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我的红袖新娘》第1章姜和

我的红袖新娘小说:《我的红袖新娘》第1章姜和

编辑:山川湖海更新时间:2021-06-09 09:03:26
我的红袖新娘

我的红袖新娘

《我的红袖新娘》写的一本都市小说,主要原因讲诉姜和,姜友梁,陈江,韩心,尧丽之间的故事。我的红袖新娘约60000字,评论交流在线阅读!

作者:梧桐阅读 状态:连载中

类型:都市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姜和小说名字叫作《我的红袖新娘》,提供更多姜和小说,姜和小说名字。我的红袖新娘小说姜和节选:姜和走出来火车站的时候,他并也没像之后坐在火车上时如果兴奋,如果焦躁不安。火车站但是现在的模样,y市是一个中小城经过这些年的发展…...

精彩章节

姜和小说名字叫做《我的红袖新娘》,这里提供姜和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我的红袖新娘小说精选:当姜和走出火车站的时候,他并没有像之前坐在火车上时那么激动,那么焦躁。火车站还是以前的模样,y市是一个中小城经过这几年的发展也渐渐有了新的模样。这也是一个很小的火车站,但是此时却显得如此空旷并不拥挤。除了在广场上跑来跑去的小孩外并没有太多的行人。五年前他执拗的放弃大学前去入伍,五年后他回到这里心绪复杂,五年的时间他成熟了许多,也失去了许多至亲之人的离世,朋友的疏远让他时而静思这五年值不值得。五年前这里还是水泥…

当姜和走出火车站的时候,他并没有像之前坐在火车上时那么激动,那么焦躁。

火车站还是以前的模样,y市是一个中小城经过这几年的发展也渐渐有了新的模样。这也是一个很小的火车站,但是此时却显得如此空旷并不拥挤。除了在广场上跑来跑去的小孩外并没有太多的行人。

五年前他执拗的放弃大学前去入伍,五年后他回到这里心绪复杂,五年的时间他成熟了许多,也失去了许多至亲之人的离世,朋友的疏远让他时而静思这五年值不值得。

五年前这里还是水泥路一到下雨天除了不会像泥巴路那样泥泞并不觉得有多大用。而如今却早已铺成了沥青。

五年前街道旁停满了摩的,还有电动三轮,可是如此却早已看不见。

好在公共汽车还在照着原来的路线周而复始的行驶着。

他上了公交车五年前一直坐在门旁收钱找零的大婶大叔已经不再有了,再也听不到吆喝声,更听不到司机师傅询问哪里哪里有下车得没?

姜和坐在靠窗的位置上,五年前一年四季都无比拥挤的公交车现在变得很是空荡,坐了两站还是只有他一个人,就连司机师傅向来的招牌话也无用武之地。

姜和歪着头靠在玻璃上看着玻璃上映着的脸还是恍惚起来。

一路上有许多建筑依旧还在但有的却早已不是当年那番模样,短途客运站迁走了重新屹立在那的是一座中央广场,初中小学还是在一条街道上,路旁绿化带更漂亮了些。

他看着玻璃上的自己也看到窗外的景物似乎也没怎么变化,天空渐渐暗下,但是街道上依旧车水马龙,霓虹灯路灯暗示着这座城市从来不会休息。

到了站下了车,姜和点了根烟可是心里的激动依旧还是不能平静下来。

他拖着行礼箱,两个轮子在地上摩擦出刺耳的声音。

他看着这条巷子,不远处的路灯散出昏暗的光秋风吹着灯帽吱嘎响,他的心情更加激动,穿过这条巷子下个路口就是他的家。

他的母亲又老了几分,头发染成了黄色,但是在灯光下依旧可以看到眼角的皱纹。

二十年前就是这样,这个女人每到吃饭得时候都会叫着他得名字就像现在一般站在院子门口等他回家。

姜和还是忍不住,眼泪忍不住的流了下来,此时的姜和看着自己母亲苍老的样子他有些后悔离开这个家五年,他想到了两年前离世的爷爷,也想到了五年时间渐行渐远的朋友。

在部队里,从开始的不习惯到身为军人的自豪到最后的不舍,直到如今看着面前被岁月摧残的母亲,想着她年轻时的模样他真的后悔了。

姜和的声音有些颤抖“妈!我回来了。”

“好好好,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姜和的母亲擦了擦姜和眼角的泪,声音有些哽咽。

姜和并没有怎么安慰自己的母亲只是一只手紧紧握着那支很是粗糙得手一步步向着家走去。

院子被翻新过,但还是显得有着残破这并是时间的伟力,红砖上的水泥一片一片的脱落了,而那些坚硬又很薄脆得水泥块却早已埋在了地底。

曾经的石桌也重新披上了一层瓷砖一块又一块毫无规律的被水泥镶攘在一起,很是随意,可是桌沿上的白色瓷砖却被切除打磨的很是圆滑。

依旧是数年前的木凳,四条凳腿上钉死了的死扣已经生锈有的甚至已经脱落了,随着凳子上那个头发有些鬓白的男人的动作发出吱嘎吱嘎的声响。

姜和的父亲一如往常一般一只手拿着筷子夹着花生米不紧不慢的往嘴里送一只手轻轻地握住酒杯时不时喝一小口。

姜和站在一旁叫了一声爸,这才让他父亲短暂的愣了愣。

如此场景换做其他家庭本应别有一番画面,可是此时的姜和却感觉很是疲惫不是舟车劳顿还是面对自己父亲那种不怒自威的气势。

“嗯”姜友梁只是应了声,随后说道“去祭拜下你爷爷吧。然后过来吃饭。”

姜和的母亲给姜和使了个眼色并一脸笑颜的说道“啊孝啊,去看看你爷爷吧,他生前最记挂你了,好好给爷爷上几株香。”

姜和点了点头,他从小就不习惯和自己的父亲独处,甚至不敢和自己的父亲对视,他一直觉得姜友梁瞳孔里映着的不是自己而是一个犯了滔天大罪的犯人。

可是曾经有爷爷在替自己撑腰现在爷爷走了他更是觉得姜友梁对他不喜甚至是厌恶就像傍晚里的黑色越来越重。以至于就算他的母亲守在身旁都不敢多说一句话。

自己父亲的那种冷漠宛如午后的斩令箭,每一次回应都会让他感到窒息。

他甚至此时有些后悔回来,可是当看到客厅里摆放着爷爷的黑白照时,他又觉得很是不该冲动的选择抛弃自己的学业抛弃自己的家人而选择参军入伍。

姜和经过五年军队的训练和折磨甚至说是摧残也不为过,他的身上早已褪去了曾经的稚嫩。可是此时他的眼泪还是又一次的流了下来,他想,或许自己的爷爷可能直到出世都不会知道自己突如其来的想参军的想法并不是因为自己当时所谓的想继承爷爷他老人家的灵魂也不是所谓的想磨炼自己而是因为自己失恋所以一时年少气盛冲动才有了这样的决定。

他有愧于自己的爷爷,甚至觉得有愧于自己的父亲。

可是这个世界就是如此公平,他入伍的第一个月就后悔了,当听到自己爷爷离世得消息后他明白报应已经来了。

可是他的爷爷却依旧在最后一口气咽下去之前还是一直模糊不清的喊着自己的名字。

他那时想着如果自己有个弟弟妹妹哥哥姐姐该多好,有他们陪着老人家看看这个俗世最后一眼或者扫一眼这个天花板扫一眼这个水泥地瞟一眼四周的墙壁瞟一眼这整个房间里的摆设,望一眼这天望一眼这地望一眼远方,能和老爷子说道“爷爷您看,这是就是您的家”或许这份愧疚会减轻许多。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