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我的红袖新娘》第4章56号巷

我的红袖新娘小说:《我的红袖新娘》第4章56号巷

编辑:山川湖海更新时间:2021-06-09 09:03:26
我的红袖新娘

我的红袖新娘

《我的红袖新娘》写的一本都市小说,主要原因讲诉姜和,姜友梁,陈江,韩心,尧丽之间的故事。我的红袖新娘约60000字,评论交流在线阅读!

作者:梧桐阅读 状态:连载中

类型:都市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姜和小说名字叫作《我的红袖新娘》,提供更多姜和是哪部小说,姜和是什么小说。我的红袖新娘小说姜和节选:姜和递过来银行卡和钥匙并也没推却,他本来是准备用这笔钱再加退伍了金和自己父母借点钱先买一套小房子接着再次就,因…...

精彩章节

姜和小说名字叫做《我的红袖新娘》,这里提供姜和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我的红袖新娘小说精选:姜和接过银行卡和钥匙并没有推辞,他原本就是打算用这笔钱加上退伍金和自己父母借点钱先买一套小房子然后重新开始,因为自己父母的安排这笔钱无疑是让他的起点重新上了一个台阶。“爸妈我送送你们吧。”姜友梁点了点头,短短的路程一家人依旧用沉默来体会着这经过漫长等待而来之不易的相聚。姜和他们走的是大路,并没有姜和来时的那段小路难走和幽静。转了几个巷子,姜和并一眼看到了自己父亲那个开了十几年的雪铁龙,他看的又些…

姜和接过银行卡和钥匙并没有推辞,他原本就是打算用这笔钱加上退伍金和自己父母借点钱先买一套小房子然后重新开始,因为自己父母的安排这笔钱无疑是让他的起点重新上了一个台阶。

“爸妈我送送你们吧。”

姜友梁点了点头,短短的路程一家人依旧用沉默来体会着这经过漫长等待而来之不易的相聚。

姜和他们走的是大路,并没有姜和来时的那段小路难走和幽静。

转了几个巷子,姜和并一眼看到了自己父亲那个开了十几年的雪铁龙,他看的又些出神,以至于自己的母亲驾车离去他都还没有反应过来,出神的并不是因为那辆已经开的吱嘎作响甚至快报废的破车,而是车子所停的那户人家。

他走了过去轻轻抚摸着一家又一家相连相接的围墙,这错综复杂的巷子承载着他儿时的记忆和喜怒哀乐。那时的他们三五成群是这几条巷子唯一同年的孩子。

他本来的停了下来,曾经的一幕幕仿佛就出现外眼前,他和陈江经常爬上院墙坐在上面看着一个女孩在下面唱歌跳舞。

可是一切都已经变了,曾经很难爬上去的院墙现在的他或许轻轻一跃就能上去,可是他再也爬不上去了,或许因为没有人居住的原因院墙上填了水泥还插上了碎玻璃片,这些冷酷无情的玻璃碎片硬生生得将他的思绪拉了回来。

姜和没敢多停留他缓缓的朝着巷子外走去,清冷的街口黑夜在肆蔓儿时曾经说过的永远已经搁浅在了五年前那个被太阳烧的火红的夕阳里。

红袖路离这里不是很远步行大约也就半个小时的路程,在姜和眼里这真的不是很远,比起在军营里负重长跑挥洒的汗水这点路程简直就算不上什么。

当姜和看到前面依旧还在的小卖部,应该说是便利店的时候,他才发现他已经走出了56号巷,可是他如同又坠进了深渊,深渊里满是温馨快乐的画面让他无法自拔。

姜和走进了便利店,收钱的位置依旧还是在窝在门口的角落里,里面坐着的依旧还是那个老人,在哪个位置可以一揽超市无余

老人正打着瞌睡,年老的他已经让岁月无从在从他的脸上留下痕迹。

“大爷,姜和又偷东西走啦!”姜和声音很轻,可是老人却依旧如同触电般惊醒大声的嚷嚷道“什么?这小兔崽子看我这次不打断他的腿,一天两头就过来偷吃的。”

姜和也被老人的主动吓着了,生怕自己一句玩笑把老人给气了过去,急忙扶住老人的身子说道“大爷大爷,我是姜和我是姜和,我跟您开玩笑呢!”

这时老人才定了定神,戴着眼镜仔细打量起姜和很是激动的说道“哎呀,姜和啊真的是你回来啦?当初听你爷爷说你当兵去了没想到这一去就是五六年啊,瞧把你大爷挂念的,刚才还做梦梦见你个小兔崽子偷我家雪糕给樱知那个小丫头吃。”

听到樱知这个名字,姜和的心微微一颤,这个曾经常常挂在他嘴边的名字,如今却成了他心里最不愿触碰的忌讳,他的童年他的青春他的无知全和这个名字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而如今他年少时的快乐三分之二也因为这个名字被他埋在了心底不愿触及,也不愿它死去。

姜和苦涩的笑了笑“大爷您身子还是好啊,我还以为我回来再也见不到您老人家了呢?”

老人瞪了他一眼“小兔崽子就说不出好话,看来小时候白对你肝胆相照了!”说完老人重重的在姜和头上拍了一巴掌。

姜和并没有躲闪,他听到肝胆相照这个词的时候不禁笑出了声。

眼前的这个老人与世上大多数老人一样没有文化不知儒雅不知人法古板甚至有时候古板的不通人情,但却有一颗最善良的心最淳朴的灵魂,他们这类人就像世外桃源里的世人,因为新社会的淘汰他们并没有感受到这个社会不为人知的肮脏也没有被鲜亮荣华富贵而玷污。

在他们的世界里,这个社会这个世界都是充满阳光的,努力就能得到回报,善待他人就能被他人善待尊重他人就能得到尊重。

人之初性本善。就是他们对这个世界唯一的认知。

就像曾经这里只是一个破烂的小卖部他无数次从这里偷零食吃透铅笔草本无数次都被眼前这个老人发现,可是这个老人却从未一次逮住他,也从未用那最恶毒的言语攻击他。

相反,每一次姜和犯了错不敢回家他都会躲在这间不大的小屋子里一待就是一天看着黑白电视吃着粗茶淡饭。

他还无知的爬到老人的背上一本正经的和眼前的这个老人拜把子承诺彼此肝胆相照。以后出了自己谁也别想来这里捣乱。

老人聊到这的时候并和姜和两人大笑起来,却不想被浓浓的烟雾呛的猛烈咳嗽起来。

姜和拍打着老人的后背,老人摆了摆手示意自己没事,老人感慨的说道“老了老了,也不知道还能活几年呢!”

老人的眸子里流露出的辛酸,和时光流逝的痕迹。顿时让姜和想到了自己对于父母的亏欠对于爷爷的愧疚。

姜和问道“你儿子呢?怎么不把您接过去?一起住?”

老人笑了笑满脸的幸福“他啊,正是事业爬升的阶段,把我接过去了只会给他添麻烦,而且我还没老到生活不能自理呢!而且每天守着这个铺子,和其他几个老不死的下下棋打打牌已经很满足啦,可惜的是老大哥已经走了咯。”

姜和自然知道老人家嘴里说的老大哥就他爷爷,脸上不觉露出也许哀伤,他并不在意老人的无心的惋惜只是想着爷爷的离世难免有些伤感。

“哦,对了姜和啊,樱知怎么没有和你在一起啊?你们有没有在联系啊?”

姜和苦笑“我们五年都没有联系了,五年前她去了国外留学,我就去了部队!或许她都结婚了吧?”

老人一脸不相信的问道“五年都没有联系啦?你小子小时候还总嚷嚷着长大了要娶她当媳妇的呢!哦,对啦,去年我还见过她呢,还买了好多东西来看我呢”

姜和心里微微一颤,原来她回来过?现在又在哪呢?

姜和无奈地摇了摇头,告别了老人拿起搁在角落里的行李箱并答应老人有时间还会来看他并在老人的目送下离开了老城区。

56号巷和红袖路只有短短两三公里的路程,但仅仅的两三公里已经将老城区和新城区无情的划分开。

姜友梁给姜和买的房子就在红袖路的最里面,在走一段路就进入了市中心,所以这条街所处的位置很是繁华热闹但却不失清静。

这个小区东门相接着广场,西门相接着老城区而老城区后面就是那但教黄犊无人佩,布谷何劳也劝耕的农村。

姜和的新家在六楼,对于十几层高楼而言有电梯这个位置也算刚好。

姜和打开门,发现家里应该又被重新打扫过一层不染,所有的生活物品都预备齐全,厨房里的锅碗瓢盆也一应俱全就连冰箱里都塞的满满的。

姜和洗漱了一下躺在沙发上看着一百二十多平米的房子空旷的有些吓人,他想着能否将自己父母都劝过来一起住,可是一想着姜友梁工作却在别的市区里,自己的母亲定然不会丢下自己的父亲搬过来,他只好一个人坐在客厅里发呆。

他怀念着过去,也想起了不久前挤在一个宿舍的战友。他翻开手机却发现已经深夜了。

他想到了陈江,唯数不多还在联系的朋友,可是他真的累了,一会到这个城市,过去的记忆就如同开闸的河水压迫的他喘不过气。

对于樱知,他始终找不到合适的办法来解决,或许明天真的应该和陈江聚一聚,他并不担心陈江没有时间,或许对于陈江而言最不缺的就是钱最多的就是时间。

一场突如其来的秋雨逐渐让姜和静了下来,不知过了多久,突如其来的困意将他拉入了他最放松的时刻。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