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26章 蜜月前夕

代嫁娇妻暖心宠小说:第26章 蜜月前夕

编辑:朱唇点点醉更新时间:2021-07-22 09:14:16
代嫁娇妻暖心宠

代嫁娇妻暖心宠

继妹抢去宋安歌的暗恋对象,求着她成全自己。便李代桃僵,宋安歌成了人人羡慕嫉妒的陆少奶奶。陆少对她万般细心呵护,溺爱至深,就连冲澡也要亲手侍候。宋安歌小心翼翼,却没能抵得过江忘川的存在,对于宋安歌而言,便是如此。。

作者:阿锦 状态:连载中

类型:仙侠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在去马尔代夫的前一天早上,宋安歌始终在不迭地拾掇东西。她手忙脚乱地拾掇着自己的衣服,还上网吧查了查那的气候,更方便自己可以选择该带的东西。屋子里乱糟糟的都是她的东西,她装进行李箱一样,就把那一件划入,收拾的时候想起来要补充的,再拿起笔记下来。宋安歌一想到自己明天要跟他一起去海边,就不由自主地激动。。...

精彩章节

在去马尔代夫的前一天晚上,宋安歌一直在忙不迭地收拾东西。她手忙脚乱地收拾着自己的衣服,还上网查了查那的气候,方便自己选择该带的东西。屋子里乱糟糟的都是她的东西,她生怕自己忘记带什么,于是索性找了个纸条,把自己需要的东西都记下来。

她装进行李箱一样,就把那一件划入,收拾的时候想起来要补充的,再拿起笔记下来。宋安歌一想到自己明天要跟他一起去海边,就不由自主地激动。

她慢吞吞地收拾着,时间不知不觉地过去,已经十一点半的时候,她还没有困意,一心收拾着东西。

正当她往箱子里塞东西的时候,手机的屏幕亮了,她拿起来看了一下,是陆君城给她发的信息:“安歌,睡了吗?”

“还没有,我在收拾东西。”宋安歌快速地打了几个字,打过去。没等她转身,电话就已经响了起来,“喂”她拿起手机,将它夹在脖子与肩膀中间,两只手还在忙乎着。

“怎么还没睡?”陆君城已经洗漱过,躺在床上,不知道她有没有睡着,所以就先发了个短信,看到她回复,他便忍不住打了个电话过去,想听听她的声音。

“我在收拾东西,马上就好了。你都收拾好了吗?我们明天几点的票,到那住的酒店要不要提前订好啊,还有,我们明天到那以后……”

“安歌……”陆君城打断她喋喋不休的话,他没有想到她会考虑这么多,这些事情他其实早就已经交代手下的秘书办好了。

“你不用担心这些,我都已经准备好了,明天你只需要把自己带着就好了,跟我在一起,你不用考虑这么多,放心地把自己交给我就好。”

昨天忙完公司的事情,他就交代秘书订好了第二天一早的机票和酒店。然后回到家里,他在电脑上查了一下马尔代夫周围的景点,还有当地特色的美食。

这么重要的蜜月,他当然要做好万全的准备,给安歌留下一个难忘的回忆。

“好……我知道,我只是……有点太高兴了。”宋安歌郝然,她忘记了,陆君城是个雷厉风行的人。这种事,怎么会轮得到她提醒,她暗自懊悔自己怎么没有想到这一点。

陆君城听到她说的话,唇角微微勾起,他虽然不希望宋安歌太过于操心,但是她这么重视这次的旅行,倒让他心情大好,这说明宋安歌在意他啊。

“安歌,早点睡吧,明天早上八点,我去找你。我可不想看见我的老婆带着黑眼圈跟我一起去度蜜月。”陆君城打趣道,现在确实也很晚了,他怕宋安歌睡得太晚精神不好,会影响她的身体。

“嗯,那你明天早点过来,我给你做早饭,我们一起吃,然后再去机场,好不好?”宋安歌酥酥软软的声音,像是在湖面上荡起一圈一圈的涟漪,令人心神荡漾。

“好,晚安。”陆君城当然答应了,他的小女人为他洗手作羹汤,多么幸福的一件事,他拿下手机,等待着电话那头的人挂断。

宋安歌说了句晚安,但迟迟不见他挂电话,于是又“喂”了一声,她以为陆君城是还有什么事,所以没有挂电话,“我在等你挂电话,你先挂。”陆君城温醇低哑的声音响起,宋安歌不好意思地又说了句“晚安”,然后挂断了电话。

挂掉电话,宋安歌痴痴地望着手机屏幕上通话记录里“老公”两个字,心里说不出的异样,她甚至能够感受到空气里停留的温馨。

她把装好的行李箱竖起来,靠在床头,然后在手机上定了早上六点的闹钟,便躺到床上睡觉了。

……

翌日,宋安歌惯用的钢琴铃声响起,在寂静的房间里显得特别突兀,窗外的天刚刚破晓,宋安歌从被子里探出头,看了眼时间,起身去卫生间洗漱。

趁着刷牙的间隙,她跑到厨房把昨天晚上睡觉之前泡的米拿出来,放进电饭煲里煮,然后又赶紧跑回厕所。等她洗完脸,又在浴室里冲了个澡。

等到她走出来的时候,粥熬的已经差不多了,她看了眼时间,距离陆君城来还有一会,她怕粥凉了,于是就放在里面保温。

宋安歌洗了头,但她一向不喜欢用吹风机,因为有损发质,所以她就简单地用毛巾擦了几下,便任由头发散在肩上,然后去厨房准备早饭。

她走进厨房,煎了两个鸡蛋,然后下楼去附近买了小笼包,这是宋安歌早上的必备。然后又炒了个香菇青菜,和苦瓜炒蛋。宋安歌想了想,好像就上次跟陆君城去超市,然后他让自己往购物车里拿苦瓜,她也就记得这一样,其他的陆君城喜欢吃的,她也不知道。

宋安歌的头发散着,炒菜不方便,于是她又走到卧室拿了个头绳把头发随意地捆起来。忽然听见门口传来铃声,应该是陆君城到了,宋安歌连忙去开门。

于是,门口的陆君城在她打开门后,看到的就是这样的一副景象:宋安歌穿着米白色的毛衣,因为做饭所以在外面套了一个围裙,刚洗过的头发还湿漉漉地搭在肩上,可能因为用毛巾擦过了,所以也没有往下滴水。

陆君城走到玄关处的鞋柜,意外地发现里面放了一双男士的拖鞋,那是宋安歌之前去超市的时候买的,本来只是备着,以防哪天陆君城来了以后没有鞋子,没想到今天居然用上了。

“先等一会,我把菜乘出来。”陆君城跟着她来到厨房,宋安歌去橱柜去拿碟子,她掂了踮脚,橱柜安在墙壁上,她够起来有些费劲,这时一只手从后面伸了过来,把碟子拿了下来。

宋安歌挨着他,都能感觉到陆君城身上特有的清香的气息。陆君城把碟子拿下来后,就过去帮她乘菜,然后她走过去拿筷子。

“我不知道你的口味,所以我就只准备了这些……”宋安歌望着他,满心期待地看他品尝自己做的早饭。

陆君城喝了一口粥,暖暖的让胃很舒服,他点了点头,夸奖她道:“不错,挺好喝的。”

宋安歌这才开心地从桌子上拿起筷子开始吃饭。“安歌,你总是吃清淡的,是因为你本身就爱吃,还是因为你有什么原因不能吃辛辣的东西?”陆君城觉得奇怪,他只是在猜测她是不是身体不好,所以关心地问道。

“嗯……我以前有过胃病,不过已经好几年了,现在每天的饮食都很规律,而且吃的也都很清淡,所以也没有什么大问题了。”宋安歌嘴里咬着菜,含糊不清地说道。

陆君城记在心里,想着回来以后要找这方面的医生再给她检查一下。

两人吃过早饭,便下楼赶往机场。

宋安歌昨天晚上整理了两大箱子的东西,早上出门的时候,陆君城以他们要轻松上阵为由,舍弃了一个箱子,只备了几件简单的衣服和洗漱用品。

宋安歌带着小怨气,她可是准备了一个晚上,那里面什么都有,创可贴,风油精,驱蚊液,自己的毛毯,等等。但是他们也不是去露营,其实这些东西都可有可无,但宋安歌只是觉得备着这些东西会比较安心。

所以她还是往包里塞了一小瓶风油精和创可贴。

两人到了机场,宋安歌被陆君城牵着宋安歌一起去换登机牌,宋安歌看着他伸手将护照递上,以前没有发现,陆君城的手指节骨分明,指甲修剪得干干净净。

宋安歌想这样的手指,夹着香烟的样子,一定很迷人。于是,等到两人候机的时候,她问陆君城:“陆君城,你吸烟吗?”

陆君城蹙了蹙眉,没有想到她会问这个问题,他低声道:“心情不好的时候会抽,你不喜欢我抽烟?那我就戒了!”他心想她是不是不喜欢烟味。

“没有,你不用戒,我只是随便问问,只要不在我面前吸就可以了。”宋安歌忙不迭地说,她还没有强势到改变别人的的生活习惯。

两人在那坐了一会,就有广播提示他们该登机了,陆君城牵着她沿着舷梯通道进入飞机机舱。陆君城订的是商务舱,在机舱前边。

陆君城把两个人的行李包放在头顶的行李箱里,来到自己的座位上,落坐后,广播里传来播音员的指示,提示乘客扣上安全带,关掉手机。

宋安歌看着舷窗,窗外的城市、山川、平原都在急剧地下沉,白云在窗外一晃而过。

没过一会儿,兴致勃勃地看着窗外风景的宋安歌就有些犯困,昨晚上收拾到大半夜,今天早上又起这么早,也难怪她会这么困。

陆君城看着她昏昏欲睡的脑袋,伸手把她的头靠在自己的肩膀上,跟路过的空姐要了一个薄毯子,然后径直拿起面前的杂志开始看起来。

宋安歌也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她的头贴在陆君城的胸前,鼻间是他身上好闻的香味,她缓缓睁开眼睛看着陆君城问道,“还有能到啊?”

刚睡醒的她声音柔柔的,软软的,带着一丝难得的细腻。陆君城看着她刚睡醒还犯着迷糊的小脸,回答道,“已经飞了三个小时了,还困吗?”宋安歌摇摇头。

机舱外,远处的云,层层叠叠,蓬松雪白,仿佛被清凌凌的山泉洗刷过,晶光亮莹,没有一点瑕疵。

她扭头看向窗外的云,像棉花糖一样,不时地变幻着形状,宋安歌感觉很有趣,看得出神。

幸福是什么?对于她来说,幸福就是在我看到世界上美丽的风景的时候,你就在我身旁。

……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