到我摸你胸的。”

少女疯狂挣扎,逃开了叶放的控制双手抱胸,“流氓!”

“一般一般,流氓和小贼挺配的。”叶放邪笑,“要不要考虑和我来段露水姻缘啊。”

少女紧咬牙关,窝在一旁不说话。

“说吧,为什么要偷东西。”叶放盘膝坐在一旁,托腮看着少女。

少女抬眼看他,恶狠狠地咬牙,“我说我就是偷着玩,过两天还会还回去你信不信。”

叶放点头,“我信啊。”

“我知道你不信,可是……”少女自顾自地说着,突然一愣,“什么?你信了?”

“对啊,我信了。”叶放点点头,微笑着说到。

多年的谍战反间经验,他早就有了一手出色的察言观色能力,鉴别对方是否说谎只是很容易的一件事情而已。

不敢说比得上专业测谎仪,但也八九不离十,少女的话是真是假,他比谁都清楚。

少女伸手摸上叶放的额头,“大哥,您别是发烧了吧。”

叶放一脸黑线,“我说信你倒还不开心了,是不是我就该抓你进局子你才觉得正常?”

少女讪讪地笑着,继续说到:“其实我是盗门的人……”

“你也知道,盗门嘛,总管不住自己这双手,但这不是乱世,又不是活不下去,盗门绝不该存在……”少女委屈地很,“所以我每次想下手的时候,就随便找两个人摸一把,过个瘾就给人家把东西寄回去,这么一来甚至还被送了几面锦旗。”

“……”叶放望天无语,先偷了东西,再告诉别人你的东西我捡到了,还给你。

然后就这么还拿了几面锦旗。

这世道疯了吧!

至于少女所说的盗门,叶放倒是有些了解。

古有三百六十行,行外有八行,不在正经营生之内。

虽然人们认知的外八行是金点、乞丐、响马、贼偷、倒斗、走山、领火、采水,但这些都是盗门行附属。

因此实际上盗门只是外八行其中一门,却也是最大的一门。

如果少女真是盗门的人,那也确实不容易了,这种技巧,传也不是,不传也不是,难怪她会如此行为。

沉吟一番,叶放突发奇想,如果能将少女收入龙域,那绝对是一员大将!

打定主意,伸手抓住少女的手腕,无视反抗,强行将她拖进一个小巷里。

“来人啊,强x啦!呜呜~”少女无力地挣扎,眼里满是绝望。

叶放玩心大起,邪笑着说到:“叫吧,叫吧,你叫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来救你的。”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