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30章 我母亲究竟怎么死的?

重生之倾世毒妃小说:第30章 我母亲究竟怎么死的?

编辑:初心未许更新时间:2021-07-22 06:15:51
重生之倾世毒妃

重生之倾世毒妃

苏惜桐我以为,她娶了幸福和快乐。但是赵子秦继位之时,她等来的却是打进大牢的圣旨,庶妹与渣男相勾结,究竟是她纯粹,落个个死无全尸的下场,死之后,她发下药誓:“赵子秦,苏惜“牢头,您也累了,先歇歇吧,皇上吩咐了,要让那女人多吃点苦头,可不能打死了她。”。

作者:故里 状态:连载中

类型:都市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她还让你做了什么?”苏惜桐睨着诗曰,眼神透着寒意,让人从脚直凉到心底,诗曰不敢不会再有刻意隐瞒,将叶大太太让她做的事逐一的吐了出。“叶大太太而已让我要多督促你,一但意外发现“叶姨娘只是让我要多监督你,一旦发现你有什么异常就要向她禀报,另外就是平时多在你身边挑唆几句,只不过自从上次秋千的事之后,小姐你也很少让我进过里屋了。”。...

精彩章节

“她还让你做了什么?”苏惜桐睨着诗云,眼神透着寒意,让人从脚直凉到心底,诗云不敢再有隐瞒,将叶姨娘让她做的事一一的吐了出来。

“叶姨娘只是让我要多监督你,一旦发现你有什么异常就要向她禀报,另外就是平时多在你身边挑唆几句,只不过自从上次秋千的事之后,小姐你也很少让我进过里屋了。”

诗云叹了口气,她对苏惜桐是又佩服又怕。

田姑姑惊讶地以前的大小姐似乎没有这般心狠手辣,她仿佛变了一个人,但不得不承认,要想在这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尚书府里活下去,心狠手辣是必须的,所以田姑姑并未阻拦苏惜桐,大小姐长大了,这是好事,想必夫人在天上看着也会很欣慰的。

苏惜桐看着诗云,沉声道,“我想,如果我把你送回叶姨娘那,叶姨娘也不会轻饶了你吧。”

“不要啊,小姐饶命!叶姨娘会杀了我的。”叶姨娘对付丫鬟的手段可不少,诗云就曾亲眼见到过她处罚一个丫鬟,那丫鬟只是不小心打碎了一个茶盏,结果就被心情不好的叶姨娘折磨的体无完肤,

这次她把叶姨娘交代的事办砸了,若是小姐把她送回叶姨娘那,还不知道叶姨娘会怎么对她。

“可是,你觉得我还能相信你吗?”

诗云匍匐着爬到苏惜桐脚下,抱着她的腿哭诉道,“还请小姐再给我一次机会吧,我一定当牛做马的报答小姐。”

苏惜桐与她对视一眼,发现诗云眼中的惊慌不似作假,她冷笑着说道,

“你就这么怕她,她还能杀了你不成?”这里毕竟是帝都,天子脚下,虽说主子惩罚一个奴才没什么,但若是一个好端端的奴才突然死了,只怕刑部的人也会调查一二,总归是个麻烦。

“小姐,你不知道,若是被叶姨娘知道我什么事情都告诉了你,只怕她会让我生不如死。”思及此,诗云打了个寒颤。

“也罢,既如此,你就在这待着吧,叶姨娘那边,你就照常跟她禀报吧,只不过,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你心里有数吧。”

“小姐放心,奴婢绝不会背叛小姐!”诗云弯腰磕了个头。

“如此便好,你先下去吧。”

“是!”诗云深吸一口气,站起来,低着头走了出去。若雨没想到苏惜桐居然这么轻易地就放过了诗云,她不满地喊道,“小姐!”

苏惜桐睨了她一眼,若雨瞬间就成了一个斗败的公鸡,算了,小姐肯定有自己的想法。

见若雨垂头丧气地低着头,苏惜桐也没跟她解释太多,有些事,知道的太多了反而不好。

她当然不会轻而易举的放过这个上一世害自己双手残疾的人,但现在还不是处置她的好时机,

上一世叶姨娘买通山匪毁她容的那件事还没有发生,她必须留着诗云,因为上一世就是这个丫鬟推自己下的马车,若是处理了她,只怕之后的事会有变数,她不敢赌,那件事是她一生的阴影,她绝对不容许这件事再次发生!

再者,母亲的死因还没有查出来,若是现在处置了诗云,只怕会打草惊蛇,再查的话,就会麻烦很多。

苏惜桐叹了口气,眼中满是忧愁,看样子,自己要做的事情,还很多啊!

一旁的田姑姑见苏惜桐一脸忧伤,却没再多问诗云的事了,她跟若雨不一样,她在尚书府待了几十年,知道有些事情,明白了太多反而不好。

所以她只是关心地问了一句,“小姐,你没事吧。”

苏惜桐回过神来,对田姑姑笑道,“我没事,倒是耽误姑姑的时间了。”

“嗨,小姐说的哪里话,自从夫人走了以后,奴婢在这听雨阁里,都算闲人了,小姐又怎么耽误到我的时间呢。”田姑姑客气地摆了摆手。

“那就好,只不过,我还有事情想请教姑姑。”

“小姐有话直说便好,不用跟老奴客气。”

苏惜桐点点头,看了看若雨,“若雨,你在门口替我们守着。”

“是。”若雨听话的走了出去,顺便替她们掩上了寝殿的门。

田姑姑见苏惜桐脸色严肃,心中一凛,看来听雨阁里别人安插的眼线不少啊,小姐都已经小心到这种地步了。

“姑姑,你伺候了我母亲十几年,那可否告诉我,我母亲究竟是怎么死的?”苏惜桐眼中带着一丝急切,她必须找到证据,为母亲报仇!

田姑姑惊讶不已,她怎么也没想到,大小姐会突然问她这个问题,难道夫人的死,另有蹊跷吗?

田姑姑努力地回忆,却最终也没找到什么可疑的地方,最终,她只能摇了摇头,说道,“夫人得了急病,大夫说这病来的猛,无药可救,夫人卧病在床才几天便离开了人世,可怜你和大少爷,年纪轻轻便没了母亲。”

田姑姑似乎被勾起了伤心事,说着说着便开始抽泣。

苏惜桐神色微变,“姑姑,我母亲平时身体怎样?”

田姑姑抹眼泪的手顿了顿,“夫人身体素来很好的,那一次的病确实来的很蹊跷,小姐是怀疑夫人的死有什么不对劲吗?”

苏惜桐蹙眉,田姑姑伺候了她母亲那么多年,照理说也是很可信的,但苏惜桐毕竟遭受了太多的背叛,她不敢也不想冒险,所以她只是摇了摇头说道,

“我只是心疼母亲,她那么年轻就病逝了。”

田姑姑倒并未怀疑什么,“小姐不要太伤心了,夫人素来善良,想必下辈子也会很幸福。”

苏惜桐看似附和地点了点头,内心冷笑,在这个吃人不吐骨头的世界,善良有什么用?

“姑姑你与母亲素来感情深厚,那想必母亲病重时,姑姑操了不少心吧。”

“大小姐严重了,夫人病重时,阿曼才真是操劳呢,我只是负责帮夫人打扫打扫房间,汤药什么的都是阿曼负责的,还真是辛苦她了,天天都那么形影不离的照顾着夫人。”田姑姑的语气十分自然,

“是吗?那姑姑,为什么我没有听过阿曼姑姑,她还在府里吗?我可得好好谢谢她。”苏惜桐故作感激的说道。她有预感,阿曼一定跟这件事有关系。

“夫人病逝以后,阿曼家里又出了一些事,老爷便赏了她一些银两,让她回家处理家务去了,那时候小姐年纪尚小,不记得也是正常的。”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