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8章 远方的邀约(2)

源罪小说:第8章 远方的邀约(2)

编辑:朱唇点点醉更新时间:2021-06-11 11:46:57
源罪

源罪

在你盯着手机屏幕的时候,有另一双眼睛,也在盯着你的手机。正如尼采所说:你望着深渊的时候,深渊也在望着你。在信息安全这件事情上,人们正禁受着前所未有的考验。——凌晨两点,我发现蒋婉婷把她的微信签名改成了这个。。

作者:原梓番 状态:连载中

类型:职场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虽然我更本就不认识了那个女的。”我仍企图彻底摆脱这个任务。“人刚一出生于的时候,连父母都不认识了,慢慢的的,不都认识了了么?”雍州人又问我。听了这话,我一时之间一时语塞,竟无声以对“人刚一出生的时候,连父母都不认识,慢慢的,不都认识了么?”雍州人反问我。。...

精彩章节

“但是我根本就不认识那个女的。”我仍试图摆脱这个任务。

“人刚一出生的时候,连父母都不认识,慢慢的,不都认识了么?”雍州人反问我。

听了这话,我一时语塞,竟无言以对。

“现在你到隔壁的酒吧,找到刚才你看到的那个女孩,领她去开房。今天必须成功,否则你就得好好想想怎么跟警察解释了。你应该知道,运送和窝藏毒品是要承担刑事责任的。”雍州人的最后一句话有着深深的威胁意味。

我对涉毒相关的法律并没有十分透彻的了解,但我知道贩售五十克以上可卡因就够死刑标准了。用脚趾头想一想也知道,五百克冰毒绝对够标准了。五百克就是一斤,等等……这么多?这么多冰毒应该值不少钱,如果雍州人真的是毒贩,会舍得把一斤冰毒留在我家?冒着被警察一锅端的风险?这个家伙该不会是撬了我家的门,看了一眼我的卧室,然后用话来诈我吧?

但是……我还是有些糊涂,他拿这种事情要挟我,若是让我去绑架少女或是打劫金店之类的倒也罢了,可是,去跟一个路过的女孩……约个炮?这是出于什么动机?

“隔壁的酒吧叫什么名字?”我故意问这句话拖延一下时间,心里则在想着对策。

“出门,左拐第一间。”

“如果我现在报警,你那五百克冰毒也会落到警察手里。”我还是打算试探他一下。

那边稍稍顿了一下,说:“噢……我得补充一下,你只有两个小时的时间做这件事情。”

我一愣:“你刚才没说两个小时,为什么忽然又来了个时间限制?”

“因为我在你的电脑里装了点儿东西,两个小时倒计时,到时候,你硬盘里面的数据就会完全被毁掉。”

听了这话,我一下有些急了:我的那台电脑里有很多非常重要的数据,包括我自己改进的多款软件,还有收集了很久的各系统漏洞资料以及破解方案。相比之下,硬盘里面那四个比特币都不算什么。

“什么??你往我电脑里装病毒??”我对着电话大声质问。喊得一旁的跟我聊天的大叔直看我。

“不,不是病毒,你的电脑密码挺难破解,我也没那么多时间,所以我就给你的电脑硬盘上洒了点儿酒精。你的书架上摆了一瓶酒精,我就用上了。现在开始倒计时,你要是两个小时之内没把那个女孩领到酒店,我就点火。”

他提到我书架上的酒精,这说明他至少已经进了我的家。这情况比我想象得更糟。我的手机可以远程连接我的电脑,刚才他说的时候,我还以为是病毒,心里存了一丝破解的希望。可放火的话,我真的无能为力。

但我还存着一丝渺茫的希望,于是我故作轻松:“我怎么知道你说的是真的假的?”

“喔,高迪,我并没有骗你,我的朋友正在你家,他说他很喜欢你桌上的那个红色小花盆。计时已经开始了,你在浪费你自己的时间。去约一个姑娘,给自己找点乐子,你并不损失什么,我只是想让你……放松一下。”

他又提到我桌上的红色小花盆——那是我某天下班时候在街边买的一盆小仙人球。不进我家,不会知道这些,我心里已经有些没底了。

“你已经浪费三分钟了。”雍州人继续说道:“高迪。去把,为了你自己。”说完就挂了电话。

我手里拿着电话,有些发懵,我搞不明白究竟是什么状况,只知道我电脑里面那些数据真的很宝贵。

我一口喝光了瓶子里剩下的啤酒,决定去隔壁的酒吧看看。

其实雍州人说的也不无道理,去约一个姑娘,我并不损失什么,只是……两个小时,这的确有些难。

出门左拐,走了十几步,就来到了隔壁的酒吧,这间酒吧比我刚才去的那间稍微大一些。里面灯光摇曳,门口挂着的音响正放着一首不知名的英文歌,我透过玻璃看到那个女孩的背影,她坐在一个卡座上,桌上摆着一杯果汁,对面坐着一个二十七八岁的男的。

我顿觉有些头大,雍州人没告诉我这个女孩不是单身。所以我愣在原地,一时不知该如何是好。

片刻之后,我的手机震动了一下,是一条短信,又是那个106开头的服务号,内容是:把那个男的赶走。你可以用烟灰缸敲破他的脑袋。

他在看我,他就在附近看我!我顿时无比断定。

我迅速环顾四周,但是这附近人实在太多了,我转个身都能碰到别人,根本无从查找。甚至有可能,他刚从我的身后走过。

我把目光转回酒吧,盯着那个男人看。那个男人二十六七岁模样,面皮白净,五官充满了市侩和油滑。正在笑眯眯的跟女孩说话。而那个黄头发的女孩看起来年龄要小一些,二十岁出头,T恤衫上印着一辆复古的自行车、正低头玩手机,并没有看那个男的。

我的目光扫过窗台,见窗台上摆了一排烟灰缸,全都是都是那种印着啤酒品牌的烟灰缸。这种烟灰缸的材质是塑料的,对人造成的伤害很有限,搞不好一下打下去,他又反过来攻击我,若他再有个朋友在这里,那我的麻烦可就大了。而且更要命的是,这个地方每天都会有巡警蹲点,稍有不慎,我会立刻被送进局子,约炮这个事情黄了倒没什么,我更担心我硬盘上的酒精。

我在原地观察了几分钟,酒吧门口人来人往,并没有人注意我。但是我却发现了一点问题——那个女孩,似乎根本就不认识那个男的。那个男的脸上的笑容充满挑逗,很像是一个前来搭讪的人。而且自始至终,都是那个男的在说话,女孩只是沉默的玩手机,对那个男人的喋喋不休,没有任何反应,甚至身体都在朝后倾。

考虑到就在附近观察我的雍州人,我决定赌一把。

我走到那张桌子上,站到她们面前。他们俩都抬头看我。

“你怎么跑这儿来了?我找你大半天了。”我对那个女孩说。

那个男人看我的眼神有些警惕,女的则比较茫然。

我拉开椅子坐下,我指着那个男人问女孩:“这人是谁?”

“他……呃……”女孩吞吞吐吐。

“这是我女朋友。”我指着女孩,对那个男人说。

那个男人愣了一下,嘴巴张了张,站起身离开了。

女孩目送那个男的离开,然后上下打量着我,甚至低头看了一眼我的鞋子。看得我心里都有些发毛,我甚至怀疑我的身上是不是被谁涂了油漆。

“你好霸气呀,大叔。”她抬头看着我,脸上挂着若有若无的笑容。

我看着她的脸,这是一张很年轻的面孔,最多二十岁出头,头发似乎染了一段时间了,发根已经变黑,她脸上画着不算淡的妆,但是化妆技巧……唔,其实我并不太懂化妆,但是我还是看出她把眼线描得有些夸张,嘴唇也是血红血红的。不过平心而论,她的五官还真的挺端正,鼻子很直,嘴巴也很漂亮。

我叫来了服务员,要点一瓶啤酒。

我刚点了一瓶啤酒,服务生还没走,那女孩忽然说:“大叔,你都不请我喝一杯么?”

其实,我并没有太多和女孩交往的经验。既然我的目的是跟她开房,那么我还是要请她喝一杯的。

“你想喝什么?”

“反正我不喜欢果汁。”她指着桌上的果汁杯。

“既然不喜欢,为什么要点呢?”

“我在等你请我。”她这话的语气里,竟然是理直气壮。

“你是90后吧?”

“拜托,大叔,我看着难道很老么?”她还是那种理直气壮的语气。

“不,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想知道你到没到16岁。”——因为我想到了雍州人陷害我的另一个可能。

“我女儿都快16岁了。”她表情平静的告诉我。

我没明白她这句话什么意思,所以看着她。

“哈哈哈哈……”她哈哈大笑起来,拍着我的肩膀:“大叔,你的表情好逗呀。”

“那……你想喝什么?”

“一瓶烈柠Rio。”他对服务生说。

我并不知道她说的‘列宁肉’是什么东西,我猜是一种零食,我点了一瓶啤酒。

片刻之后,我看到了‘列宁肉’:一瓶绿色的鸡尾酒饮料。

“刚才那个男的是谁?”

“不知道,搭讪党。要不是因为等你,我早就走了,最烦这种男人的,长得跟个白萝卜似的,一点内涵都没有。”她看起来一脸的鄙夷。

我不明白萝卜和没内涵之间有什么联系,也没去细问,因为我更关心另一个问题,于是我问她:“你叫什么名字?”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