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15章 倒爷的艺术(4)

源罪小说:第15章 倒爷的艺术(4)

编辑:朱唇点点醉更新时间:2021-06-11 11:46:58
源罪

源罪

在你盯着手机屏幕的时候,有另一双眼睛,也在盯着你的手机。正如尼采所说:你望着深渊的时候,深渊也在望着你。在信息安全这件事情上,人们正禁受着前所未有的考验。——凌晨两点,我发现蒋婉婷把她的微信签名改成了这个。。

作者:原梓番 状态:连载中

类型:职场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王雅风的攻击手法很粗劣,并不能够导致什么被损坏,但老米但是准备去说她别搞破坏,但是凑到了才意外发现,这个女孩在试着建设一个名叫‘中国黑客局’的网站。据老米的描述,后来据老米的描述,当时王雅轩正在照着教程学习如何设置网站首页。老米觉得挺有意思,在后面看了一会儿,没说话就回去了。回去之后,老米把王雅轩的各种账号从头查到尾——这对老米来说本就不难,更何况王雅轩已经在网吧的机器上登陆了各种社交账号。。...

精彩章节

王雅轩的攻击手法比较低劣,并不能造成什么损坏,但老米还是打算去告诉她别捣乱,可是凑近了才发现,这个女孩在试着建设一个名叫‘中国黑客局’的网站。

据老米的描述,当时王雅轩正在照着教程学习如何设置网站首页。老米觉得挺有意思,在后面看了一会儿,没说话就回去了。回去之后,老米把王雅轩的各种账号从头查到尾——这对老米来说本就不难,更何况王雅轩已经在网吧的机器上登陆了各种社交账号。

老米简单说了一下有关王雅轩的信息,和我掌握的基本一致,包括她的留守经历和对技术世界的向往。老米想知道这个女孩是出于什么动机去创建这么个网站。在扫过王雅轩的空间之后,老米得出一个结论:她是为了理想。

因为王雅轩总来老米的网吧上网,所以她一直在老米的关注范围之内。大概一个月后,这个‘中国黑客局’的网站终于上线了。但是根本就没人访问。王雅轩就在各种黑客论坛、百度贴吧和QQ群里打广告,在老米看来,这些根本就是徒劳,因为那个黑客局做得实在太粗糙,难以让访问者相信有高手在背后操作。

“那些广告根本没有意义,她发的技术文章都是复制过来的垃圾。不过,要是有个人肯教她,她就会有些提高。”老米最后说。

“所以你就帮我约她了?”我问老米。

老米摇摇头:“其实也不是那么回事,这事算是一个巧合。我觉得那个女孩该有个老师,但也只是想想而已。正赶上你在这个时候出现了。我觉得这个女孩这么喜欢技术,肯定会喜欢你,让她和你约一下,这样多好,现在,我们见面了,因为她的缘故,你能感受到我的真诚。”

我终于有点儿明白这件事的原委,原来这只是一个……欢迎仪式?

想到这里,我的紧张情绪略有放松,可片刻又觉得不对:“那我的电脑,你没点火吧?”

老米摇摇头:“我根本就没摸过你的电脑。”

我指着彭万能:“那是谁进了我的家,是他么?”随后想起我的防盗门,又追问道:“你们用什么开的锁,有没有把我的门锁撬坏?”

老米又笑了起来,回身在电脑上点了几下,把一张照片展示给我看。

那是我卧室窗外的照片,老米动了一下键盘,又切换到我电脑桌的窗外,电脑桌上的小花瓶、书架上的那瓶酒精都清晰可见。拍摄者的角度,看起来距离我的窗户不过三五米的距离,但是我住在19楼,这……

“万能彭可是无人机操控高手。”老米说。

“那就是说你根本就没进我的公寓?”

老米双手一摊:“我根本就不会撬门。”

“那500克冰毒……”

老米哈哈大笑:“我当时说的是冰,你非要理解成冰毒,现在,冰已经化了,哈哈哈哈……”

原来全都是讹我,好深的道路。害的我白担心一场。难怪当时我就觉得这件事是那么的诡异。

“那昨天晚上,你也是用无人机跟拍的我?”我问老米。

“不,昨天晚上,我和万能彭一起去的。我们就坐在你对面的露天座位。一边吃零食一边看你。你很有手段,当时我还想,你如果约不成功,我就请你过来喝一杯啤酒,结果,十分钟不到你就把那女孩领走了。”

喔……老米竟然会认为我手段高明,其实……是王雅轩太主动,我都不好意思拒绝。

“高迪,我们真的等你很久了。”老米说。

听了这话,我想起了之前那几次攻击中隐含的信息:“还有个问题,你们怎么知道处理那些事故的人一定是我?”

“不,我们并不知道处理问题的人是谁。我们每次攻击都会留下那条信息,已经有一段时间了。我不知道谁会破解这条信息,但是我知道,能破解这条信息的人,就是我们最需要的人。”老米的眼光很确定的看着我。

“你想找一个能防御系统攻击的人?”

“我们需要一个人,他必须是攻防方面的高手,技术一定要全面,要足够聪明和敏锐,还要有想象力和执行力。我们等了很久,才等到你。你点开那个网页后,我们查了你的资料,我很满意。”

“你说的‘你们’是……什么意思?”我问老米。

“其实就是……”老米用手指在思瑶、万能哥身上上划了一圈,又回到他自己胸口:“我们几个。”

“你想让我加入你们?那你们是干什么的?”其实问出这句话的时候,我已经猜到那个答案了。

“我们主要做网络技术,现在做些大数据相关的业务。”

我点了点头——这个答案在我预期之内,我也明白他说的‘大数据业务’多半就是在倒卖数据。对此,大家心照不宣,我自也不必说破。但我对老米把据点设在临街的网吧,还是有些疑问,就问老米:“这个网吧是你开的么?”

“跟人合伙。”

“做这种业务,为什么还要开个网吧这么显眼?”

“其实这样,才更容易隐蔽自己。而且,这里有无限多的身份信息可以套用。”老米平静地说。

我明白老米的意思——在网吧上网必须用身份证,甚至不需要什么技术手段都可以套取大量身份信息。

“我为什么要加入你们?”——我在想,老米做的这些事,并没什么吸引我的。而且他们的几次攻击手段也并不如何高明。跟他们搞在一起,我暴露身份的危险说不定会更大。

“我在网页里已经跟你说了。”

我的脑子里闪过那个网页:“你是说……脱离牢笼?”

老米扬了扬嘴角,没有说话。

“我现在并没有在牢笼之中。”对这件事本身的好奇解开后,我对加入老米这个组织反而没太大兴趣。

“如果是那样,那么你根本就不会来这里,不是么?”老米反问我。

“我只是好奇到底是谁在做这件事。”说完话,我瞥见桌子下面一个纸袋,纸袋里塞满了衣物,最上面,放着一个V字仇杀队的面具。那笑脸正对着我。

老米注意到我在看那个面具,他转身拿起面具:“我带你看看我们的设备。”说完他转身走到房间的另一端,那里有一扇门。

一条微信的声音响起,我随手拿出手机,见是王雅轩发来的一条语音,我点开了语音,听到王雅轩用嗔怪的腔调说:“你拿我内裤干嘛呀,大叔?”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