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28章 资本之手(3)

源罪小说:第28章 资本之手(3)

编辑:朱唇点点醉更新时间:2021-06-11 11:46:59
源罪

源罪

在你盯着手机屏幕的时候,有另一双眼睛,也在盯着你的手机。正如尼采所说:你望着深渊的时候,深渊也在望着你。在信息安全这件事情上,人们正禁受着前所未有的考验。——凌晨两点,我发现蒋婉婷把她的微信签名改成了这个。。

作者:原梓番 状态:连载中

类型:职场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我们在那家烤鱼店,看见了公司的同事胡维鹏,胡维鹏跟他们组几个同事也在这里吃饭时。他看见我们,愣了一下,接着跟我们打了招呼。也许是因为我们俩的组合让他觉得有些很奇怪。或许是因为我们俩的组合让他感觉有些奇怪。他们几个必然会在饭局间猜测我们的关系,然后到了工作日,公司里许多人都会知道这件事情。没办法,枯燥的格子间生活,也只能靠这种事情来填补寂寞了。。...

精彩章节

我们在那家烤鱼店,看到了公司的同事胡维鹏,胡维鹏跟他们组几个同事也在这里吃饭。他看到我们,愣了一下,然后跟我们打了招呼。

或许是因为我们俩的组合让他感觉有些奇怪。他们几个必然会在饭局间猜测我们的关系,然后到了工作日,公司里许多人都会知道这件事情。没办法,枯燥的格子间生活,也只能靠这种事情来填补寂寞了。

我准备晚上回去黑进胡维鹏的微信,看看他会不会在微信里评价这件事情——我之前黑进过他的手机。没什么理由,只是想进去看看,这一点上,我对待所有人的态度都一样。

这家烤鱼味道不错,席间我和蒋婉婷闲聊了一会儿。她提起了她的姐姐,我必须假装不知道她有一个姐姐——我甚至知道她姐姐的微信号和样貌,但那都是从蒋婉婷手机里得到的,她并没有跟我说过这件事。

每到这个时候,我都觉得很累。因为我并不擅长于演技。

她说她的姐姐一直没结婚,所以她的家里总有些担忧,还说起她父母的那些陈旧的婚姻观念……

看起来她有些烦恼,可我觉得这没什么不好,我是说,有家庭的感觉应该是很好的。我几乎已经忘了家的感觉。但她的这些描述,还是让我想起不久前那件事。

半年前,高建功刚从监狱里出来没几天,用我的名字贷款买了辆二手货车。开始跑些运输的杂活。对之前的那次入狱,向来不善言辞的高建功只有一句话:‘我是清白的’,不管怎么问他,他都不肯多说。

但是那次,当我在警局里看到高建功,他却没再说自己是清白的,只是问我,那小子有没有变成残废。

——他在路上被一个开比亚迪的年轻人别了四次,险些出了严重事故。就因为他不小心挡了一下那辆车的行驶。

那人第四次别了高建功的车后,从车窗里探出脑袋,对高建功说:“老逼头子,你嘚瑟什么?信不信我找人废了你?”

然后,他就开着车,以自以为潇洒的方式驶离。

高建功彻底发飙了——我可以想象,在路上忍受着无尽的拥堵,憋着屎尿,在城市的夹缝中生存,却被一个不知哪儿来的鸟人挑衅。

高建功很容易冲动,如果他的人生少一些冲动,或许日子不会过成现在这样。他默默地盯着那辆比亚迪,在拥堵的路面上操控着货车,跟在后面。

或许在某一刻,他可能想过克制愤怒,但最终的结果,是他没能克制成功。

在一个红绿灯路口,他终于跟到了那辆车后面,他轰着油门,愤怒的撞向那辆比亚迪,那个年轻的司机惊恐的企图躲避,但晚六点的高峰期,他四周全都是车,又哪里躲得开?

高建功是很有经验的,他操控着车,不顾对其他车辆的疯狂剐蹭,巧妙地把那辆比亚迪顶到了路边,那辆车被顶到了路边的一个桥墩上,高建功反复撞击,把那辆车的发动机舱撞得稀烂。那个年轻人被撞断了一条腿,但还是挣扎着爬了出来,他满脸的鲜血并不能压制高建功的愤怒,高建功找不到武器,在货柜里拿出一块冻羊肉,用冻羊肉打断了那个年轻人的四根肋骨和掌骨,还把一个劝架的给打了个乌眼青。

于是,没人再敢靠前。

随后,他平静的坐在了那个年轻人的旁边,听着那个年轻人撕心裂肺的嚎叫,点着了一支烟,静静的等警察的到来。

这些,都是警察跟我说的。我后来查过监控录像,整个过程还是被记录得很清楚。并没有什么可争辩的。

那辆比亚迪被撞的彻底报废,路上七辆车以及防护栅栏跟着遭殃,算上所有车的车损、那个年轻人的医疗费、精神抚慰金、误工费之类的一干费用,高建功一共要赔87万。

高建功以危险驾驶罪、故意伤人致人重伤罪,一共判了三年零六个月。对有案底的高建功来说,这是相当轻的处罚,如果不是我跟那个白痴达成民事和解,高建功被判十年也不算太冤。

但民事和解意味着,我必须赔偿那些钱——尽管那并不是我必担的责任。但我认为该为高建功做些事情,因为他是我的父亲。

那时候,我刚还完助学贷款,只有一万块的积蓄。而那辆货车的贷款才还了两期。

这也是我来到深圳的原因。深圳就是这样一座城市,你如果能找到工作且不抱着买房的念头,收入还说得过去,对于IT行业,更是如此。

我来深圳之前,去探视过高建功一次,他感到有些后悔——他跟我说,他该下手更重些,那样就会把那人打成残废,省的‘那小王八犊子再出来开车’。

那些赔偿对我来说是沉重的负担,所以我需要洛基这样的客户,但就像我之前说的,缺钱并不是我入侵系统的原因。就像张子强,他有一个亿,却还是要抢劫。

我在想这些的时候,蒋婉婷还在说话,她再次提起职位变动的Conor,说这些资本家都不讲情面,Conor在思海五年,思海深圳公司从20个人变成500个人,现在资本家来了,只因为Conor不值得信任,他就得走,蒋婉婷对此颇为愤愤,认为资本家太过无情。

或许不是资本家无情,无情的是资本,如果说Conor是个牺牲品,那一手创建了思海,最终却被清理出思海的创始人尤海思,又到哪儿说理去?

饭吃到一半,来了个电话,不认识的号码,接起来,那声音听的我脑袋一大:“大叔,我也想吃烤鱼。”

我四处找了找,没发现王雅轩的身影。

“我在马路对面。”

我站起了身,走得远了一些,问她:“你怎么跟踪我?”

“我明天要上一整天的班。”

我一头雾水:“哦,那……怎么了?”

“明天我没时间跟你学黑客了,所以我今天就要学!”王雅轩在电话那说。

“明天不能学没关系,下周……”

“大叔,你不要一直晃点我好的吧,我等了你一周,你也没教我,你不教我,我就一直缠着你!我必须学!”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