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16章 找茬

重生之侯门毒妃小说:第16章 找茬

编辑:风月瘦如刀更新时间:2021-07-22 11:20:39
重生之侯门毒妃

重生之侯门毒妃

上一世,侯门嫡女却被退婚,沦为嫁入商人妇,助渣男上青云。却掉入被毒哑弄瘫被弃,庶妹登堂入室,受尽屈辱折磨而死!涅槃复活,她步步谋算,惩恶奴,毁庶妹,划开那些虚伪的的嘴况且他之前所娶的正室乃是安宁侯府的嫡女,缠病床榻一年多,已经是油尽灯枯,嫁给文家三年,一无所出,文云浩情深之极的事早被众人所称赞。。

作者:且为东风住 状态:连载中

类型:短篇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一间再普普通通但是的厢房之中,秦云歌满眼戾气,手指中沾染到了鲜血,那名侍卫被丢在了地上,手捂着颈脖,血不断地的渗出,身子不停地的抽动着,眼瞅着着是活不长了。“没想起,秦小“没想到,秦小姐这么果决,就算我不出现,这人也会被你所杀,伤不到你半分。”楚琰站在离她不远的地方,淡声道。。...

精彩章节

一间再普通不过的厢房之中,秦云歌满眼戾气,手指中沾染了鲜血,那名侍卫被丢在了地上,手捂着颈脖,血不断的渗出来,身子不停的抽搐着,眼看着是活不长了。

“没想到,秦小姐这么果决,就算我不出现,这人也会被你所杀,伤不到你半分。”楚琰站在离她不远的地方,淡声道。

秦云歌冷笑一声:“晋王何必说这些风凉话?杀了他,落的一个杀人的名声,晋王救了我,我自然感激万分。”

楚琰受用的勾了勾唇角,低声问:“想不想报复回来?”

秦云歌脸上划过一丝阴冷,一年的受辱与折磨,磨练了她的心性,口不能语,身不能动,被人用针刺用火烫,什么折磨的法子都在她身上用过,却求死不能!

她怎么会不恨?早恨不得嗜其血肉,将那些人挫骨扬灰!可是重生并不是万能,甚至因为改变了一件事,而会影响所有事情的走向,前世,没有惊马,更没有差点被人算计与侍卫苟合!所以,她每一步走的艰难而小心。

“想!”一个字便暴露了她的不甘。

楚琰的嘴角微勾着,能狠心敢用金钗伤马杀人的女人,是有几分胆识与果敢,也不枉费他出手帮她。

“这侍卫是云喜宫的。”

秦云歌一听,眼色越发冷厉,云喜宫的云妃与赵王妃是亲姐妹,一旦被撞破,她与这侍卫苟合,那么不说安宁候府颜面尽失,她也会沦为所有人的笑柄!

“我知道了,谢谢晋王相救,我不能消失太久,先回去了。”

她朝他福了福身之后,看了一眼那还在抽搐的侍卫,蹲在了他面前,那金钗还插在他的颈喉处,他眼神惊恐的看着她,她温柔的笑着,一字一句对他道:

“你主子想用你来毁了我是吗?可惜要赔上你的命,实在是太遗憾,等你死后,我会让人将你的尸体给烧了,让你....尸骨无存。”

在那侍卫惊恐的眼色中,她抓着那金钗狠狠的又刺进去了不少,彻底了断了他的生机,又一把将那钗子拔了出来,在他身上擦了擦,直到那血迹被擦干净之后,才又戴在了头上。

“劳烦晋王帮忙处理下这人的尸体。”

她转过身淡声道,并朝楚琰福了福身,面容精致而温婉,看着十分无害,楚琰眼底划过一丝暗光,嘴角轻抿着,说出颇有深意的一句话:

“放心,本王一定让他,尸骨无存。”

秦云歌眉头微皱着,他救了她,之后还要帮她善后,欠下恩情是要还的,故此,她低声道:

“这一次的恩情,云歌记下了。”

说完便走了出去,楚琰抿唇笑着,这女人只说记下,可没说偿还的事,好狡猾的女人,瞥了地上的尸体,淡声吩咐了一句:

“暗影,将尸体处理了,记得要连渣都不能剩。”

“是。”

暗中传来了回应,楚琰也抬脚走了出去,夜色昏暗,宫内却是灯火绚烂,那女人能这么干脆利落的将侍卫杀了,而且丝毫都没顾忌他,倒是个有趣的女人,不知她到底会怎么报复回来?

让人将那宫女拉下去之后,德妃面上如常的继续招呼着,心下却十分担忧,后宫不乏那些勾心斗角倾轧害人龌龊事,之前就有人想利用秦云薇算计修儿!

而如今,又谋算到了秦云歌的头上!

对一旁的刘官女耳语了几声,让她暗中派宫人去找,那云妃突然当着众人的面,扬声问:

“姐姐,怎不见你那位外甥女?之前瞧着甚是清丽可人,真是可惜,她本来要成我姐姐家媳妇的呢。”

她这么一提话茬,别人自然想到两家退婚之事,安宁侯上朝奏请,大骂赵王一顿,圣上许二家解除婚约,可这一退婚,对女子声誉有损。

德妃眼色一闪,面上含着笑,声音却冷了下来:

“圣上已下旨解除两家婚约,妹妹旧事重提这又是为何?”

云妃嗤笑一声,娇笑着说:“瞧姐姐说的,妹妹也只是感慨而已,世初才入翰林院不久,也甚是操劳,我这当姨母的着实心疼呢,对了,你那外甥女听闻身子不好?女人家的,得好生养着,否则,以后若嫁人了,不能生养可如何是好?当然,本宫这可不是说她。”

这意思分明是说她不能生养!德妃想着刘姑姑之前跟她禀告那媒婆肆意诬蔑云歌之事,若非云歌提前有所准备,或许就被她们得逞了,所谓赵王府竟用这么卑劣的手段!

而如今这个云妃更是堂而皇之的提起这事,当着众夫人的面有意诬蔑,若不好好解释,恐怕,所有人还真以为她不能生养,这对一个女人是多么莫大侮辱!

“妹妹说话可真是口无遮拦,妹妹可还记得赵王府家请去了林媒婆?她因诬蔑之罪已送入了大牢,而妹妹是宫妃,更得注意分寸,要知道,圣上最不喜搬弄是非之人。”

“你!”

云妃被气的脸色都变了,那娇艳的脸上划过一丝愤怒,可随即又笑了起来,擦了丹蔻的手挽了挽云鬓,冷笑着说:

“说起来,那位秦小姐这么久了都没出现呢,莫不是出了什么事?妹妹真担心,这秦小姐步了前朝永乐郡主的后尘,趁着宫宴之时,竟与男子苟合,丢尽了脸,最后三尺白绫羞愧自尽而死了。”

德妃啪的一声,一旁的杯子都被她摔到了地上,冷眼盯着云妃,眯着眼寒声道:“云妃,你不要太过分了!”

云妃笑的越发无辜:“姐姐,妹妹我只是说笑而已,你又何必动怒?”

云妃地位虽比不上德妃,可也算是受宠的,不过像这么明着扛上还是初次,其他宫妃,位分低的没说话余地,位分高的,又只顾在一旁看戏,德妃太过受宠,又有四皇子这个倚仗,娘家又是镇国将军,风头极盛,谁不眼红?掐起来才好!

秦云秀与阮氏静坐在远处,冷眼旁观着,恨不得说的越过分越好,云妃的话,对秦云歌来说,无异于是辱没了她的名声,一旦传出去,谁还敢要她?!

而那些个官眷贵夫人也暗自琢磨着云妃话中的意思,看来这秦大小姐品性不佳,实在难为佳妇,又是个退过婚的,纵然有德妃娘娘这个靠山,去也未必是良配。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