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十章 躲藏

阴间幻想小说:第十章 躲藏

编辑:饮了晚风更新时间:2021-06-09 12:29:39
阴间幻想

阴间幻想

一个普普通通的宅男像提线木偶般被操控着命运。穿行在阴阳界,他想干些什么?命运齿轮的旋转,他是否可以能可以得到都属于自己的自由的?友情,绝对忠诚,爱情,谁真谁假,他又能不能在这个很复杂的世界找到了真正地自己?“啪嗒,啪嗒......”在一个二楼的房间里,敲键盘的声音让这个房间显得有那么一丝违和。房间里是个青年,光着膀子,紧张地盯着电脑屏幕,左手键盘,右手鼠标,手指在飞快地运转着。。

作者:于梓 状态:完结

类型:灵异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还好,魂体最最关键部位是大脑,别的部位的损伤影响都会很大。有香火石的帮助下,要不了多久,伤势便会完全恢复回来。  第二天,张涵向前深入地了左右有两里,接着又找了棵树躲了出来。另一方面他怕豪哥他们追来,此外也敢太深入地,怕遇到什么危险。至于一起进想来想去,他想起禹故意偏了日期,悄悄把自己送到这里来,也许他早就猜到有人要害自己。而且禹他之前说过不太相信他的手下,那八成就是就是那个灰袍老头干的。张涵心里把他骂了几百遍,把他老婆,额不是,他女儿**几万遍。。...

精彩章节

  进入森林后,张涵不敢停留,连绕了几个弯后,又跑了好远之后,躲到了一棵大树上。不断思考着为什么他们要攻击自己,难道是因为豪哥看自己不爽?虽然这听起来太荒唐了,不过似乎还真是豪哥的风格。

  想来想去,他想起禹故意偏了日期,悄悄把自己送到这里来,也许他早就猜到有人要害自己。而且禹他之前说过不太相信他的手下,那八成就是就是那个灰袍老头干的。张涵心里把他骂了几百遍,把他老婆,额不是,他女儿**几万遍。

  还好,魂体最关键部位是大脑,别的部位的损伤影响都不会很大。有香火石的帮助下,要不了多久,伤势就会恢复过来。

  第二天,张涵往前深入了大约有两里,然后又找了棵树躲了起来。一方面他怕豪哥他们追来,另外也不敢太深入,怕碰到什么危险。至于一同进来的其他人,他还没见着一个。

  就这样,张涵一路摸进着,期间也看到过有两个小队在树下路过,他也没去打扰,他觉得或许他现在最大的危险不是敌人,而是跟他一同进来的其他人。

  在这样的第八天后,本来寂静的战场发生了变化。张涵本来在树上安静地修炼着,却突然听到了嘶杀声,声音似乎并不远,张涵决定去看看是什么情况。

  “兄弟们,不要怕,他们最多也就这么二三百人了,我们肯定能干过他们的。”张大炮站在后方咆哮着,不过自己却不曾往前冲,甚至在往后退,不过人们都在在厮杀,没有注意到他,反而听到他的声音,更有干劲了。张大炮他们进入森林后便一直缓缓向前方推进,然后开始了伏击,等了三天,终于遇见了一个大约两百个鬼魂左右的队伍,果断出手了。

  虽然张大炮他们人多,但是却毫无章法,一直拿不下对面。反而对面支援越来越多,不到五分钟,人数就增了一倍。张大炮他们照这个情况下去肯定是要玩完的,不少人已经开始后退了,而张大炮也早不知什么时候就跑了。

  果然,没多久对面来了一大队人马,约有几千人,场面很快陷入了屠杀的局面。张涵见势不妙,也悄悄离开了。

  远离刚刚战斗的地方后,张涵找了棵树躲了起来,慢慢思考着该怎么完成杀死一个敌人的任务。张涵只有一个人,能杀的也就只是落单的敌方,比如探子什么的,不过还剩十多天,这种可能性不大。或许,他不需要完成这个任务,张涵突然想到。

  按照约定,他待在战场五年就够了,并没有说一定是要去当兵。而且,就目前的情况来看,出去的话就算是处在明处了,更容易遭到暗算。张涵一拍大腿,觉得自己分析没错,就应该好好在这里呆着就行。

  打定主意之后张涵一路往偏僻的地方行去,打算在这里长住了。等到了可以自由穿梭阴阳界,再去人间好好玩耍一番。

  张涵并不知道,此刻阴间已经跟对面打了起来了。原因就在于上一届罪犯组成的大团让西方势力开始慌乱起来,以为阴间是真的想开战了。而张大炮这一个大团也从一定程度让他们肯定了自己的猜想。于是派了大部队开始对阴间发起了进攻。

  阴间也丝毫不虚,双方愈斗愈烈,规模也越来越大。但张涵这个地方比较平静,战火并没有波及到他所在的地方,偶尔他也会出手杀了敌方路过的逃兵。

  很快一年半过去了,这一年半,张涵都在好好修炼着。不过,这里没有别的生物,安静的可怕,张涵开始的时候无法忍受这种孤独,觉得自己快要疯了。甚至有的时候,偷偷摸到别人打仗的地方,看着他们,就感觉到了很大的满足。不过后来,张涵渐渐习惯了这种枯燥,或许作为一个鬼魂就是这么无聊吧,张涵想。

  梅悼是阴间势力幽冥军的一个小小的士兵,他当初加入军队不为别的,只是为了那份待遇,至于打仗,他从来没想过自己会有这一天。他想过要逃,不过逃兵是要就地正法的,只能硬着头皮上。

  打起来的时候,梅悼没有往前冲,而是装死,然后瞅着机会偷偷往外摸。身旁不时有脚踩过,他没有慌,他知道这时候必须镇静。耳边厮杀声让梅悼快要窒息了,心也提到了嗓子眼。偶然间他瞥到一个己方的战友腿部受伤,缓缓地往外爬,眼看就要爬出去了,突然一把大刀从天而降,把他的头给砍了下来。

  战友的头骨碌碌滚了过来,双目怒睁,一脸的不甘心,此刻望着梅悼。梅悼脸都吓绿了,感觉自己爆炸了一般,不管不顾,从地上爬起来就往外跑,跌跌撞撞,失魂落魄的。不过似乎他的运气不错,居然给跑了出来。

  离开战斗区域后,梅悼感觉跟做梦似的,但丝毫不敢停留,撒开腿就跑,也不管它是什么方向了。两天之后,梅悼拖着疲惫的身体来到了永寂战场的边缘处,他想来这边躲一阵子。突然,他眼前一黑,什么也看不见了,紧接着他感觉一把冰凉的刀架在自己的脖子上。

  “兄弟,你别乱来,我什么都听你的,你千万别乱来...”梅悼从来就不是什么会英勇就义的好兵,他觉得能活着就好,赶紧求饶。

  对方没有吭声,脖子上的刀也没有移开。“那啥,大兄弟……”梅悼感觉自己小心肝都得吓出来了,“大哥……,大佬……大嫂……哦不,不是大嫂”

  “你先回答我几个问题!”对方的声音有些沙哑,好像沙子在纸张上摩擦。

  “好好好,我一定好好回答,不杀我就行!”

  “现在战况怎么样?”

  “双方差不多,有来有回……”“好,你把衣服裤子脱了,然后趴在地上不许动!”

  梅悼心中一紧,难道这个神秘人要把自己给那个了,不过也没别的办法了,还是乖乖配合他比较好。说不定对方他待会心情一好,会把自己放了。梅悼颤抖着脱好衣裤,乖乖地趴在地上,内心有些害怕和激动。良久,对方没有动静,梅悼估摸着对方应该走了,不知道为什么,他心里似乎有些小激动,想象着假如对方留下来会怎么样。张涵换上了梅悼的衣服,拍了拍胸口这个幽冥军的徽章,异常地兴奋。

  他一个人待了这么久,虽然感觉自己淡然了不少,但是他知道,他需要好好发泄一下,只有发泄一下,才能让他舒服。这一年半,他实力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比如刚才,他就强行干扰对方的视觉。甚至,他有把握,可以禁锢一个普通的士兵一刻钟。这也是他现在出来发泄的原因,有了这种保障,根本不虚。一天后,张涵来到了一片战斗区域,足有上万个鬼魂在这里厮杀着。

  张涵丝毫不觉得什么血腥,惨烈什么的,他倒是觉得挺热闹的,同时心里也痒痒的。随手捡了把刀就混入了打斗之中,看见对面的制服上去就是砍,由于张涵现在魂体各方面能力都几何倍地增长,在众多鬼魂中无人可挡。

  虽然他毫无技巧,但是应了那句话:一力降十会。张涵在人群中犹如闲庭散步似的,看见敌人就瞪着眼睛,神色狰狞,提起刀劈过去,连人带刀分成两半。顿时,敌人纷纷散开,不敢动张涵丝毫,使得他周围出现了一个真空圈。张涵哈哈一笑,他很享受那种刀切入敌人身体的那种快感,也很享受这种敌人的畏惧。不过他没有满足,提着刀冲进鬼魂多的地方就是一顿虐杀。很快,这块场地开始出现了小范围的崩溃,然后蔓延到了整个战斗区域。敌方开始停手往后跑,起初只有一两个,然后是一大波,甚至有的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跑,跟着战友就开始跑起来。

  幽冥军众鬼魂连忙追击,呐喊震天,不过不少人都不清楚对方怎么就跑了,但是能打赢,并且能够活下来,这就足够了。张涵没有多停留,在很多敬畏甚至狂热的目光下很快离开了这片区域。他虽然也希望得到人家的追捧,但是知道自己并不是抛头露面的时候。

  回味着刚刚的屠杀,对自己的力量充满了自信。开始寻找下一个爆发战斗的区域,准备又一轮的表演,他现在突然想起了一句话:能力越大,责任就越大。是的,他要用自己的能力去干些有意义的事。他也明白,只靠自己根本就改变不了整个战场,但他至少要贡献自己的一番力量才能心安。他突然想起了禹,想起了其他鬼王,如果他们都加入战场,那这场仗肯定就赢了。从心底,他开始对禹有了些不满。

  在张涵大开杀戒的时候,他不知道西方阵营的高级阶层却因为他在开会。卡恩伯爵,永寂之殇西方势力的总指挥官,此刻他皱着眉头,闭着眼睛,靠在椅子上。少顷,他干咳了两声说道:“温克先生,请你叙述一下现在战场的情况!”

  一个干瘦的老头恭敬地站了起来,蓝眼睛,鹰钩鼻,敬了个礼,然后说道:“本来,状况如各位预期,小打小闹,双方都没有出动高级战力。但是今天敌方率先使用了这种力量,导致我军好几个区域损失不小!……我个人认为,对方是为了给我们提个醒要开始使用高级战力了!”

  莱恩伯爵点了点头,手摸着下巴,眉头紧锁。他沉思了一会,看向了一个瘦小的年轻人。“迪恩,你有什么看法吗?”这个年轻人金色的头发中分在额前划过两个完美的弧形,半眯着眼凝视前方,鼻子紧小,双手叠放撑着下巴。似乎小小的身体有无穷的爆发力。

  “我认为……唔……随便,不会输就好!”迪恩一副不感冒的样子,貌似他并不在意这些。会议开了不短的时间,最终决定让普通士兵全员撤离,派精锐部队出来开始认真备战,他们感觉大战似乎不会远了。而张涵已经回到了自己地盘,躺在草地上回味着之前的战斗,不对,是虐杀。

  现在平静下来,想起刚刚一个头颅滚落在自己脚下。他们的神情或是惊怒,或是恐惧,又或是不甘,而自己却充满快感,仰天大笑。张涵倒吸了口凉气,他突然意识到自己怎么成了这种人,杀了别人还感觉很快活。他想起了在阳间小时候被人敲诈的时候。被几个比自己高一个头的男生围住不让走。

  张涵那时候又矮又瘦,根本不敢反抗,但是也不愿把钱交出来。其中一个抓住他的领口,半提着张涵,铁着脸要张涵把钱拿出来。张涵很怕,也很想哭,但他盯着对面,不说话。

  “看什么?找死……”随着话语是一个耳光,张涵脸上瞬间火辣辣地疼,耳朵也嗡嗡作响。他很愤怒,也很委屈,眼泪断了线般滚落。最后钱还是被抢走了,他甚至之后都怀疑,既然结果还是一样,自己为什么还要被揍一顿。他也痛恨这些人,这些欺负弱小的人。而现在的自己,似乎跟他们一样了。尽管这些是敌人,但是也许他们并不想打仗的,只是被逼着来这个地方。

  张涵闭上了眼,他觉得有点累。本来他完全没必要加入这场战斗的,他甚至连士兵都不是。那他是凭什么去杀了对面那些士兵?因为他一时痛快,又或许认为自己足够强大而肆无忌惮?良久,张涵站了起来,他知道这次做错了,至少他认为自己这次错了。

  不过他也没办法挽回了,所以没有选择继续自责,只是找个隐蔽的地方继续他的修炼。说到修炼,他一直想有一个判断自身实力的方法,比如修仙小说里那些境界。若是一定要有的话,就是能力的差别:控物,控制物体,甚至是对方的身体;封感官,影响对方的五官;穿梭,能自身在阴阳界穿梭;夜长存,在阳间的夜间能维持自身损耗;永存,日夜都可阳间行走无恙。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