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20章 欠我一条命,得还

重生之侯门毒妃小说:第20章 欠我一条命,得还

编辑:风月瘦如刀更新时间:2021-07-22 11:20:40
重生之侯门毒妃

重生之侯门毒妃

上一世,侯门嫡女却被退婚,沦为嫁入商人妇,助渣男上青云。却掉入被毒哑弄瘫被弃,庶妹登堂入室,受尽屈辱折磨而死!涅槃复活,她步步谋算,惩恶奴,毁庶妹,划开那些虚伪的的嘴况且他之前所娶的正室乃是安宁侯府的嫡女,缠病床榻一年多,已经是油尽灯枯,嫁给文家三年,一无所出,文云浩情深之极的事早被众人所称赞。。

作者:且为东风住 状态:连载中

类型:短篇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秦云秀淡声道,精致优雅的面容上掠过一丝阴狠,阮氏当心的看了几眼周围,轻声问:“女儿,也不是说了安排好好了吗,怎么最后倒霉透顶的是秦云薇?”“想谋算秦云歌的人是云妃娘娘,出宫之时,是刘姑姑亲自送她,神色恭敬,秦云歌则对她嘱咐道:。...

精彩章节

秦云秀淡声道,精致的面容上划过一丝阴狠,阮氏小心的看了一眼四周,低声问:“女儿,不是说已经安排好了吗,怎么最后倒霉的是秦云薇?”

“想要算计秦云歌的人是云妃娘娘,不过被她逃掉了,而这次......”

后半句她并未说出口的,面色有些难看,事没办成,回去了该怎么交代?

阮氏愤愤不平的跺了跺脚,实在是浪费了这么个好机会!秦云秀没多说什么,直接便回去复命了。

出宫之时,是刘姑姑亲自送她,神色恭敬,秦云歌则对她嘱咐道:

“娘娘在宫内,明枪暗箭甚多,包括这一次也是,还刘姑姑多加提防着。”

“老奴会的,郡主也不请小心些。”

“我知道,多谢的姑姑提醒。”

到了宫门口,她看了看,怎没发现秦府的马车?正狐疑着,一辆马车向她驶来,停在了她的面前,车帘被撩开,楚琰嘴角含笑的看着她,低声命令:

“上来。”

秦云歌皱了皱眉头,四处看了看,却也不扭捏,还真的抬脚上了马车,楚琰有几分诧异,问:

“这么听话?”

“王爷有命,不敢不听。”

她淡声回应,就坐在他对面,眉目淡然,气质温婉,极具欺骗性,楚琰忍不住想到她威胁人的阴冷的模样,忍不住勾了勾唇角,眸子幽深,低声问:

“不想对本王说什么?”

“那要看晋王想听什么。”

她抬眼看他,眸光暗动,似有水光划过,凤眼轻眯着,她的脸说不上多精致,那双眼眼却幽深之极,楚琰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不如说说,你一个深闺女子,怎会敢杀人?”

秦云歌脸上划过一丝嘲讽,冷笑一声道:“若不反抗,那我就等着被人按上与人苟且的罪名,要么嫁给那个侍卫,要么自尽而死,这两个结局都不是我想要的,那就是他死了。”

话语中戾气甚重,楚琰却饶有兴味的看着她,明明口中说着这么凶狠的话,为何,他反而觉得那么顺眼呢?

“撞柱自尽的戏码也是你故意的?若不是我拉着你,难道你的打算撞过去?”

他又问,眸中暗光浮动,那俊美之极的脸上竟显得有几分蛊惑,秦云歌避开了他的眼神,淡声道:

“怎么可能,我已经安排好了,就算没有你拉着,也会有宫女来拦着,只是被你抢先了而已。”

楚琰忍不住失笑:“你的意思,是本王多管闲事了?”

“不是,王爷的救命之恩,云歌心底一直记着。”她态度不软不硬,不算疏远,却也没显得多热络,就这么清清淡淡的,反而挠人心肝。

楚琰嘴角微勾着,凑近了一些问:“仅仅是记着而已?没打算还?”

秦云歌坐直了身子,一脸严肃警惕的模样问:“你想要我怎么还?”

“一般来说,救命之恩,当以身相许。”

云歌面色一僵,心底有些发慌,以身相许?日后他会登上帝王之位!前世的她跟他可一点关系都没有,为何,现在他会对她说这种轻薄的话?

他娶的应该是姜容,登基之后没多久,便又纳了第一美人秦云秀为妃,后宫充盈,从不缺女人,杀伐成性,成为最大的赢家!

“晋王莫说笑了,我怎么能配的上晋王?”

楚琰笑了起来,眼底却无半丝笑意,嘴抿着显得有几分薄情,眼神锐利,淡声问:“配不配的上,并不由你说的算。”

“云歌已经心有所属,所以,还请晋王自重。”

她立即反声回应,样子十分认真,看不出半点虚假,楚琰脸上的笑意淡了下来,冷声逼问:

“谁?”

“这事貌似与晋王并无关系吧。”

气氛顿时冷了下来,秦云歌后背贴着车璧,手心忍不住冒汗,这可是那个以铁血手段出名的帝王,她这么说,会不会惹怒他?

只是让她低头,那是万万不能的,那几句不过是玩笑话,却也是试探,他天性多情,后宫那么多妃子,只是对她有点兴趣而已,可她根本不想跟他有任何牵扯!

不想当他那后宫之一,所以,该撇清的一定要撇的干干净净!

从宫门到秦府并不算远,秦云歌低着头,大概算着路程,楚琰冷着脸,时不时的看她几眼,气势冷冽,让人有些呼吸不过来。

秦云歌硬是从头到尾都没抬起过头,到了秦府门外,说了一句,我到了,便撩起了车帘朝外走,楚琰冷眼旁观没拦着,只是在她抬脚要下去的时候,说了一句:

“你欠我一条命,得还。”

云歌身子一僵,依旧直接跳车下去了,背脊挺立着,如青林之竹,看着倒有几分气节,车缓缓行走,秦云歌这才微微松了口气,额头上冒了一些虚汗,这位可不是善茬,他说的那句话到底是何意思?

刚回到院中,那秦云薇却在她院内发疯似的砸东西,几个丫鬟都跟本劝不住,绿萼左脸上还有一块鲜红的巴掌印记,一地的残渣碎片,一看她来,白芍忙迎了上来,红着眼道:

“小姐,三小姐要将屋内的东西全砸了,我们根本拦不住。”

秦云薇一看她来,狠狠的将手中的那青花瓶子给摔了,啪嗒一声直接摔成了碎片,眼色阴毒,好像恨不得要咬下她一块肉来。

“白芍,算下她到底砸了多少东西,一共值多少钱,全都报到夫人跟父亲面前去,三妹,继续砸,我屋内还有不少。”

秦云歌气定神闲道,脸色清冷,似是一点都不在意那满地的碎片,秦云薇冷笑出声:

“你以为搬出夫人跟爹来,我就会害怕吗?你毁了我,我要跟你同归于尽!”

说着她已经朝她冲来,手中拿着那碎裂的瓷片,看着十分尖锐,白芍看着就要冲上来替她挡,秦云歌却将她推开了,她手中的瓷片刺向她的颈部,而与此同时,一根金钗则抵在了她的腹部!

“同归于尽是吗?你重一分我便重一分,你可以试试。”

她的声音微淡,却透着让人心惊的寒意,云薇脸色煞白,手颤抖着,却怎么也不敢下手,她怕死!

“不敢么?不是说要同归于尽?云薇,我给你这个机会,让你报仇,用我的命赔你的命。”

她每说一句,秦云薇的脸色便白上几分,手一松,那瓷片掉落在地,她捂着脸哭了起来:“为什么你要这么对我,为什么要毁了我!”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