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29章 资本之手(4)

源罪小说:第29章 资本之手(4)

编辑:朱唇点点醉更新时间:2021-06-11 11:46:59
源罪

源罪

在你盯着手机屏幕的时候,有另一双眼睛,也在盯着你的手机。正如尼采所说:你望着深渊的时候,深渊也在望着你。在信息安全这件事情上,人们正禁受着前所未有的考验。——凌晨两点,我发现蒋婉婷把她的微信签名改成了这个。。

作者:原梓番 状态:连载中

类型:职场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我挠了挠额头,心说这个女孩还啊够执著。“行,那你先回佳忆网吧,我晚饭后去找你。”我想先把她打发掉走反正。“哎,跟你吃饭时那女的谁呀,又白又嫩的,你女朋友么?”王雅轩“行,那你先回佳忆网吧,我饭后去找你。”我想先把她打发走再说。。...

精彩章节

我挠了挠额头,心想这个女孩还真是够执着。

“行,那你先回佳忆网吧,我饭后去找你。”我想先把她打发走再说。

“哎,跟你吃饭那女的谁呀,又白又嫩的,你女朋友么?”王雅轩问我。

“她是我同事。”

“真的是你同事么?那我过去问问她。看她跟没跟你睡过。”她说话跟的语气跟个小流氓似的。

“你……”

“哈哈哈哈……我开玩笑啦,一看就知道你没睡过。我在网吧等你,你要是再晃点我,你就惨了。”王雅轩说完挂了电话。

她的这一席话让我在脑子里假想了一下——她要学破解微信,就必须要学会手机信息的抓取,要学会手机信息的抓取,至少要了解一些ObjectC或者Java,安卓的根系统Linux也必须了解,另外什么数据库、网络协议、安全机制也要熟悉,虚拟机配置必须掌握……

喔,不如我教她另一些更简便,更有用的知识,这样要简便许多。

于是我打定主意,不再烦恼,回去继续和蒋婉婷吃饭。

我顺路去了趟卫生间,结果胡维鹏追过来,在卫生间里跟我打探消息,问我是否知道Conor离职的内幕,问我是否知道红森新安排来的那个高管的底细。

事实上,他跟我说的这些,我大部分都是第一次听到。

他是从哪儿知道这些消息的?为什么我一点儿都不知道?

可能是因为……我有一周多都没有入侵任何同事的手机了。看来这真的耽误我了解公司的状况。

这也不能怪我懒惰,最近一周有太多的事情要忙。

这一顿烤鱼吃得挺开心,外面的雨停了,我和蒋婉婷在饭店门口告别。我决定回老米的网吧,先安抚一下王雅轩的躁动,更重要的,是我想知道数据贩售的最新进展。

我回到老米的网吧,找到了王雅轩,我给了她一个微信的外挂,这个外挂最主要的功能有两个——转发微信语音,将小视频保存到本地。使用这个外挂,需要安装、调试、配置和使用四个步骤,我把这些步骤说得麻烦了一些,并告诉王雅轩:想要学会黑别人微信,你必须先学会使用这个外挂,这是先决条件。

事实上,这个外挂只是我在网上买来的——甚至于卖给我这个外挂的家伙,都不是一个黑客,而只是一个卖盗版软件的小贩。

王雅轩对这个外挂感到很惊奇,她试着在群里转发了一条语音,得到了群友们的各种问询和质疑,她看起来很开心。

和我的预期大致一样,我可以蒙混过第一关了。她若还想学,我就把这个外挂的源代码拿出来,一行一行教她。她若肯下些功夫,几个月之后大概能学会——如果她能坚持几个月的话,学会之后那些之后,她会发现自己还是不能入侵微信。这不重要,重要的是她到时候会明白,入侵微信是一件多么复杂的事情。她看到我用几十秒破解了微信,却不知道这几十秒里包含了多少对信息的研判和对系统的分析。

王雅轩在饶有兴致的玩着那款新外挂,我上到了四楼,再次找到老米。老米早在监控中知道我来了,打趣地问我:“今天还要和她约一下么?”

“你们联系上下家了么?卖出去了么?”我提出了我更关心的问题。

“喔,他打算先试试水,一千块买了两条本周的航班信息。”

“你说……鹿晗和吴亦凡的信息哪个会更值钱一些?”

老米盯着我,笑了起来:“你竟然会关心这个问题,我不知道哪个更值钱些,我甚至不知道你说的那两个名字,不过倒是可以让万能彭问问旗鱼。我还以为你要问怎么分账的问题。”

“那我们怎么分账?”

“这是我们第一次合作,这一单能做成,主要是因为有你在。你比我想象的还要高明一些。但是你应该知道,里面那台大家伙的功耗相当于60台电脑,前期我们跟王军,还有挖信息,找渠道,伪造收款账户,也都花了不少钱……”

“你说话的样子特别像华强北哭穷的小贩。”我对老米说。

“是么?我之前倒是在中关村卖过电脑。不过都是很多你年之前的事了。”

“你不如直接说怎么分。”

“算你你技术入股,三成。以后有大单子,我们再谈,万能彭和思瑶都在这里,这单他俩一共也才拿三成,万能彭吃饭都要花去一成的成本,这些都是我承担的。”老米说着笑了起来。

正在鼓捣对讲设备的万能彭在角落里站起身子:“不就是吃了顿西餐么。你就这么打击报复我。”

“当时王军在吃火锅,是你非要去对面吃西餐。”

“我那不是……为了更好的隐蔽一下咱们么?”万能彭争辩。

“是的,但是你吃了四份188的牛排,这跟隐蔽并没有直接关系。”

万能彭挠了挠后脑勺,说:“没事,今天咱这一单不都把饭前挣回来了么。”然后他就继续鼓捣那几台对讲机了。

“怎么样,这个分成可以么?”老米问我。

“先这样,没什么问题。”我觉得这单比跟别的黑客合作要简便一些,主要是资金交流不用我操心,别的交易,我还得伪造各种身份,用不同的身份证申领支付宝或是微信号,必要时还要用找申领几张实名电话卡。提现的时候还要用充值卡洗钱,这是一个相当耗费精力的过程,而操作过程中我还要承担大约五个点的损失。

当天,我在老米那儿坐到很晚,主要是探讨一下找到短笛的方法和一个大型机房的入侵方案,言语之间,老米对贩卖航班信息这种‘赚小钱’的行为甚是不屑,显然他想干一票大的,而且看起来他蓄谋已久。

周一到了公司,发生了两件事情,一件是公司的首席财务官更换,第二个是红森财团一个叫Steve的家伙发来了一封全员邮件,自我介绍说他负责此次私有化重组的全部事宜,他在邮件中明文承诺,说没有任何人会因为并购而失去工作。

看来在国内外的企业,稳定军心都是常规套路。普通员工是给公司实现盈利的小蜜蜂,普通员工如果乱了阵脚,公司盈利会大大受损,更要紧的是,一百个普通员工的工资,还抵不上一个高管。裁掉几个员工,也不会降低什么成本。

但我注意到的是这封邮件本身,他用的是红森财团的邮箱后缀,我得到了他发信的IP地址,我得研究一下是否有可能攻破他的电脑。这样就可以得到一些更真实的信息。现在有了源罪,有了老米的团队,这使得我入侵的成功率变得更高一些。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