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7章 远方的邀约(1)

源罪小说:第7章 远方的邀约(1)

编辑:朱唇点点醉更新时间:2021-06-11 11:46:57
源罪

源罪

在你盯着手机屏幕的时候,有另一双眼睛,也在盯着你的手机。正如尼采所说:你望着深渊的时候,深渊也在望着你。在信息安全这件事情上,人们正禁受着前所未有的考验。——凌晨两点,我发现蒋婉婷把她的微信签名改成了这个。。

作者:原梓番 状态:连载中

类型:职场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虽然,在深入研究了这些字的笔画、发音方式,更有甚者字形和结构后,我但是没能找到了什么规律。思路暂时中断之际,我把这九个字直接输入了搜素引擎。我的想法是:搜素结果也许能给我一些启示。但当我看到了搜索结果后,却有意外的发现。。...

精彩章节

但是,在研究了这些字的笔画、发音,甚至字形和结构之后,我还是没能找到什么规律。思路中断之际,我把这九个字键入了搜索引擎。我的想法是:搜索结果或许能给我一些启示。

但当我看到了搜索结果后,却有意外的发现。

搜索结果的第一条,就是一个网页,这个网页的标题就是“雍州市青杨区徐梁路”。

愣了一会儿后,我点开了这个页面。

点击后,页面闪来闪去的动了几下,然后闪出一行字:今天晚上九点,购物公园地铁站等你,带你脱离牢笼。

落款是今天的日期,时间定格在我打开网页的那一秒。

才刚读完这句话,还没等冒出一个念头,这个页面就自动关闭掉了。

带我……脱离牢笼?这话听起来像是一个传销组织说的。

我再回去重新搜索,那个检索结果还在,但是网站却无论如何无法打开,开了网页就是404错误,手动输入网址也是一个结果。

我不甘心,通过搜索结果页留下的域名进行反查,却查到那个域名的所有人叫梁朝伟,座机号码是北京区号后面跟着八个8,手机号码是139后面八个9。

我倒是有可能查出这两个号码的主人,但是没有那个必要,因为一眼就可以看出,这根本就是胡乱伪造的。

不肯放弃的我动用了技术手段来查那个网站的IP地址,最后查出这网站的主机位置在美国盐湖城,那台服务器下面有大概三十个各色网站。

这条信息依然毫无意义,因为那个IP地址属于一个主机商:美国盐湖城有许多主机提供商,他们拥有超过一百万台主机,这些主机为世界各地的网站主提供接入服务。其中绝大部分都是不记名的。

线索就此中断,但这也让我更好奇对方的身份,好奇他们为什么会在网上留下这个页面——仿佛就是为我一个人准备的。

难道这是一场为我设计的陷阱?如果是陷阱,那么他们的目的是什么?而且……把陷阱安排在地铁口?

片刻之后,我决定了,今天晚上,按时去那个地铁站,我想知道他们究竟是谁。

整个一上午,我都在对这件事情的猜测中度过,一顿方便面午餐过后,我的手机里收到了一条短信:我是雍州人,帮我黑了这个网站,谢谢。

信息的最后,是一个网站地址。

雍州人?难道是他们发给我的?

发短信的号码是一个106开头的服务号,通常各种网站的信息提示都是这个号码开头。

一定是‘他们’。基于之前的经历,我对他能得到我手机号这件事,虽然有些意外,但并不太吃惊。要知道,刚才我打开那个网页的时候,并没有用任何技术手段保护自己,这意味着对方已经获取到了我这台机器的IP地址。这个地址可以定位到我的位置。无论是通过入侵接入商的数据库,还是查一查大厦物业系统,都可以查到我的号码。从我点开网页到现在,已经过去了几个小时的时间,做这些,足够了。

我在电脑上键入了短信里留下的那个域名,打开了那个网站。这个网站看起来比较……搞笑。

其实‘搞笑’这个词可能不十分准确,用‘猴子请来的逗逼’这或许更恰当一些。

这是一个.org后缀的域名,网站标题是‘中华人民共和国黑客局’。网页醒主标题下方。用一排银色的绚丽字体写着‘代码上载着理想’。

网站上有几十篇文章,除了几篇似是而非的技术文章之外,其余的文章的大抵内容是:这是一个信息战争的时代,中国各种网站屡屡遭到美国黑客攻击,中国的黑客应该团结起来,为国攻击。

而在这个网站的侧边栏,我看到了站长的介绍:SuperHaker,国内黑客新生代高手,技术的信仰者。在这句话的下面,留了一个QQ群号码,这个群的名称是‘中国黑客局唯一官方QQ群’。

这他妈的……是什么玩意儿?

我简单看了一下,这个网站的服务器架在一款漏洞百出的廉价虚拟主机上,而且页面也是拿别的网站的代码改的,改得不伦不类。黑了这个网站,只需要一分钟。我坚信,那个自称雍州人的家伙,可以不费吹灰之力就黑了这个网站。他为什么要我做这件事?

手机短信又响。

——不要怀疑,马上黑了它。

依旧是那个106开头的号码,留了这么一句话。看到这句话的那个瞬间,我怀疑他就在某个地方看着我。我往窗外看去,我无法判断对面的建筑里是否有人拿着望远镜在看我的房间,于是我拉上了窗帘,想了想,又用一张纸盖住了电脑摄像头。

我深深的怀疑他让我做这件事的动机,但是我还是决定去做,因为我想知道,他到底要干什么。

保险起见,我登录了远程服务器——那是我专门为了入侵而购买的一台服务器。我用工具十分谨慎的访问了那个网站,扫了一遍后台的代码,没有发现任何的陷阱或是可疑的程式。

几次检查之后,我才开始谨慎的动手。防火墙给我带来了一点小麻烦,但是那不足为患。片刻之后,这个网站后台已经被我攻破了。我把网站主页换成了一张图片,那张图片是一只泰迪正在做姿势,试图日一只藏獒。这个图在网上,被称作是‘泰日天’。

我没敢大意,小心的抹除了我来过的痕迹,然后设下几个假IP。这才完全结束了这个任务。

大概几分钟之后,106服务号又来了一条短信:“谢谢,不过速度有点儿慢。”

我关掉了远程服务器,看着这条短信,还是有些迷茫:这就结束了?然后呢?接下来我该干什么?

我以为雍州人还会再发消息来,但是并没有。直到晚上八点。

我用过晚饭,出发去了地铁站,因为心里有事,所以路上的行人和地铁里的乘客,都变得有些形迹可疑。但最终还是没发生什么,在八点五十分的时候,我来到了约定的那个出口。

这里是深圳一个很繁华的商圈,又有一条酒吧街,再加上今天周末。所以四下人头攒动,甚是热闹。我四周找了找,一个地上摆摊卖钥匙扣的年轻人,看到我之后立刻收拾东西起身走了。

我认为这很可能是雍州人发给我的信号。我跟了上去。

可是没走多远,几个城管从我身后超了过去。那个年轻人快步逃跑,消失在夜色之中。

我差点就追过去了。

我靠在地铁口的石台上,静静的等了十分钟。直到时间过了九点,还是没有任何动静。

九点过五分,手机里来了一条短信,还是那个号码,内容是让我去酒吧街找一个酒吧,然后点一瓶嘉士伯啤酒。

我四周张望,一无所获。我决定按照短信里说的去做,点一瓶啤酒,这并没什么难的。

信息里提到的那间酒吧在酒吧街的中段,面积并不很大,但是里面挤满了人。我好不容易在吧台的找到了一个座位,拒绝酒保推销的牌子,点了一瓶嘉士伯,一边喝着,一边观察酒吧里的人。

但是,一瓶啤酒都快喝完了,还是没有人主动找我,倒是我旁边的大哥跟我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

我的电话响起,来电显示是‘未知号码’。直觉告诉我,一定是雍州人打给我的。

我接起来,电话里是一个用软件过滤过的金属声音:“你好,高迪。”

我对他知道我的名字,并不感到意外——连我的电话都已经找到了,更何况名字。

我塞住一只耳朵,抵挡酒吧里的噪音,对着听筒问:“你是……雍州人?”

“现在,你照我说的做。”那个声音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身份。

“做什么?”

“你现在看着酒吧的门口。”那个声音说。

我转头看着酒吧的门口,酒吧敞开着门,门外是酒吧街的过道,来来往往不少人。

“看到那个女孩了么?染黄头发,扎辫子的那个。”

我望着酒吧的门口。果然看见一个染黄头发,穿着破洞牛仔裤的女孩路过了酒吧门口。于是我断定,他就在这条酒吧街,可能就在我附近五十米。

但问题是,附近五十米半径内,有好几百个人。算上楼上的人,怕是一千个也不好说。

“她现在进到了隔壁的酒吧,你过去,和她约个炮。”那个声音说。

“啊?”我感觉莫名其妙。

“照我说的做。”

“为什么要照你说的做?”我反问他。

“我在你的公寓里,放了500克冰,高纯度的,你猜我现在报警,警察会不会去搜你的家?”那个声音的口气充满戏谑。

“你怎么知道我住在1108?”我问他。

电话那头,传来几声哈哈的笑声:“哈哈哈,高迪,你的房间号不是1108,是1907。我把那500克冰放在了你床头柜上,就在蓝色的台灯座边上。”

我的话里的反诈把戏被他说破,我心里‘咯噔’一声:这就是他们的陷害?往我家里放冰毒栽赃,这也太狠了吧?我离开家到现在才一个小时,难道是我前脚走,他们后脚就来了?

我忽然有一种恐惧感,被人盯上了的那种恐惧感。

“现在,你可以按照我说的做了吧?”

许多电影的画面浮现在我脑海之中,我断定他这个要求只是开始,后面肯定有更离谱的,于是我说:“我不帮你做违法的事情的。”说这话的时候,我在想如果警察真的来搜查我家,我该怎么解释。

“不,高迪,约炮并不是违法的事情。不是么?”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