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13章 倒爷的艺术(2)

源罪小说:第13章 倒爷的艺术(2)

编辑:朱唇点点醉更新时间:2021-06-11 11:46:57
源罪

源罪

在你盯着手机屏幕的时候,有另一双眼睛,也在盯着你的手机。正如尼采所说:你望着深渊的时候,深渊也在望着你。在信息安全这件事情上,人们正禁受着前所未有的考验。——凌晨两点,我发现蒋婉婷把她的微信签名改成了这个。。

作者:原梓番 状态:连载中

类型:职场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看她反应,也不似做伪,我心里一时之间没办法判断,便作出解释说:“也不是,我是会觉得你长得像……特工之类的。”王雅风投来一个不屑的眼神:“大叔,你可真够闷骚的呀。”缄默片刻,王雅轩投来一个鄙夷的眼神:“大叔,你可真够闷骚的呀。”。...

精彩章节

看她反应,也不似作伪,我心里一时没法判定,便解释说:“不是,我就是觉得你长得像……特工之类的。”

王雅轩投来一个鄙夷的眼神:“大叔,你可真够闷骚的呀。”

沉默片刻,王雅轩想起了正事:“韩瑞该睡了,大叔,你再去看看吧。”

若韩瑞还没睡的话,我再把他踢下线,很可能引发他的警觉——即使不警觉,他也必然会重新登录,那么我这边又会被踢下线。但我们不在韩瑞身边,所以无法确定他是否入睡。

好在,还有一个低成本解决方案。我让王雅轩拿出1块钱,在群里发了80个红包。

二十分钟后,时间已经接近子夜。韩瑞还是没来抢红包。那么,可以判定他已经睡着了。

我登录了模拟界面,发送了那个退出登录的命令。片刻之后,我用韩瑞的账户名和密码,登录到了他的微信之上。于是,在我的电脑屏幕上,就可以看到和韩瑞手机上一样的微信主界面。

“搞定了。”我对王雅轩说。

王雅轩上下扫了扫界面,对我说:“大叔你真给力。”

然后,王雅轩开始阅读那些聊天记录,她对其中一条很感兴趣,那是韩瑞和一个女人的聊天记录。

但是看着看着,我发现她的脸色逐渐变了……

“真不要脸、”“这个婊子。”“这对狗男女!”

她嘴上反复在骂着这几个词。

“你作为一个黑客高手,不应该和他一般见识。”我对王雅轩说。

“你看看,你看看,他竟然说,说我耽误他追求幸福,还说我是个神经病!”王雅轩没有理会我的劝慰,只是指着屏幕,怒气冲冲。

我看到韩瑞有几句提到了王雅轩。韩瑞说了些鸡毛蒜皮的琐事,言谈之间对王雅轩有些不满。这很好解释,如果十分满意,那自然不会分手。

“都是前男友了,你……”

“我不要你劝!我就是想看!”她冲我嚷嚷。

她的瞬间翻脸让我有些意外,我摊开双手:“那随便你看了,我只是想……开导你一下。”

说罢,我不再看屏幕上的画面,拿起我的手机,佯装查看,以缓解眼前的尴尬气氛。

我一条新闻还没看完,王雅轩忽然又翻上了床,一把抱住我:“大叔,我好伤心……”然后她就哭了。

我忽然觉得韩瑞对她‘神经病’的评价,好像有那么一点儿道理。

哭了一会儿,我刚想劝劝她,她自己抹干了眼泪,挤出一个笑容,然后说她决定忘掉过去。重新开始新的生活。

我这时更加不信她是雍州人派来的:如此喜怒无常,雍州人怎么可能安排这种人来当卧底。

我和王雅轩聊了起来。她告诉我说她的微信密码是她奶奶的名字,因为她从小就跟奶奶一起长大,是个留守儿童,她的父母常年在外打工,一年才能见到一次。又说她以为韩瑞会一辈子对她好,因为韩瑞是这么说的……

她在那里说了许多她自己的事情,把自己说哭了好几次,看起来倒是蛮可怜的。她对家庭的描述甚至让我想起了我的父亲,一想这个,我也有些难受。

王雅轩这么一直说一直说,直到把她自己说睡着了。可我却无法入睡,我始终在想着雍州人,现在两个小时已经过了。我试着用我的手机访问了我家中的电脑,发现一切如常,这说明雍州人并没有烧掉我的硬盘。

那么,我接下来该干什么?雍州人用500克冰毒和毁掉我的电脑来要挟我做事,我做到了,然后呢?

我反复查看了手机,雍州人始终没有再发任何信息过来。

我这样一直等到凌晨两点,实在撑不住,躺在王雅轩身边睡着了。

因为心里不踏实,所以一直也没有沉睡,所以在手机铃声响起后,我一下子就醒了。

时间是清晨五点,电话是一个深圳本地的号码。

“高迪。我是雍州人。”电话那边是一个中年男性的声音,并没有做任何处理。

“你……”

“不要说话。”雍州人打断了我:“你做得很不错,你和那个姑娘约炮成功了。现在,你悄悄的拿走她的内裤,离开酒店。千万不要让她发现。我再说一遍,拿走她的内裤,不要让她发现,出了酒店,我会联系你的。”这次雍州人话说得多了,我听出他的好像有些西北口音。语气也很急迫。

我翻下床,在地上看到了那条内裤,我蹲下来,用肩膀夹着手机,抓起那条内裤——雍州人如此看重这条内裤,让我不得不怀疑这条内裤有什么问题,比如里面藏着毒品或是芯片之类的。

但是这是一条很薄的半透明内裤,抓在手里一个球,捏来捏去,也没发现任何异物。难不成是什么我所不知道的更高科技?

“拿着内裤快离开酒店,不要耽搁。”雍州人又催促了我一次,然后挂了电话。

我蹲在地上拿着内裤,脑子里产生了许多种猜测,可是又觉得所有猜测都不靠谱。

我决定拿着这条内裤离开,因为雍州人说他会联系我。

于是我悄悄的穿上了衣服,王雅轩睡得很沉,并没有被电话声吵醒。

要离开的时候,又觉得用这样不辞而别的方式对待一个留守儿童,似乎有些不厚道,而且,我还偷走了她的内裤。

为了缓解一下我的内疚,我在酒店的便笺上写了个‘我会赔你一条内裤’,写完又觉得应该显得亲切一些,于是在后面加了个‘么么哒’。

就这样,我拿着那条内裤,小心的开门走出了房间,然后出了酒店。

才走出去没多久,那个深圳本地的号码又来了电话。我接起来,他还是那副神秘兮兮的语气:“内裤拿到了么?”

“拿到了。”

“拿好了,不要跟任何人说话,也不要引起别人的注意,立刻上一辆出租车。我会发地址给你。”

说完,雍州人不等我说话,就把电话给挂了。然后一条短信发来,里面是一个地址,距离我这里倒也没多远。

可是我还是有个疑问:如果不能跟任何人说话,那我怎么叫出租车?

喔……或许我不该计较这些细节。

于是,我拦了一辆出租车,跟司机说了那个地址。

如果司机对我说‘我就是雍州人’,我都不会感到意外。

然而并没有。我很快被出租车送到了一个公交车站附近。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